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03

    防盗章节。

    这人长得不错, 思维也不紊乱, 看上去就像个正常人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奇怪呢?明明他本人就站在面前,只要抱上大腿就能平步青云, 这个节骨眼上闻无笛居然跟他说要先去报仇?

    报仇?

    在21世纪法治社会的大街上公然说要去报仇?这是影视剧看多了入戏太深, 还是这人根本就不正常?

    顾钦尚拉着顾乐乐悄悄退了一步。经商多年的直觉告诉他遇到这种事情最好别沾上,可他的傻妹妹顾乐乐却又挤到了前面。

    “无笛哥哥你要去找谁报仇?你一个人能成功吗?缺帮手吗?”

    闻无笛却没回答她的问题,带着陆翱就准备离开。

    突然间顾乐乐灵光一闪道:“你是去找卢恋佳的对吧, 可是她中途就离开了无笛哥哥你找不到人的。”

    听到这句, 闻无笛停了下来,“她们还在那间酒吧,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我不知道的地方?”

    顾乐乐正想追问时, 顾钦尚出声打断了她。

    “好了别问这么多,现在马上回家。”

    那种地方顾乐乐没听过,他却是知道的,现在的一些人表面看着人模人样的, 私底下却是什么都敢玩, 恶心的人恶心的消遣, 他一点都不想在顾乐乐面前提起。

    “诶, 可是无笛哥哥他一个人……”

    顾乐乐还想问, 顾钦尚却径直拉着人上了车。

    “行了, 那不关你的事,回去的路上你最好给我好好反省一下。”至于闻无笛那个人, 等他查清楚了之后再说。

    .

    将顾乐乐交给她哥后, 那三个流氓后续的事情也就不用闻无笛操心了。

    酒吧管得并不严, 闻无笛看到不少看着似乎还没成年的男孩女孩,全在舞池里扭动着身体。

    劲爆震耳的舞曲,闪烁不明的灯光,趁着没人注意,陆翱一闪身就跟着闻无笛溜了进去。

    王富源不仅查到了卢恋佳总是固定来这家酒吧,而且还查到了她和朋友们固定使用的包间,借着王富源提供的消息,闻无笛敲响了包间的门。

    趁着包间里的人给他开门的那一刻,闻无笛一把锁住了那人脖子悄悄快速一拧,还不等他发出声音就先将人弄晕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人,陆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总感觉闻无笛好像又变得凶残了一点。

    乌烟瘴气的包间里,地上散落着男女的衣服鞋袜,桌上酒瓶东倒西歪,旁边放着不明的白色药丸,闻无笛甚至还这里看到了几个一次性的注射器。

    “这玩的也太疯了吧。”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陆翱不禁咂舌。他以前也爱玩爱闹,但却从来不碰那种害人害己的东西,这些人简直胆子太大了。

    房间里有不少男女,却并没有人注意到闻无笛,或许是将他当成了同类,又或许是毒品吸食太多把他当成了幻觉,迷乱的男女们□□着,喘息着,□□的气息充斥着整间房,陆翱只恨手变成了爪子,不然他肯定要捂住眼睛。

    “闻无笛你快点,我受不了这地方了。”陆翱感觉快要窒息了。只要一想到这屋子里喘息□□着的男男女女们,陆翱就觉得他爪子踩着的地方都恶心得不行。

    闻无笛找到了卢恋佳,她坐在地上,手中抓着几粒白色药丸,双目睁大,一脸潮红地看着虚空像是身处于极致美妙的场景一般,神情格外沉醉以至于连自己身上的衣服快被人脱光了都没有注意到。

    闻无笛将她身上的人拨开,带着她到了稍微干净一些的洗手间,将人弄醒过来。

    “闻、闻无笛?你怎么在这儿……”卢恋佳扶在洗手池上,半睁着眼。

    “我有事找你。”看她仍是不怎么清醒,闻无笛用毛巾弄了点冷水拍到了她脸上。

    被冰凉的冷水刺激到,卢恋佳总算是睁大了眼睛。

    “你怎么弄成这么个鬼样子,该不会以为自己还能红所以去整容了吧。”当看清楚闻无笛的脸时,她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然后又马上转成了厌恶。

    “不是都跟你说了别来烦我吗?”她嫌恶地看着闻无笛,“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听不懂人话吗?”

