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绿茶女的上位 > 100.完结(下)

100.完结(下)

    此为防盗章, 三个小时后可更新刷新,晚安么么哒~  乔奈低着头,她没有完成梁贞说的任务, 听见梁贞不加掩饰的笑意问她话, 她悬着的一颗心平安落地, 连忙点头如捣蒜。她就没见过比孟殷看着还缺钱的人。

    梁贞穿着夹棉的蓝条纹睡衣, 倚靠着门框, 修长白净的手指在记账本子上漫不经心地划过, 笑意更深, “你明天带六百。”

    乔奈刚要说太多了,又听梁贞接着说道:“五百给孟殷。”

    乔奈:“……”

    梁叔叔真不考虑她会吃醋么。

    她表面上乖乖收下梁贞的钱,心里可不服气,第二天上学前和梁叔叔在楼下餐厅吃早餐, 乔奈皱着眉要说出想法:“那个孟殷……”

    梁贞端着盛满豆浆的玻璃杯在喝, 眼神鼓励她往下说。

    乔奈便继续道:“他家里很穷吗?”

    原来住大房子都不算有钱人啊。

    梁贞一口豆浆差点喷出, 单手捂住嘴咳嗽, 在乔奈一脸疑惑的表情里, 他过了十几秒总算控制住自己的呼吸频率,解释道:“他家不穷, 他很穷。”

    “哦。”乔奈感觉梁叔叔笑容颇有深意。

    她按照梁贞的吩咐,学校早操结束后立马满操场找孟殷的身影, 对方长得高皮肤生的白, 人群里不愁不显眼, 乔奈追上他, “孟殷。”

    周围有几个同班的同学经过,朝他们看。孟殷没有停下步子,仍由乔奈小跑着同步。

    乔奈一把在校服裤兜里掏出钱,五百块对折叠的整齐,依依不舍地递过去:“给你。”

    天边朝霞散尽,晨光如白露剔透闪耀,周边声音喧闹,孟殷看不出喜怒,也不问为什么,直接拿过钱。目前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人民币更重要。

    “这是梁贞,梁叔叔给你的。”乔奈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给钱的理由,不然周围那些女生还要以为她拜托孟殷干不得了的事。

    哪知她话落,孟殷一向没有任何表情的小俊脸霎时间产生变化,像电影画面慢速播放,乔奈眼睁睁地看着孟殷脸上的薄红从下巴处一寸一寸往上蔓延,连耳尖也是,仿佛头顶能冒出蒸汽,对方刷的一下将钱塞回她手上。

    乔奈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追着递回。可孟殷如避蛇蝎,大腿直朝前走。

    “你不要么?”乔奈认为这不是他的风格,“你难道不缺钱?”

    她竟不知道孟殷会脸红,因为这个男孩子在她看来冷冷淡淡,对所有人和事全不在意。

    孟殷没有理她,哪怕乔奈一路追到教室,孟殷都没有和她开口说一个字,她本来还想坚持,但孟殷的同桌回来了,是个看着严肃不好惹的高大男生,乔奈只好回到自己座位。

    为什么孟殷听到是梁叔叔给的钱会是那种反应,乔奈搞不明白。

    上完上午的课,乔奈照常在食堂一个人吃饭,突然间有片阴影落在她头上,接着对面坐下熟人。

    学校简单肥大的蓝白校服穿在他身上依旧与众不同,肤净,面貌唇红齿白,乔奈盯着他的脸看得发愣。

    “看够了?”对方不高兴。

    乔奈干巴巴地笑了笑,决定挽救一下尴尬的气氛:“你皮肤白,脸红时候都很好看。”

    孟殷完全没有因为这个夸张要高兴的意思,结果气氛更僵。

    乔奈的筷子在碗里搅啊搅的搅拌,食之无味地吃了两口,小心地问:“你有事找我?”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孟殷表情有点扭曲。

    “你和梁贞说什么?”他对梁贞直呼其名,乔奈不是很喜欢,语气不太好:“我给他看我的记账本,他知道你收我三倍车费的事,然后就要我转交给你钱,我又没说你坏话。”

