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再婚gl > 114.114

114.114

    此为防盗章

    现如今, 澄星签下自己之后未雪藏已经是韩琴君的让步。

    其实她不怪,更加没有立场去质问韩琴君。风险和利益乃是孪生胞胎,面对韩家这种实力雄厚的公司, 澄星与之硬碰硬便是自寻死路。尤其是在全网黑的情况下, 营销所花费的价格与回报不可预测, 十有八.九是血本无归。

    余愁仔细回想, 想自己这种大火之后又骤然跌下神坛的, 一是厚脸皮攒下一批死忠粉, 边被骂边混圈;二是多年之后重出, 当年的黑历史已经被观众淡忘。

    每家公司手下总会有被雪藏的明星,一年两年或者到合约终止,始终碌碌无为。

    合约已经签下,是个坑也已经跳了, 余愁不指望澄星, 自己靠着腿脚还能往上爬一爬。

    忽然一双手探到她面前, 端走了饭碗, 一言不发地端去厨房洗了。她不停地打哈切, 出了厨房朝余愁挥了一下手,说话上楼:“年纪大了, 熬不了夜。”

    余愁倒没她那么困,仔细算算年纪。忽然反应过来, 就是按前世死时年纪算, 现如今的韩琴君也比自己要大。

    年龄是一道无法跨越的横沟, 它代表的不仅仅是身体的老嫩程度, 三岁一代沟,余愁跳过了一道又一道,可摆在她面前仍旧是沟壑。

    一次重生,大概也许可能会让她少跳那么一两步,不至于功亏一篑。她对于“韩琴君”的喜欢本应该被前世的韩涵消磨殆尽,但……

    年纪大一点的契主都这么会动人心吗?

    *

    闹钟叮铃铃,余愁从睡梦中惊醒,睡得晚自然难以起床。

    但是韩琴君却先她一步端坐在餐桌之前,正悠然自得地吃着早餐,她今日又带上了那副眼镜,倒是遮住了一丝眼底的倦意。

    林管家一见余愁下来便连忙招呼她过去,将人按在位置上,道:“饿了吧,我把你早餐端来。”

    “谢谢,我自己就……”

    然而林管家腿脚灵便,端着早餐疾步走来,生怕小姐的契子饿着。

    他依旧是热情地有点让人受不了,然而这种热情势必要伴随余愁这一整天。她刚刚拍摄节目回来,后续的工作尚未接上,公司还在观望状态,等节目播出后的效果,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工作内容。

    简直言之,她放假一天。去不去公司也无所谓,韩琴君索性就把她留在家中陪留守老人聊天解闷。

    两个人把毛线筐端出来,对坐在桌子前开始打毛线。林管家心灵手巧,多年织毛衣的经历让他可一心二用,口中不停地和余愁交谈,问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问饺子好不好吃,最后话题一转,道:“小姐下个月二十八生日,你想好送什么礼物了没?”

    余愁一愣,错了一针连忙回掉,细想之下恍然记起本月才起头不久,到下月月底,这日子可还久着。

    但自己能住到那个时候吗?

    现如今,腿伤快好全了,按理说不能厚脸皮待下去,可韩琴君不说,管家伯伯积极的又似恨不得自己扎根发芽,若是会错了意搬着行李出去可就十分尴尬了。

    林管家只觉得自己的一腔心思余愁没懂。

    “那个,韩总她喜欢什么?”余愁先问清楚。

    林管家手中飞舞,嘴亦是如同:“喜欢可爱点、容易害羞的,她好像还蛮喜欢穿水手服的,就是隔壁年轻小姑娘的校服,白蓝相间的那种。”

    上次公司送来的几本写真书摆在茶几之上,他可眼睁睁瞧着小姐走过,又倒退回来,径直拿起一本封面水手服的。

    哈哈,明明凝神多看了几眼都没一边的自己,若非他假意咳嗽,小姐只怕要揣着书上楼继续欣赏。

    早知如此,他当时就应该不说话,让小姐如愿,省的琴君还要装模作样地将书放下,不甚在意地走开。

    人嘛,总该有点小癖好,再言道小姐的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简而言之就是韩琴君自己喜欢穿风衣,却爱看别人看水手服。

    闻言的余愁一心二用不但没听全,更加想错了。隐约听清可爱,水手服几词。

    一惊,韩琴君居然喜欢水手服?恋物癖,平时没见韩总如此少女心啊,等等,林管家莫非是想让自己送一套给对方?

