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净沙 > 章节目录 229.战第四十六章 对战巫天行

章节目录 229.战第四十六章 对战巫天行

    论战对于少数民族国家来说有些难, 因为他们多是实践家,纸上谈兵多有不足。巴布丹知道霍都极其聪明,自己这边要是走车轮战必然不是对手,可自唐太宗开始,汉人与吐蕃姻亲不断, 不少典籍也就传到了吐蕃, 吐蕃当权的文人极少, 可谈古论今的贵族子弟却很充沛。

    由于论战与骑射一样,一对一不走车轮战,所以霍都孤掌难鸣, 居然让巴布丹2:1赢了这一项,而最后一项比武环节,吐蕃更是大放异彩。

    吐蕃建国可比大周悠长多年, 就算地处人迹罕至的高原, 可数百年蕴藏下来的底蕴却不容小嘘。自盛唐密宗在吐蕃建立后, 武功绝学也在吐蕃扎了根,巴布丹为了得到廖伊也下了血本,龙象法王出山, 只几招就打败了突厥高手,分明就是早已迈向那返璞归真之境步入的绝顶高手。

    “这个法王是什么人?”太子有些坐不住了,问身边的太监。

    “此人叫龙象法王, 之所以取这法号, 据说是因为他自己修习佛法后, 顿悟出了龙象之力, 以龙象神功出名,便被封了这称号,这龙象神功据说在吐蕃打遍天下无敌手。”

    太子又看向廖伊,只见廖伊说道:“他应该不是最厉害的那个,至少他还不是那党项国师的对手!”

    “我听闻那党项国师可是被那个叫,叫张徵的打败了,他还能比这龙象法王厉害?”太子说道。

    廖伊道:“没有可比性,那党项国师擅长攻心,那日与张徵一战不过是攻心失败,而非武斗失败,若是论武斗,张徵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哦,还有这样的说法?”

    廖伊道:“党项国师是很注重仪式的人,心战败了便算输了,若是遇到了一个无赖,张徵怕是真的凶多吉少。”

    “那我大周就没有能人么?”

    廖伊道:“如何没有,当初我听闻方闻廷只身一人就杀了多扎活佛,后来还不知所踪,可见我大周隐士高人不少,只是不愿出面罢了!”

    “唉,方闻廷是可惜了!”

    廖伊听了笑出了声,却没有说话。太子看她笑脸,知道她是在嘲笑,何止一个方闻廷,她廖伊就不可惜么?说白了都是皇帝的牺牲品!

    “孤,不会亏待你的!”太子轻声说道:“孤会安排的。”

    廖伊没有说话,她知道对方已经同意了她借兵的请求。

    龙象法王下台后,又一名年轻不少的喇嘛上了擂台,没有任何悬念就赢了场次。三战两胜,巴布丹兴高采烈,而霍都却气得红了眼,他对手下说着什么,一群人低头应答。

    太子也鼓掌站了起来,然后说道:“既然获胜者为吐蕃王子巴布丹,那就五日后郡主远嫁吧!”

    巴布丹说道:“我赢都赢了,怎么还得等五日?”

    太子不屑一笑道:“廖伊乃我国正三品郡主,我皇家难道还不准备丰厚的嫁妆,你以为跟草原蛮子一样,把人拉到马上就算结婚了?”

    随着太子话落众人悄然讥笑,巴布丹知道自己过于急切丢了丑,却也不恼怒,心道等廖伊到了吐蕃你们等着,不出三年我就打回来!

    霍都是真的很喜欢廖伊,他对廖伊痴痴望了一阵,却听见太子咳嗽一声说道:“霍都王子勿要失望,父皇有令会给败了的一方下嫁一名皇家公主,保证才色双全!”

    霍都笑了一声,却是没有说话,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和亲之后必然是要太平几年的,只可惜他汉人皇帝想换个和平回来,却不知道这廖伊以后可能就是一把利器一刀就捅到他汉人江山的心脏里!

    比武结束,众人散场,廖伊回头望了自己的亲随几人,其中一人已然低头没入人流之中不见了踪影。廖伊见她离开,心中松了口气,此番巴布丹实力最强,可高手也最多,一时间廖伊对自己的计划不是很自信了。

    ——————————————————

    张徵回到屋中,迅速换了衣衫便开始打包行囊,她本就是个出门从简之人,只一杯茶的功夫就将行囊备好,准备出门买了干粮就出发。

    不过她还未出门,外面却传来了周葫芦的急切求救声:“张徵,帮我个忙,哎呀,要命!”她话音未落人已经扑到了房门,张徵迅速将行囊藏起,周葫芦已经打开了房门。

    张徵站直看向她:“怎么了?”

    周葫芦擦了把汗,直接就说:“赶紧的,帮我挡一挡,我这就带着媳妇跑路!”

    “跑路?”

    周葫芦躲到她身后,将她就往门口推:“乐乐妈来了,超凶!”

    张徵:“你这是怎么惹了她?”