    孟殷脸色难看得要命,他对梁贞本人没意见,不过提到这个人他脑海里不由自主闪过曾经的旧记忆,班上同学没人知道他有个年纪长他十岁的哥哥,别人不问他也当这个人不存在,他哥名字叫孟成澜,现在孟成澜人在美利坚常青藤名校攻读物理,在得知孟成澜出国,他送上一幅大海的油画,添上衷心的祝福:“一路顺风,半路失踪。”

    孟成澜自然要回礼的,给老爷子打越洋电话出主意:“剥夺孟殷的零花钱,他想跑也买不起机票。”

    而他哥最好的朋友正是看着一副老好人面孔的梁贞。

    孟殷不可能会接受梁贞的钱,他需要判定孟成澜有没有在里面参合。

    乔奈被他审视的目光看得发毛,“我真的……真的……没有说你坏话。”

    她急切的要证明自己清白,嘴里的西兰花没咽下去,只见孟殷嫌弃地别开头,起身就走了。

    乔奈:“……”

    这个伤人的插曲乔奈大大咧咧地没放心上,萧玉说再过半个月有次月考,接着一周后期末考试,排名倒数的同学会被转移到普通班,乔奈不希望自己名次太差,没弄懂的功课抽时间需要好好学,而且晚上还要练习普通话,她心思全扑向学习。

    越接近考试周,班上学习的氛围越浓,下课那些打打闹闹的同学随之减少许多,自习课大家不用老师监督都能认认真真复习。

    生活委员趁自习课时间通知大家这个星期要把下学期的校服费上交,校服冬夏各两套,一年收一次费。

    乔奈默默记着,回去和梁贞说一说,五百元的事一块说了,对于孟殷不接钱梁贞并不意外。更神奇的是接下来几天,乔奈发现孟殷都刻意避着她。

    她想起萧玉说过,远离孟殷,省钱。

    很好,对此她很满意。同桌果然有经验。

    有经验的同桌在钱上面似乎遇到麻烦,生活委员隔天来收取校服费,班上看着最土最没钱的乔奈都是第一批交的人,而萧玉没有给。

    生活委员来催,萧玉忙着算数学题,不耐烦地说:“我很快给,催什么啊。”

    那时乔奈发现萧玉在做的卷子实际上很早之前就做完,萧玉在装作没空。

    被吼的生活委员面子上不好过,这女生郁闷地回到教室后面的座位,后方是以王语蔷为中心的姐妹团,自习课安静,说话声稍微大些全教室都能听得清楚,刚才生活委员和萧玉的对话她们也听见了,王语蔷故意挖苦:“收某人的钱比催债还难哟。”

    旁边的女生低声地笑,萧玉同样听见了,以往好强的她这次没有回嘴,她握住笔的手手背青筋暴起,用力在克制。

    拖延到最后上交的极限,萧玉总算把钱交上。

    四套校服收的费用不算高,三百八十元,还是自习课萧玉将这些钱从一个印花的小钱包拿出,折合在一起,没有一张整百的。

    生活委员一边收钱一边在本子记名字,隔壁组也有几个同学要交,她忙不过来,都是先接了钱。

    过了一周,放学前校服一一下放,念到的同学上台领校服。最后所有领到的同学都走了,只剩下萧玉。

    乔奈也离开教室走到楼下,意外地被站在二楼的萧玉喊住:“乔奈,你上来!”

    天色已晚,发校服的事导致放学已经延长半个小时,乔奈担心在校门口的梁贞会等太久,有些不愿意。

    她踌躇片刻间,楼上的萧玉接着催促:“你上来!”

    这声带着哭腔。

    乔奈只好上楼,一进教室,站在讲台上的生活委员一脸生气,而萧玉在眼睛里有泪,但没有真正地哭,看见她来,立刻把她拽上前,着急地说:“你那天是不是看见我交钱了。”

    乔奈点头。

    生活委员高音道:“我本子上根本没记你名字,她是你同桌,当然维护你。”

    萧玉反驳地说:“我真给了。”

    她来回反复强调这几句,再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乔奈帮着事实:“她给的是零钱不是整百的,你应该有印象,我们可以去学校财务收费处查看班级收钱的总金额。”

