首页 > 校草制霸录 > 《校草制霸录》 卷七、将翱将翔 三十六、偶偶遇梗

《校草制霸录》 卷七、将翱将翔 三十六、偶偶遇梗

    交完《高等代数》的试题,江水源回去睡了个回笼觉,快中午的时候才醒。在洗漱的间隙,他想好了接下来的安排,先去食堂吃饭,再去图书馆借书,下午继续泡自习室。因为他已经决定下周一接着考《解析几何》,在考试周来临之前彻底解决数学专业基础课三巨头。

    今天周二,距离开考只有五六天时间,看上去有些仓促,其实不然。一来《解析几何》本身学分少,内容也不多,二来《解析几何》是一门用代数方法研究几何问题的课程,有了前面的《高等代数》垫底,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事实上大一的解析几何,——或者叫几何学,总之是一个东西,是数学系学生被数分、高代虐得死去活来后唯一可以找到自信的地方。在此之后,还能勉强让数学系学生找到生活乐趣的,大概就只有概率论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几何学简单,其实只是大一的解析几何简单,至于后续的微分几何、代数几何,都是难到脑浆飞起,绝对是所有数学系学生的噩梦。

    江水源拿着杜布洛文、诺维可夫等人合编的《现代几何学:方法与应用》出了门。

    不用说,这套三卷本的《现代几何学》也是经世大学教材。当初备战奥数的时候,江水源和张谨想学点空间解析几何之类的知识,葛大爷顿时一脸鄙夷,用他的话说:“空间解析几何不就是平面解析几何的立体版么?随便看看就行了,还用专门找书来学?真男人学几何,就必须撸流形和同调,娘炮才看《解析几何》!”说完就直接甩过了这套砖头。

    后来江水源去经世大学旁听,才知道他们俩都被葛大爷无情地给黑了。原来即便在经世大学,这套书也是作为几何学、微分几何、微分流形等好几门课的教材,要学三四个学期的。不知道张谨看到了哪里,反正江水源只啃到第二本的前几章,就止步于同伦和映射度。

    此次来两江大学,葛大爷把他整套数学教材全都送给了江水源,其中就包括这套书。但江水源清楚,这套书用来学习还行,但要应付考试,必须得去图书馆找几套国内通行的解析几何教材对照着看看。

    两江大学的破旧,还体现在配套设施的简陋与不足。一到中午吃饭的时间,食堂里人头攒动,吵吵嚷嚷就像菜市场似的。江水源站在歪歪扭扭的队列里,一边翻着《现代几何学》,一边缓慢地朝窗口挪去。离窗口还有好几米的距离,打饭的大妈便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大声招呼道:“小江,你来了?想吃糖醋排骨么?今天糖醋排骨做得不错!”

    最前面排队的人马上不乐意了:“你刚才不说没排骨了么?”

    “这份排骨是我留下来自己吃的,不行啊?”大妈理直气壮。同时因为生气,打菜的时候帕金森综合症发作得更厉害,原本一份的鱼香茄子打到盘子里连半份多都没有。

    大学生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敢于指斥自己遇到的所有黑暗:“你这是我要的一份?连半份都没有!摆明了公报私仇!”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大妈久经考验的战斗力。

    只见大妈把勺子往盆里一摔:“爱吃不吃,不吃滚,别影响后面人打饭!什么叫连半份都没有?三块钱一份的鱼香茄子,你想有多少?是不是一盆都给你,你才满意?你扒开眼睛去外面店里瞧瞧,三块钱是要能买比这多的鱼香茄子,以后你来打饭都不要钱!哼哼,三块钱,只怕你连这里的油汁都买不到!”

    大妈说得没错,食堂的饭菜可能口味不行、咸淡不对,唯独对油向是敞开了放的,以至于每个菜都油光锃亮。要是来得迟一些,上面的菜被打完了,大妈这一勺子下去能舀起半勺子油来。

    “你!”

    谁不知道国家为了支持教育,对校内食堂有专项资金补贴,外面小店里的价格怎么能比?

    那位仁兄气得愤然离去,连打好的饭菜都没要。

    江水源摇摇头,过去刷了卡,把那位仁兄的饭菜直接端走作为午饭。刚走没几步,就感觉一个黑影迎面撞了过来,幸好此时江水源一没看书,二没发呆,注意力和反应力都在线。他在0.1秒之内发现并迅速闪避开来,要不然差点被鱼香茄子和米饭糊一身。

    等闪开之后,江水源才有时间打量肇事者。

    肇事者是个长相很普通的女孩子,应该是大一或大二的,脸上还带着不谙世事的青涩以及无所畏惧的骄傲。那个女孩子似乎才发现自己闯了祸,干笑着道歉道:“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走路有点急!”

    “没事。”江水源觉得相比道歉,显然自己吃饭、看书更要紧,说罢转身就要走。

    “咦——,你就是江水源吧?”

    “嗯,你认识我?”江水域微微蹙眉。既然认识,那么这一撞就很有可能不是偶然了。为什么都9102年了,还有人玩这种烂俗的偶遇梗呢?

    “嘻嘻,我在学校论坛里见识过你的风采,那真是风华绝代、万众景仰。不过说实话,真人比照片帅多了!”女孩似乎有点混不吝的性子,什么话都敢说,“啊呀,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你看我是帮你洗,还是怎么赔偿你?”

    江水源这才发现避让的时候,T恤上溅了几滴鱼香茄子里的油汁。呃,按照小姑娘预计的剧情,接下来是不是先洗衣服,再要联系方式,然后顺理成章认识,没事就电话骚扰、邀请吃饭逛街什么?这种套路在淮安府中的时候,都被那些高中小女生玩烂了,被画上各种墨水、钢笔印、签字笔印、油画颜料、水粉颜料的衣服都能装半个衣橱了!

    搭讪机会?不存在的。

    江水源笑笑:“没事,我有洗衣机。”

    是真的有,学校配的!

    女孩子还不罢休:“这是油汁,洗衣机洗不干净的!”

    “没关系,洗不干净丢掉就是了。”江水源觉得再不走,饭菜都凉了。

    “这么新的衣服,丢了怪可惜的......”

    “没事,反正这样的衣服我有的是,穿也穿不完。”

    没办法,江水源是锦衣服饰的品牌代言人,每次新装上市的时候,彭经理都会把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衣服打包送过来,有时一种还不止一件。没隔多久,又到了换季的时候,再送来下一批,是真的穿不完!

    看着江水源转身就走的背影,女孩呢喃道:“原来还是个土豪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