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神级龙卫 > 第2067章 惊世之才

第2067章 惊世之才

    他单手一挥,催动起剑光。

    刹那间,上千道剑光迅速从四面八方凝聚,然而那些剑光碰撞到一起之后就各自弹开了。

    “不对,速度不够,时机没把握好!”

    沈浪咬紧牙关,又进行了数次尝试。

    可惜,每次都有一些微小的偏差,很难把握好最佳时机。

    就在沈浪反复尝试之际。

    “噗嗤!”

    一道白色剑光破开了沈浪的剑盾,深深扎进了他的肩膀里,血箭飚射而出。

    “啊!!!”

    沈浪浑身一颤,嘴中发出一道惨叫声,俏脸变得煞白无比。

    他的右肩被扎出一道血洞,血肉模糊。好在沈浪肉身强度够高,否则中了这一道剑光,整个肩膀连带着手臂都会被炸开。

    “妈的!”

    沈浪咬紧牙关,嘴角溢出大量鲜血,他强行利用圣阳战气压制住了伤痛。

    剑盾由于破坏严重,已经崩碎。沈浪施展的残光剑阵并不熟练,在傀儡操控剑阵的绞杀下,防御起来太过吃力,总会有遗漏的剑光攻向自己。^^$

    如今周身的剑盾已经崩溃了,沈浪没有保护自己肉身的壁垒。倘若沈浪还不肯使用其他神通,那下一道剑光袭来,肯定会要了自己命!

    “老子就不信了!”

    沈浪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不甘,他岂能栽在区区一个傀儡的手中!

    有了豁去性命的决心之后,沈浪进行了最后一次尝试。

    他将残光剑阵催动到极致,阵法中的无数剑光,再一次从四面八方凝聚,大量的剑光如流星般的汇聚在一个点上,而后瞬间爆发!!$*!

    “给我爆!”

    沈浪双目爆射出精光,发出歇斯底里般的怒吼声。

    终于。

    “轰!!!”

    一道盛若烈阳的光芒爆发开来,恐怖的毁灭之力从中央迸发,令空间都发生了细微的扭曲震荡!

    强大的破坏力直接将傀儡布下的残光剑阵撕裂,刺目耀眼的白光将傀儡吞噬!

    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过后,傀儡的身躯直接崩碎,大半个身躯被白光给炸成了碎片!

    沈浪双目睁得滚圆,面露狂喜之色,自己的想法竟然实现,这基于灵感一击居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力?

    刚才那一击的威能让空间震荡,这已经不下于炼虚初期修士强力一击!

    要知道炼虚初期和化神后期两者的实力差距堪称天差地别,四五十个化神后期修士也未必是一名炼虚初期修士的对手。

    沈浪这一击竟然能达到炼虚初期的水平,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爆炸声过后,傀儡已经彻底看不出人形了,彻底没了动静,大量宛如晶石般的碎片掉落在地。

    “哈哈哈,我明白了!”

    沈浪飘身落地,狂笑不止。

    他以前对剑诀剑阵的理解太过浅薄,以为这些法诀的威力都是固定,其实并非这样,只是法诀设定之时有一个极限,威力不可能突破这个极限。

    而天罡纯阳剑典不同,这真是一门惊天地泣鬼神的心法。残光剑阵就好比一个自由的平台,自己能在一定范围内掌控着所有的飞剑,可以借此为模板,创造出极大可能性的攻击手段。

    就在沈浪顿悟大笑之时,剑山的天空中,浮现出一名银发老者的影子,冥河鬼母候在他身旁。

    云痕子古井无波的面孔忍不住露出一丝惊诧:“这小子……竟然能参透出剑典的一丝奥妙,当真是惊世之才!”

    他原本并不期望沈浪真能只靠天罡纯阳剑典中的神通击败傀儡,觉得这对沈浪来说还是太难了,只是抱着极其微小的期待。

    真是万万想不到,沈浪居然做到了,云痕子都被沈浪惊人的悟性折服。

    冥河鬼母也赞叹道:“主人果然没有看错人,少主无论是天资还是悟性,都是顶尖中顶尖。这才化神后期的修为,就摸到了一丝玄域的门道,今后定成大器!”

    云痕子摇头道:“他还年轻,不可太过褒奖,使其自负。玄域门道可不是那么好摸的,他这连皮毛都没有摸到,何谈玄域?今后能不能成大器,还是要看自己。古往今来,那么多大乘期修士,其中又有几人能真正练就玄域?”

    “何况,他要修习剑典,道路注定曲折。想当初,我为达到剑典的修炼条件,耗费了十几万年的时间,走访过上古灵界无数地域。此子可不像我一样拥有漫长的寿元,能不能成还是两说。”

    冥河鬼母笑问道:“即便如此,主人还是对少主抱有很大期待吧?”

    “命格不可预测之人,自然是有无限的可能性,我当然希望这徒儿能成大器。”云痕子抚须微笑,也没有否认。

    “鬼母,先把沈浪伤势治好,再带他来找我。”

    话音一落,云痕子虚影嘱咐了一句后,从天空中消失。

    剑山上,沈浪还处于兴奋之中,回味着刚才那一击,意犹未尽。

    他感觉像是看到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顿时有了极大的自信,只要自己极力钻研剑阵,掌握威力更大的攻击方式,力敌炼虚初期不是梦!

    “恭喜少主完成了所有任务。”

    冥河鬼母出现在沈浪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

    沈浪激动道:“鬼母,我现在能去见师父吗?”

    他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心中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请教云痕子。

    “少主稍安勿躁,您先沐浴更衣,待身体恢复后,老奴再带你去见主人。”

    说完,冥河鬼母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只浴桶,随即取出一只玉瓶,朝着浴桶中倒入一滴和上次一样的金色液体。

    瞬息间,那金色的液体化为大量的金色的水流,溢满了整个浴桶。

    “少主,这些药液能治疗你的伤势,缓解精神上的疲惫。”

    “多谢鬼母。”

    冥河鬼母身影消失后,沈浪脱下衣服,泡在了浴桶中。

    那些金色药液果然能快速治疗自己的身体,配合圣阳战气,沈浪肩部受创的血肉骨络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

    泡了半个时辰后,沈浪的伤势基本已经恢复了,三十年来积累的压力消除一空,整个人神清气爽。泡澡的过程中,沈浪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三十年前冥河鬼母送给自己的南渊之地的地图和玉简手札,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