    余愁心虚,竟不知该不该接。许雪城打电话时候,有百分之五十概率为坏事,况且接通亦会打扰埋头工作的韩琴君。然而埋头苦干地抬起头,道:“不方便的话就去换衣间接吧。”

    余愁抓住手机尴尬地点头,这是她第一次进入换衣间,并不算宽敞的地方摆放了床与衣柜,窗户开得高,保证照明又确保隐私。

    这曾是独属于韩琴君的区域,房间内还残留的契主味道淡淡未散,轻轻柔柔地包裹住闯入的契子,余愁昏沉中接通电话。

    “余愁!”许雪城开门便是一个河东狮吼问候,“你和谁在一起了!”

    心猛地一跳,余愁什么都清醒了。安静听着,坐待对方平静下来,但许久之后,许雪城上下嘴皮子打架,仍在细细嘀咕腹诽。。

    “你真的和韩……”许雪城看了看四周,没人,压低声音询问,“真和那……啥在一起了?”

    余愁垂下眸子,眼中掉落失落的光彩,呼吸浅浅打在手机上传到许雪城耳中。她抿了抿唇,自己和韩琴君不过是逢场作戏,能骗网友,可她做不到自欺欺人。

    未等到回答,许雪城便咋咋呼呼起来,她性格暴躁但非无脑,此事用脚指头想也明白是炒作,再打电话来询问,不过是求个准确答案。

    “澄星这次下大本钱,居然带着老板一起炒作。啧啧……”许雪城的咂舌之音不绝于耳,显得有些俏皮,事情荒诞惹人发笑,“幸好韩老爷子放过了韩琴君……余愁,你跟着韩琴君住一段时间了,她好歹也是个契主吧,你转换期那么明显的气息变化她就没有一点点反应?”

    “好了。”余愁单手揉着眉心,打断她的话,不想让对方戳自己的伤心事。

    韩琴君的态度不好揣摩,更加不好去试探。

    只怕是以卵击石,最后一无所有。余愁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人,韩琴君就是她的药,再苦再难以入口她都心甘情愿吞服,趋之若鹜。

    余愁斜眼瞥了一眼手机,开始赶客:“你打电话就只是为了听八卦?”

    许雪城no no no了三声,颇为得意地抖出关子:“我最近了解到一个导演要拍摄新剧,从朋友那边打听到她一开始有个角色想要你演,后来不是出事了,她就暂时放下了,我想看能不能给你要过来。”

    娱乐圈塑料花姐妹情分一大堆,余愁素来不爱涉足,两世,许雪城是唯一一个掏心窝子对自己好的好友。

    余愁鼻子一酸,哑着声音道:“谢谢……”

    电话另外一头的许雪城听着重重的呼吸声音,伴随着轻度的哽咽,脸色一红,耿着脸硬声道:“喂,这一点小事就让你哭鼻子,余愁你丢不丢人?”

    余愁噗嗤一声笑出来,想象许雪城说这话时候得意又傲娇的姿态。“你说的那个导演是谁?”

    “任同,她叫任同!”许雪城还特地重复了一下。

    这两字一出,余愁不由得怔住,这不就是自己下一步准备攻略的目标吗?

    许雪城听没声音,以为余愁心中有什么想法,改口:“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不帮你联系了。”本来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余愁弯起嘴角,一字一句慎重道:“不,请你一定要帮我和任导牵线搭桥。”

    平白无故掉下来的馅饼,若是不上去啃两口都对不住这运气。脸上的笑意压都压不住,换衣间的门被打开与韩琴君伸了个懒腰同时进行。

    韩琴君一挑眉见余愁笑容满面地出来。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嘴角是压制不住的上扬,面若粉粉.嫩.嫩的桃花。她心头一动,忍不住问:“怎么了?”

