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第318章 真难吃

第318章 真难吃

    钟锦亮常年在外地,离着老家很远,有时候过年都不回来一趟,所以,危雄辉结婚的事情也就没有跟钟锦亮说,怕他来回折腾。

    感情到了这个份儿上,便真能称之为兄弟了。

    葛羽看到他们兄弟两个热络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羡慕,自己小时候就只能跟在师父身边修行,除了修行,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更别提有什么玩伴了。

    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就只有聚灵塔中的那些老鬼和妖物,根本算不得人,想来也十分无趣。

    所以,葛羽会对身边的朋友十分珍惜,哪怕对方是钟锦亮这样的普通人,只要葛羽认定了是自己的朋友,那便会真诚相待。

    诸如谭爷和陈家的人,在葛羽的心目之中,都没有钟锦亮这个小保安重要,因为他跟钟锦亮之间不牵扯任何的利益关系,一切都十分干脆。

    几个人坐在这小饭馆闲聊了一会儿,危雄辉的婆姨便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给端了上来,还拿上来了几瓶店里的白酒,哥几个要坐在一起喝喝。

    当饭菜都上的差不多了,危雄辉突然站起来说道:“两位好朋友远道而来,我得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光是学厨师,我就跟着大酒店的掌勺学了一年半,这就给你们做一个硬菜。”

    钟锦亮拍着巴掌说:“好,那里赶紧去,我肯定要尝尝你的手艺才行,记得小时候,你从地里偷个地瓜都能烤糊,真是难以想象,你做的饭是什么味道。”

    听到钟锦亮的奚落,危雄辉一撇嘴,笑着说道:“亮子,我可告诉你,你辉哥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辉哥了,丑小鸭也变成了大肥鹅,咱这手艺可不是白学的,这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大厨,瞧好吧。”

    说着,危雄辉就奔到了厨房里去忙活,不大会儿的功夫,危雄辉便端上来了一大盆子,里面是热气腾腾的饭菜,钟锦亮瞅了一眼,又用鼻子闻了一下,绝对是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

    葛羽一直对吃的东西很感兴趣,看到这满满一锅炖羊肉,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危雄辉刚一招呼,葛羽的筷子就伸了过去,将一大块炖羊肉放进了口中,大口的咀嚼起来,然而,刚吃了一口,葛羽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这炖羊肉看着好吃,闻起来也很香,但是吃进嘴里,味道真不咋地,形同爵蜡,一点儿味道都没有。

    不过葛羽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偷偷的将那口羊肉又给吐了出来,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危雄辉看到葛羽吃了一口羊肉,还瞪着大眼问他味道怎么样,葛羽只是呵呵一笑,说还可以还可以。

    危雄辉一听不服气了,说道:“什么叫还可以啊,我这是跟正宗的五星级饭店的大厨学来的手艺,应该是很好吃才对。”

    这小子倒是一点儿也不谦虚。

    然后,又招呼一旁的钟锦亮去吃,钟锦亮也连忙夹了一块肉,放进了嘴里,钟锦亮吃了一口,旋即脸色一变,他倒是没有葛羽那般隐晦,直接一口就吐了出来,一脸痛苦的说道:“这……这是炖羊肉吗?炖面团子都比这好吃,不是我当兄弟的嫌弃你啊,你这手艺真不咋地,是跟体育老师学的厨艺吧?”

    听闻此言,危雄辉眉头一挑,显然是有些不乐意了,嘟囔道:“有这么难吃吗?”

    “好不好吃,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钟锦亮道。

    危雄辉旋即夹起了一块肉,放进了嘴里吃了起来,只吃到了一半儿,危雄辉显然也受不了了,直接一口就吐了出来。

    “我的妈呀,真难吃,这羊肉是不是变质了啊?”危雄辉说着,便朝着后厨忙活的婆姨喊了一声道:“小兰,这羊肉是什么时候的,怎么这么难吃,是不是放的时间太长了?”

    小兰一边拿着围裙擦手,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说道:“没啊,这羊肉是我昨天晚上的时候从市场买来的,一直放在冰柜里冷冻,这才一天,不可能变质啊。”

    “那这味道怎么这么难吃,不信你尝尝,是不是卖肉的老郭给你的假羊肉?”危雄辉没好气的说道。

    “不可能,我天天从他那里买羊肉,他不可能卖给我们假的,我们是他的老主顾了,而且那天他杀羊的时候我就在场。”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兰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这几天真是奇了怪了,你只要做炖羊肉这道菜,客人基本上就很少吃,大多数都剩下了,昨天还有个客人很不满意,要我退钱来着。”

    “有这样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危雄辉道。

    “当时你在后厨忙活,我自己就处理了,怕打击你,也没跟你说,以前你做的炖羊肉不是这样的,这几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兰也纳闷道。

    葛羽再次夹起了一块羊肉,并没有放进嘴里,而是细细观瞧,这羊肉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危雄辉的手艺应该也可以,这羊肉一做出来就变了味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其中某一个环节肯定是出了问题。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即为妖。

    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葛羽并没有声张,而是招呼大家继续喝酒,除了那个炖羊肉之外,其余的小菜也挺可口,这酒一喝多,大家伙就忘了炖羊肉这回事儿。

    聊着聊着,钟锦亮就聊到了他们村子里拆迁的这事儿上,两人的神色很快就黯然了下来。

    危雄辉喝的眼睛都红了,拍了拍钟锦亮的肩膀,说道“亮子啊,这事儿啊,我觉得你来也是白来,俗话说的好,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们村的村长一向嚣张跋扈,有钱有势,现在身边跟着那一群地痞流氓,村子里的人哪个不怕,听说跟着他的那些地痞,有些还蹲过大牢,一个个手都黑着呢,村子里不少人都挨了他们的打,我早就让我父亲签了合同,从家里搬了出来,虽然赔偿款有些少,总比没有强,这几年我也有了点儿积蓄,到时候拆迁款一下来,凑个首付,在县城就买一栋小房子就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