    周葫芦快人快语:“我就实话实话乐乐是我媳妇了,她别想拆了我们!”

    张徵心道,我都想替梅思乐的娘亲捂着心口了!她还在腹诽周葫芦的孟浪,只见一个人影已经落在院内屋顶上,真可谓怒发冲冠,一脸杀气的盯着张徵身后的周葫芦。

    张徵瞧去,巫天行本就冷傲之人,加上神功大成,已经会了驻颜之术,瞧着不像梅思乐的娘亲,倒像是长几岁的姐姐。她感觉到周葫芦打了个哆嗦,便咳嗽一声:“前辈。”

    “谁是你前辈,要么让开,要么我连你也杀!”巫天行的话更是杀气腾腾了。

    张徵一时失语,她本就不多话,这被怼的更无话可说了。这时周葫芦却在她身后传音秘术说道:“你拖得半个时辰,她肯定就找不着我和乐乐了,我先走了!”周葫芦说完就想跑。

    “哪里跑!”巫天行说着六阳掌就打了出去,掌风凌厉,是真的没有保留了。

    张徵一见这掌打来身体本能的进入战斗状态,她手掌也挥了出去,与对方对了一掌。砰~!气浪一荡,张徵的身影晃了一晃,将力道就卸在了脚下,而巫天行却是动都未动。

    张徵的实力让巫天行吃惊,她本想伤了这姑娘好不被对方缠着,可现在看来周葫芦找她倚靠是分明相信她的实力。

    “哎呀太好了,张徵,全靠你了,撤了!”周葫芦溜得贼快,巫天行立刻提步就追,张徵想着拖不了半个时辰,也能拖她个三四十招,自己也算尽朋友之力了。于是立刻堵住了巫天行的身子。

    “小姑娘,这事与你无关,别枉送性命!”巫天行横眉冷对。

    张徵深吸一口气开始调息内息,嘴上却说道:“朋友一场。”

    “朋友就要替她送死么?”

    张徵笑:“我心里有数!”

    巫天行又是诧异,看其表情自信满满,看是真的有一战之力,便不再话语,挥手就与对方再次对掌。

    张徵本就知道自己内功与其硬碰硬那是作死,自然立刻闪身避过,踢脚就向巫天行腹部踢去。巫天行立刻变招,便想去抓张徵那腿,可她刚碰触对方的腿腕,那脚却诡异的一扭曲缩了。

    巫天行愣了那么一下,张徵的脚早已收回,双掌齐出,居然主动进攻了。巫天行也是一代宗师,只是那么一下就回了神,开始与张徵认真对战起来。

    张徵自小学习杀人之术,向来习惯主动进攻,并且招式简洁快捷,没有特定的套路,让巫天行琢磨不出到底是何门何派。巫天行本就是武痴,虽然脾气暴躁,可真遇到这么个难缠的对手后,也越打越尽兴,逐渐没了留手的意思。

    到了巫天行这般境界的人本就稀少,而能作为对手的更是少之又少,这张徵看似年轻,可却看得出实战经验丰富,身法还诡异。巫天行发现这张徵身法极快不可怕,而是那伴随着身法出现的锁骨术和柔术。她见多识广,突然出声道:“你这又像易筋经,又像九阳锁骨术,到底是什么功法?”

    “道家无相功!”张徵再次从巫天行的身边滑过,她发现自己与巫天行打斗居然会有种舒服的感觉,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因为她最近领悟的一些招式和想法都有了个实验对象。

    二人打架的动静越来越大,可杀气也越来越少,逐渐地吸引了不少人围观,瞧得热闹,直说是不是神仙打架了。

    张浩天听见张徵院落的打斗声便赶了来,只一看便认出了巫天行,这巫天行名声挺大,重要的是和张徵的娘亲有七分相似,他是见过的。

    这本就是京师长安,又是刚劫后重生的长安,两名绝顶高手的对决迅速吸引了大内高手和六扇门的注意,立刻警戒起来。

    二人这一打居然一打就是三个时辰,而全程两人居然没有再对上一掌,也没踢中对方一脚。这主要是因为张徵是在缠斗,而非真的决斗。张徵拿巫天行练身法,总是避其掌风却又缠向其他破绽,而巫天行打着打着居然也有所感悟,开始默默记忆张徵一些身法。

    两人打到夕阳西下,周围早已人山人海看得如痴如醉。

    咚~~~咚~~~~钟楼传来的钟鸣声让众人猛然醒悟,已经日落却连晚饭都忘了吃了。如今宵禁还未结束,马上就要到时间了,一时间让人难以抉择是继续看热闹还是感觉回家收拾准备入夜。

    很快看热闹的人们发现,那二人的身影居然重影不断,然后就听到砰砰~~~!不断的拳脚声,只一个呼吸就有三十多下,然后二人肃然分开对站而望。

    突然间的安静一时让众人无法适应,人们的眼睛都巴巴望着站在高处的两个人。

    巫天行静默片刻,率先开口:“你这小姑娘,不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