    是否和任同合作八字还没有一撇,余愁先不打算告诉她,卖了个关子,解释:“如果成了我就告诉你。”

    她得意洋洋的小表情,不同以往,“哦?”韩琴君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我也不知道的秘密啊……”

    她自认为对契子了如指掌,就像一尊捧在掌心的水晶娃娃,玲珑剔透,一览无遗。但有朝一日,发现娃娃变了,不再是以前的玲珑心,用莲叶挡住了自己窥探的目光。

    韩琴君手中金色钢笔转出一个漂亮的笔花,滚了滚喉咙,心中忽然有些兴奋发痒,目光慢慢深邃起来,如同捕猎者盯着余愁,视为囊中之物。

    猎物是独属于一主的,韩琴君忍不住想要把余愁从里到外一层一层地撕下,重重地抓握揉捏那颗赤.裸着的绵软心,玩弄于手掌,叫对方绯红着脸任由自己摆布。

    乖巧懂事又可人。

    晚上。

    二人还未进别墅,余愁便想起了林叔,摸了摸鼻子点开上头汗珠,心觉得有些尴尬。

    她就是余秋心,本名余愁。希望林管家冷静一点。

    然而事实却非余愁所想,刚刚紧随韩琴君进门,忽然听到一声热情的唤声:“回来了啊!”

    余愁抬起头望过去,林管家系着围裙,将一盘鱼端到餐桌上,红红绿绿鲜辣无比的辣椒点缀在银白与米黄交织的鱼肉上,嫩白的鱼肉从裂开的缝隙处展露踪迹,都不及林叔快咧到耳根子的嘴角。

    与早上的态度天壤之别。

    不说余愁,韩琴君都懵,她一时间竟不知道林管家搞什么鬼,不过菜倒是美味异常。

    大脑和肚子一样撑到不能再接受新的东西,韩琴君又不好问为什么,怕伤到余愁的自尊心。吃饱喝足的“小两口”在林管家如炬的目光中,一头雾水上楼。

    老人家都这么善变的吗?

    而林管家收拾了碗碟,回房间看到不敢大张旗鼓搬出来的婴儿床,心头一软,忍不住拿出手机再戳进微博到余愁的主页。

    置顶的评论,越看心中越软乎。

    啧,今天晚上契子吃的也太少了一些,日后若是有了孩子,营养怎么跟的上来?!

    林管家有些得意,小姐居然还瞒着自己,这不就露馅了吗?

    韩琴君不说,林管家也不讲,只是越发地对余愁好。人还没娶进门,就得看紧点没插上翅膀飞了。小姐老大不小,找个温柔可爱又听话的契子不容易。

    在他的不屑努力下,被全网采集黑的时候,余愁腿伤逐渐痊愈也长胖了点。

    资本是万能的,黑子还没把风气带跑,澄星的水军先一步鼓吹真爱,引舆论走向。就算余愁遭受众怒,当数日后户外综艺节目公布嘉宾的时候,她豁然出现在海报上。

    淡蓝色的运动服,高束马尾,黑色的头带将肌肤映衬的越发白皙,嘴角微微上扬,整个人端的是青春活泼。至于多了点肉的脸蛋被完美的p图技术下消声灭迹。

    等红绿灯时候才在手机上看到宣传图的韩琴君,对比了一下真人,先是感叹一句节目组真是不会p图,伸出修长的手指侧身戳了戳副驾驶位置上浅睡的契子梨涡。

    软包子似的,肉不多,但软乎。

    韩琴君上瘾,真想把人欺负哭双眼汪汪,忍不住捏了捏,然后余愁醒了……

    她接触的最久最了解的契主不过一个韩涵,七年,她与韩涵连相敬如宾都谈不上。余愁想起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待在别墅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往自己身上喷抑制剂,偶尔眺望别墅入口,期盼着韩涵的到来。

    明明是韩琴君和韩涵的性格天差地别,亏她当初还以为韩涵急火攻心,才会对自己如此暴躁。如今想来,若是韩涵稍许勤快些,二人有些接触,七年来自己也不至于一直被蒙在鼓中,自顾自地欺瞒着。

    余愁苦笑起来,明明二人是双契伴侣,却连结契都没做到。

    结契一事韩涵有理,二人的婚前协议书有规定她无需做到,而协议书乃是双方讨论后,由余愁亲笔写下。

    结契,由于契子与契主的特殊体质,社会上两种身份之间的关系微妙且不平衡。

    契子身体会分泌一种引诱契主的气息,这种气息长期释放会减损寿命,通过与契主结契能大幅度地抑制气息的释放。一般的契子会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气息达到成熟,转变的过程十分明显,不可能忽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