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第364章 降头师疯了

第364章 降头师疯了

    葛羽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猛然间朝着自己攻击而来,这是神识与神识之间的对抗,而且对方用的是一种奇怪的巫咒。

    一开始这股力量冲撞过来的时候,葛羽有些头晕目眩,毕竟,葛羽只是对东南亚的邪术在粗浅的了解阶段,并不懂具体如何施展,葛羽只有用传统的华夏道术跟那那股意识进行对抗交流。

    葛羽念诵咒语,先是一段道家的静心口诀,让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平静下来,然后便是一道破邪咒,用自己的灵力加持,跟对方的神识对抗,这是一种此消彼长的过程。

    当葛羽的破邪咒语念诵起来的时候,对方的巫咒对葛羽造成的精神冲击开始逐渐减缓,然后葛羽不断加快咒语的速度,开始对那个降头师进行反击。

    站在门口的乌鸦紧张的不安的看着坐在床上,一只手按在谭爷额头上的葛羽,心中的那种急切难以形容,乌鸦根本不懂这个,一点忙也帮不上,他心里只是着急,若是真刀真枪的跟别人干,就是被别人砍了脑袋,也比现在这种情况要爽利,起码自己还有挣扎的余地,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被动挨打,还看不到敌人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和绝望。

    乌鸦一边守在门口,一边转头朝着葛羽看去,一开始葛羽的脸色十分纠结,眉头都拧成了一条绳,随着葛羽的嘴唇不断上下的蠕动,葛羽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神情渐渐恢复平静。

    过了一会儿,葛羽念诵咒语的声音不断变大,整个屋子里都有回音,嗡鸣作响,他的另外一只手也在不断的掐着法决。

    就在这时候,乌鸦突然听到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就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热水的那种凄厉的惨叫。

    而且这个声音离着自己很近很近。

    听着好像就在自己的身边。

    这时候乌鸦想着离开片刻,找找这凄厉的惨叫声究竟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可是乌鸦突然想起了葛羽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话,不能离开门口半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是心里却急躁,非常迫切的想要看看那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这声惨叫之后,紧接着便是几声像是野兽一般的闷吼,然后就是“砰”的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砸落在了地上。

    乌鸦吓了一跳,这声音依旧离着自己很近,好像就在自己旁边,当下,乌鸦转头看了一眼葛羽,发现他一切正常,便朝着旁边挪动了几步,因为他听到这个动静好像就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隔壁也是一个单人病房,后门上有个窗户。

    乌鸦从后门的窗户朝着里面看去,但见一个铁柜子倒在了地上。

    那铁柜子在不断的晃动,然后突然被掀开了,从那铁柜子里面爬出来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出来,一脸的鲜血,他爬出来之后,像是疯了一样,大喊大叫的朝着门口冲了出去。

    然后猛的打开了屋门,朝着乌鸦这边奔了过来。

    乌鸦顿时就想到了一件事情,葛羽说给谭爷下降头的那个降头师就在方圆百米之内,刚才他到这个病房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而且这个病房里是空的。

    既然那个人从铁柜子里爬了出来,就说明此人之前一直藏在那里,那就说是,这个人是给谭爷下降头的那个降头师。

    想到这点,乌鸦的眼眸之中腾起了一抹杀意。

    大爷的,竟然给谭爷下降头,老子打死你!

    眼看着那个人就冲了过来,大喊大叫,满脸鲜血,完全就是一个疯子的模样,乌鸦看到这个人的模样,心中也有些惊恐,不过还是一咬牙,举起了手中的铁架子,大骂了一声道:“老子特么打死你!”

    那铁架子刚刚举起来,就要落在那个人身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不要动手,让他走!”

    乌鸦手中的动作一停,转头朝着身后看去,但见葛羽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便是这一耽搁,那个满脸是血的家伙已经大喊大叫着从乌鸦身边一闪而过,朝着医院的大门口奔了出去。

    乌鸦愣愣的看着葛羽,喘着粗气问道:“羽爷,你怎么不让我打死他,肯定是他给谭爷下的降头。”

    “你打死他,难道不怕坐牢吗?他的精神力已经被我冲垮,即便是不死,肯定也会发疯,跟死没有什么区别,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很显然,这场隔空斗法是葛羽完胜,虽然胜的不是很轻松,主要还是葛羽对于这种东南亚的邪术不是很了解,不过经过这次斗法,葛羽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知道用什么手段跟他们进行精神力的对抗。

    葛羽曾试着用各种道家的咒语跟其对抗,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对付那降头师的办法。

    这一次,葛羽也算是收获不小。

    乌鸦却有些不相信的说道:“羽爷,那个降头师真的会发疯,而且会死掉吗?”

    “这是自然,我跟他是精神力的对抗,一旦一方垮掉了,精神就会完全错乱,对奇经八脉也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如果他七窍之中流出鲜血,便说明他离死不远了。”葛羽沉声道。

    “那……那我出去看看。”乌鸦说着,便将那铁架子给放在了地上,朝着医院门口奔了出去。

    葛羽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乌鸦这家伙真是一个粗人,干嘛要跟他说这么多呢。

    在屋子里坐了不到十分钟,乌鸦便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激动的说道:“羽爷,那个降头师死了!”

    葛羽一愣,心想应该不会那么快才对,本来算着至少两三天才会死掉,怎么可能这会儿的功夫就挂掉了呢?

    “怎么死的?”葛羽问道。

    “那家伙疯了,跑到了大马路上,在那里疯跑,被一辆公交车给撞飞了出去,当场就给撞死了,那血流了一地,啧啧,死的是真惨。”乌鸦唏嘘道。

    葛羽点了点头,心想这就对了,这个死法还算是正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