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第358章 我的儿啊

第358章 我的儿啊

    陈乐清愣住了,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看着眼前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奶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陈老先生,这就是你的奶奶,是你父亲的亲生母亲,我是受它所托,所以才找到了陈家老宅,你别看现在的法身年轻,是因为你父亲生下来没有多久,便因为某种原因去世了,所以才会保持着当时死之前的容貌,不用怀疑,它就是你的奶奶。”

    听闻此言,陈乐清的身子才微微一动,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去抓凤姨的手。

    但是凤姨只是个灵体,当陈乐清去抓它的手的时候,一下就穿过了它的身体。

    陈乐清自然不明缘由,傻愣愣的看向了葛羽。

    “它现在是鬼,人鬼殊途,鬼是没有身体的,你能看见它就不错了。”葛羽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

    当下,陈乐清丢掉了手中的拐棍,颤巍巍的跪了一下来,顿时老泪纵横,喊了一声奶奶。

    凤姨也是泣不成声,只闻哭声,不见落泪的那种,想要伸手去触碰一下自己的亲孙子,可是手也只能从他的身上穿过,根本抓不到人。

    人鬼殊途,形同陌路。

    两人相对而立,哭作了一团,好一会儿之后,葛羽才安慰陈乐清道:“陈老先生,有什么话就赶紧跟您奶奶说吧,凤姨现在是个鬼物,不宜跟您长时间相处,阴气入体,可不是闹着玩的,您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

    凤姨自然也知道自身的阴气很重,不能害了自己的亲孙子,于是便道:“我的好孙儿,你父亲是什么时候走的?”

    “已经走了四十多年了……当年被当做地主老财,资本家的儿子,拉出去批斗,还要游街示众,被打了半死,心里压力也很大,在床上躺了几年,郁郁而终,是我不孝啊,当时那种环境之下,根本做不了什么,孙儿我也跟着受了不少罪,头上也顶着几顶资本家走狗的大帽子……”陈乐清哭诉道。

    “外面的那些牌位,可有你父亲的照片?”凤姨激动道。

    “有的有的……我带您去看……”说着,陈乐清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了拐棍,便带着凤姨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在客厅的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香案,香案之上摆放的都是陈家的列祖列宗。

    在最中间的位置有两张不是很清晰的黑白照片,一男一女,年纪都是五六十岁左右。

    这两个人应该是陈乐清的父母。

    而旁边那个男人的照片,应该就是陈乐清的父亲,凤姨的亲生儿子。

    “奶奶……他就是我的父亲,我爷爷给他起的名字叫陈俊贤。”陈乐清道。

    凤姨看向了那个男子的照片,激动的无法自持,眼泪滚滚而落。

    一百多年了,事态沧桑,斗转星移,凤姨当初之所以下那么大的狠心,通过那么痛苦的方式,六洞三刀,秤砣坠魂……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不是因为自己遭受了太多的折磨,也不是因为大帅对自己的狠心,而是因为自己那个还没有满月的儿子,被大帅吩咐丢到了乱葬岗喂了野狗,从此万念俱灭,心如死灰,所以才决定化身极品鬼物,为自己的儿子,同时也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杀了整个大帅府几百口子人,让洋楼建筑变成了一个大恐怖的存在。

    这是凤姨放在心里一百多年的心病,所有的恨,所有的怨,皆是因为它的儿子而起。今天终于得以超脱,它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但是它却没有看到自己活着的儿子,仅仅是一张照片。

    一时间,愁绪百转,思绪万千,凤姨激动的无法自持,它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那么小的时候,作为一个母亲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儿子,没有亲手培养他一点一点长大,没有教会他咿呀学语,更没有看着他蹒跚走步,错过了太多太多……

    “我的儿啊……”凤姨看着自己儿子的遗像嚎啕大哭了起来,陈乐清也跟着在一旁抹眼泪。

    就连站在一旁的葛羽也是深为触动。

    母子之情,是这人世间最为真挚的感情,尤其是母亲对儿子的那份儿爱,是任何感情都无法超脱的。

    葛羽心中恻然,但是表情却平静如水。

    自己的父母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像是师父说的那般,自己一生下来就父母双亡?如果还活着,是不是还记得有自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还活着……他们应该生活在哪里……如果还活着,自己还能不能找到他们,问问他们,当初为何要丢弃自己,还是有什么难以言明的苦衷。

    在转身的一刹那,葛羽的肩头微微耸动了一下,一颗热泪滚落而下。

    葛羽之所以要帮着凤姨找到它的亲生儿子,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是自己的缘故,凤姨的身上也寄托着葛羽心中很多的期翼。

    凤姨看着自己儿子的遗像,哭哭啼啼,对着那照片兀自念叨了起来,说着这一百多年来想跟他说的话。

    看到这里,葛羽便拍了拍陈乐清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跟着自己离开了。

    陈乐清刚认了这个奶奶,还有些不舍,不过在葛羽坚决的目光之下,还是跟着葛羽一同离开了这间房子。

    毕竟人鬼殊途,跟鬼物呆在一起时间长了,对于陈老先生的伤害很大,而葛羽就不一样了,他本身就是一个道士,身上的阳气很重,常年跟鬼物打交道也没有任何问题。

    葛羽搀扶着陈乐清出了屋子,陈老先生现在还无法抑制住激动的心情,一边往前走,一边偷偷的抹着眼泪。

    陈泽珊很快迎了上来,看到老爷子伤心成这个样子,连忙关切道:“爷爷……您怎么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乐清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儿没事儿……年纪大了,遇到一些事情,总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说着,陈乐清突然转身,朝着葛羽一躬到地,十分郑重的说道:“葛大师……真是太感谢您了,您又帮了我们陈家一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