    “噗嗤。”陆翱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这么嫌弃地看闻无笛。

    “说完了吗?”闻无笛站直了身体,动脚将傻笑的陆翱推到墙角。

    看着面前毫无悔意的卢恋佳,闻无笛突然间感受到了原身的愤怒。

    在原来的闻无笛心里,即使卢恋佳一直从他这里拿钱,骄纵任性,他也是喜欢她的,就算卢恋佳在他出事后毫不留情地离开他,他也只敢自己偷偷躲起来难过,没有去责怪她。虽然是那个设计了艳/照事件的人让他一蹶不振,但真正压垮原身让他绝望到放弃生命却是因为卢恋佳。

    因为,他得知了原来卢恋佳也是参与了这件事的人。

    没有父母缘的人,从小被亲戚嫌弃排挤着长大,从学校出来遇到的第一个关心他的人就是卢恋佳,就这样,原身一头扎进了温柔的陷阱里,没想到那份温柔是假的,最后还要了他命。

    ‘不要悲伤了,我会帮你的。’感受着心里翻涌而来的情绪压,闻无笛调整了一下情绪,神情变得冷硬起来。

    “卢恋佳,你一点都没有后悔过吗?”原来的那个闻无笛或许性格软弱,但要是没有这些人的推动,他最后也不会走上那条路。

    “后悔?闻无笛你脑子有病吧。”卢恋佳嘲了一声道,“我凭什么后悔,我有逼着你喜欢我吗?”

    药物松弛了她的神经,让她把心里的真实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你知道吗,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副样子,真是蠢得要命,我不喜欢你你都看不出来,难道还怪我啊?”

    “靠!”陆翱觉得自己都要听不下去了,他鼓着脸愤愤不平道:“这人也太渣了吧,闻无笛你以前是瞎了吗?居然会看上这种人。”

    闻无笛没有理他。在听到卢恋佳的回答后,他能感觉到心底最后残留的那一点眷恋终于烟消云散了。看着眼前这个原身真正喜欢过的女人,闻无笛叹了口气。

    听到他的叹气声,陆翱怔住了。

    难道……

    闻无笛该不会是被这个坏女人给伤到心了吧?虽然平时看到闻无笛吃瘪的话他会很爽,但是看到闻无笛为了一个坏女人而叹气,他却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干嘛为这种人伤心呢,真是蠢死了。

    “闻无笛你不准叹气了!不就是个女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等着,我变回人了以后给你介绍各种各样的大美女,肯定比这个卢恋佳好一千倍好一万倍!”

    闻无笛正想着原身的事情,突然间听到这么一个重诺,不禁有些好笑。

    卢恋佳听到了狗叫声,看到闻无笛脚边的胖狗后,眼神更加嫌弃了。当初她缺钱买包,就随便买了一只百来块的哈士奇送给闻无笛,从他手上骗了几万块钱,没想到这傻子居然真把这只串串养着了。

    “不是吧,这只串串你还留着啊,你可真low。”

    陆翱听到后,气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倒,直接一口咬在了卢恋佳的裤子上。

    “你才low,你全家都low,爸爸比你高级多了。”

    他速度快,卢恋佳来不及反应就被惯性带得摔倒在地,疼得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你这只死狗!”

    见她伸手就要去打狗,闻无笛手一伸就将陆翱藏在了自己身后。

    卢恋佳气结,指着闻无笛想要开口痛骂。

    闻无笛却一偏头,用毛巾将那根手指掀到一边。

    “别用手指头指着我,谁知道你的手碰了□□之外还碰了些什么脏东西。”

    卢恋佳神色一变,理智终于回笼,“你、你想说什么。”

    闻无笛将毛巾丢开,挑眉看了一下卢恋佳,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在看地底的一块淤泥。

    “卢恋佳,对你留有善意的闻无笛已经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现在,该轮到我来算旧账了。”

    “找你陷害我拍下那些照片的人是谁?”

    卢恋佳被那眼神看得心里一慌,摇头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自己惹来的麻烦别来问我。”

    见她还在装无辜,闻无笛将手机伸到她面前,“乱/交加吸/毒,你还真是会玩,你应该不想让别人知道这种事情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