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第459章 瞎了你的狗眼

第459章 瞎了你的狗眼

    七把小剑杀气凌然,环绕在葛羽的四周,悬浮在了葛羽的头顶之上,嗡鸣作响,颤动不已。

    而葛羽手中则握着那茅山七星剑的主剑,但凡他手中的主剑微微一动,那七把小剑顿时就会朝着韩大师身上尽数扎去,只一下就能让那韩大师变成一个刺猬,浑身都是血窟窿。

    跟葛羽的那茅山七星剑的气势相比,那韩大师扇面之上用梅花凝聚出来的一把小剑,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而且显得十分娘炮,孰强孰弱,只需一眼便能看出分晓。

    那韩大师看到葛羽头顶上悬浮的七把小剑,还有他手中拿着的那把散发着金光的主剑,顿时吓的胆战心寒,腿肚子都发软了,许久才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手中的剑为何这般厉害……”

    “韩大师,废话少说,你到底还比不比了?咱们俩同时出招如何?”葛羽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韩大师。

    韩大师哪里还敢跟葛羽比试,葛羽的那七把剑过来,自己肯定只有死路一条,连忙服软道:“不比了不比了……这位高人收了神通吧,我输了……”

    说着,那韩大师连忙收起了自己的折扇,那把梅花组成的小剑重新折返回了他的扇面之中。

    他愣愣的看着葛羽,心中震撼莫名,一开始看到葛羽的时候,他便没有将葛羽放在眼中,以为那何为道的修为在葛羽之上,所以才会三番两次的羞辱于他,众人才会高看自己一眼。

    哪成想,最厉害的人物,竟然是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这一次,自己是彻底的栽了。

    “这位小友,您……您到底是何方神圣啊?”那韩大师一改之前的高傲性格,毕恭毕敬的问道。

    不等葛羽搭话,好不容易平复了气血翻涌的何为道,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韩大师的一侧,指着他道:“瞎了你的狗眼!这位是我茅山内门弟子龙炎真人,师从尘缘师祖,也是贫道的小师叔,他手中的那把茅山七星剑乃是茅山的镇山之宝,你难道不认得吗?”

    “啊!?”那韩大师大惊失色,再次转头看向了葛羽,他手中的那把茅山七星剑,浩然之气雄浑鼓荡,绝对是错不了了,当下二话不说,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着葛羽磕头不止,诚惶诚恐的说道:“弟子斗胆,冒犯了师爷虎威,罪该万死,还请师爷海涵……”

    无论哪一个门派,都是有辈分的,不管是龙虎山还是茅山,这辈分虽然不同,但是大体相近,同为道门中人,共拜三清祖师,祖师爷都是一样的,门派不同,但是修行的道是一样的,平辈论称的话都称呼师兄师弟,而如果对方的辈分高一辈,就要称呼师叔或者师伯,葛羽虽然年纪小,但是辈分太大了,韩大师是龙虎山的外门弟子,道号言明,按照排资论辈,可是比葛羽小了两辈,喊师爷那是肯定的了。

    看到韩大师服软,葛羽也不再多言,直接一抖手,环绕在他头顶上的七把小剑顿时全都收拢了回来,重新缩小,被他放在了腰间。

    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一屋子人全都傻眼了。

    这韩大师可是港岛来的著名风水师,很多港岛富豪家中的座上宾,了不得人物,这会儿竟然跪在葛羽的面前,跟狗一般的低声下气,还称呼他为师爷,这戏剧性的变化,让众人一时间都有些接受不了。

    尤其是凌俊豪,脸色更是数变,没想到葛羽竟然这么大的来头,心中不禁骇然,怪不得陈乐清一家人对这个年轻人都毕恭毕敬,陈乐清为了葛羽,都能将自己亲孙子的腿打断,这也是有道理的。

    现在凌俊豪是暗自后怕啊,当初葛羽在古董拍卖会上得罪了自己,自己最近还想着办法如何整治一下葛羽,将面子给找回来,现在看来,幸亏是没有动手,如果惹怒了这尊大神,自己肯定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而自己的儿子凌云,之前便找人对付过葛羽一顿,回来之后便性情大变,对葛羽赞不绝口,还要拜他为师,凌俊豪也是不易为难,以为自己儿子糊涂了。

    现在看来,如果自己的儿子拜葛羽为师,那还真是天大的美事儿啊。

    陈家的人对于葛羽的手段是见怪不怪了,不过刚才那一团巨大的火球爆裂开来的时候,也是将他们给吓的不轻。

    这已经很好了,当初葛羽在陈家抛出了一张符箓,平地起雷,蓝色的电芒四处流转,挂在房顶上的水晶吊灯都砸落了下来,那场景至今想起,陈家的人还都在后怕。

    “你起来吧。”葛羽收了茅山七星剑之后,看向了韩大师道。

    “弟子不敢,罪该万死,不该在师爷面前大不敬……”韩大师将脑袋埋在双手之间,甚至都开始抖了。

    “起来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道理,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以为自己学了一点儿手段,在港岛那弹丸之地混的风生水起,便可以在华夏的地面上目中无人,手段比你高明的人多的是,比我高明的人也如过江之鲫,人要懂得收敛,才会走的更长远一些。”葛羽沉声道。

    “师爷教训的是,弟子谨遵教诲,以后再也不敢了……”那韩大师毕恭毕敬的说道。

    “好了,你起来吧。”葛羽又道。

    韩大师跪在地上还是不敢起身,的确是被葛羽的手段给吓坏了。

    “师叔让你起来你就起来,趴在地上让人笑话。”一旁的何为道冷哼道。

    此时,那韩大师才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低着头站在一旁,看都不敢再多看葛羽一眼,更不敢坐下,有这样一个高人在此,哪里还有他坐的份儿。

    葛羽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看向了身旁的陈乐清,说道:“我看那个什么蓝山广场的事情,由我师侄何为道和这位港岛的韩大师出面便可解决,咱们回去吧。”

    说着,葛羽起身,便要离开这里。

    “葛大师……等等……别走啊……”凌俊豪连忙追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