    眼下只有这个办法,三个人去了财务处一趟,幸好财务处的生活老师没有下班,一番对账后事实证明生活委员弄错,萧玉也应该有新校服。

    出来办公室,萧玉抱着从财务室仓库里新领的校服,校服只剩下大码,她下学期要穿还得自己去裁缝那里改尺寸。

    “你以后最好弄清楚再未冤枉人。”萧玉对着生活委员直白地指责。

    整件事生活委员确实占大错,她想道歉,可是看萧玉此时冰冷的高傲表情,她心头那股火蹭的一下冒出来,“你要不是每次交钱都拖,也不至于这么麻烦。”

    她说完怒气冲冲地走远,萧玉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直,很快她恢复常色,微微仰头,抱着校服朝校门方向平视着视线。

    她脚步走得又稳又快,乔奈跟上前去,惊见夕阳下她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潮湿的泪,这次没有压抑着,仍由它下落。

    乔奈呆住,她张口要安慰,萧玉却瞪着她,有种你要开口我就恨死你的决然,乔奈反而不能说话。

    而正是校服事件后,萧玉再没主动和乔奈说过一句话。

    第四次去孟殷家,乔奈心跳如鼓,纯粹怕的。

    所幸不知梁贞想出什么法子,这次孟殷没让她站在学,同样没让她坐地板,破天荒的叫打扫阿姨给她搬来桌椅,靠在孟殷桌子边。

    孟殷住的卧室大,摆上玻璃柜和睡床又连添桌椅后都还显得宽阔,乔奈在做题的时候,孟殷就在旁边看书,依旧全是英文字体。

    她做完题,偏过视线看见孟殷无声阅读的认真,灯光下对方的侧脸像精心设计的剪影,每一分都美得恰到好处,乔奈不甘心地问:“书上这些单词你全看的懂?”

    被打扰的孟殷语气不好:“你以为我像你这么蠢。”

    乔奈瘪嘴。

    今晚的孟殷好似心情不错,怼完乔奈他竟主动拿过乔奈的练习册,将做错的地方一一勾出来,之前都是只顾写正确答案,解题步骤能省则省,这次居然给她讲解,完了还问明白了没。

    乔奈惊得不知所措,回去不放心给梁贞通话,问梁叔叔是给孟殷什么好处。有钱能使鬼推磨,那推动孟殷的必定是数不清的大钱。

    梁贞好笑:“他性格不坏,我不过答应帮他一个忙。”

    “什么忙?”乔奈警惕。

    梁贞不透露了,高明地转过话题:“你觉得他教你的方法怎么样?要是你真不喜欢,我帮你联系家庭老师。”

    家庭老师费钱,怕给梁贞添麻烦,乔奈不敢要,而且确实孟殷脾气差点,教的方式她吸收得挺快,甚至比老师还要好,毕竟是针对性地单独在给她讲课。

    她拒绝了梁贞的提议。

    白天在学校刻苦努力,晚上回来又和孟殷学习到十点,双休日在培训班特训,这种情况下哪怕成绩再差的小姑娘也该有起色。乔奈学习能力强,只是由于教育环境带来的差异导致基础跟不上。地基打牢,效果显而易见。

    第二次月考成绩下发,她每门科目越过及格线之上,不过在十班仍算倒数。班上的同学对她意见更大了,乔奈进步算是进步,可分数还是没有留在火箭班的资格。

    这不趁她值日这天,班上垃圾比往日多好几倍,乔奈心知肚明原因,咬咬牙一忍,挽起袖子打扫干净,然后提起铁皮水桶去装水回来洗拖把。

    水桶里的水渐渐染脏,乔奈弓腰专心拖地,猛然间砰的响声,裤子一凉,脏水从裤子上淅淅沥沥地往下淌。

    她丢下拖把愤怒地转过脸,马宁嬉皮笑脸地道:“不好意思,脚滑。”

    与之对比的是铁皮桶咕噜噜地在地上打转。

    现在是晚自习上课前的晚餐时间,教室里的同学不少,但没一个多管闲事,相反看见乔奈狼狈有的同学还在偷笑。

    乔奈狠狠地蹬着马宁,像一只未长大的狼崽,稚气里却滚烫着撕碎对方的恨意。

    马宁身边的好兄弟杨磊拉他袖子道:“算了算了,你何必跟一个女生过不去。”

    马宁压根不想息事宁人:“赵承都走了,这土包子还在班上,看见就烦。”

    他回瞪乔奈:“怎么,你想打我?来啊,你试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