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第552章 对着镜子梳头

第552章 对着镜子梳头

    一开始那妹子不收葛羽的钱,葛羽执意要给,那妹子只好收下。

    分别的时候,冷冰心看上去还有些依依不舍,便问了葛羽的手机号码,说等她回到金陵城的时候,一定会将钱还给他的,葛羽挥了挥手说不用,不过那妹子还是将葛羽的手机号码给要了回去。

    送走了冷冰心,黑小色便跟着葛羽出了车站,拍了拍葛羽的肩膀,嘿嘿笑道:“行啊你小子,我就已经够可以的了,你小子比我还狠,处处留情,那妹子肯定是看上你了,哎呀,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你骂谁呢?咱们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杀鸿鸣老儿的时候,顺便将人给救了出来,哪里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怎么知道那妹子看上我了?”葛羽无奈道。

    “黑哥我纵横花丛,识人无数,什么女人没有见过,那妹子一个眼神我就能瞧出来,她肯定是看上你了,你就等着吧,那妹子肯定会再跟你联系的,说不定过几天就上杆子过来以身相许了。”黑小色道。

    “扯淡,你反正是三句话离不开女人,我信了你的邪。”

    葛羽说着,走到了窗口,买了两张回江城市的动车票,直接坐车回去。

    经过昨天晚上一战,他们二人也消耗了不少灵力,一上了车,二人便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用修行来抵消身上的疲乏感,顺便恢复一下灵力。

    到下午一两点钟蛊毒时候,黑小色饿的肚子咕咕叫,便喊醒了葛羽,说买点饭吃。

    两人到了动车餐厅,点了一桌子菜,饭菜肯定不怎么好吃,还特么死贵,两人就吃了几口米饭,凑了一下,顺便喝了两瓶酒,一路吃喝,等天快擦黑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江城市。

    出了车站,不远处的路边上就停着一辆豪车,葛羽一眼就瞅了出来,那车就是陈家的,叫什么劳斯莱斯,整个江城市都找不出三辆这样的车来。

    葛羽招呼着黑小色,朝着那辆劳斯莱斯走了过去。

    车门很快打开,陈泽珊踩着高跟鞋就从车里走了出来,今天显然没有怎么刻意打扮,而且看上去还有些黑眼圈,不过依旧难以遮掩陈泽珊清丽脱俗的气质。

    当陈泽珊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黑小色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那是精芒一闪,闪闪发亮。

    不等葛羽走近,陈泽珊就快步走到了葛羽的身边,一把拉住了葛羽的手,激动的说道:“羽哥,你总算是来了……快跟我回去看看吧,我爸快不行了……”

    “别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慢慢跟我说。”葛羽宽慰道。

    “咱们路上说吧。”陈泽珊说着,就拉着葛羽朝着车子旁走去。

    一旁的黑小色顿时上前,一把拉住了葛羽道:“不是……小羽,这位是谁啊,怎么也不跟我介绍介绍?”

    此时,陈泽珊才注意到了葛羽身边的黑小色,顿时显得有些尴尬,不过还是保持了富家大小姐的风度,冲着黑小色点了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叫陈泽珊,是羽哥的……好朋友,家里出了事情,没有注意到您,实在抱歉。”

    “没事没事……小羽的朋友就是我黑小色的朋友,你好你好,我叫黑小色,嘿嘿……”说着,黑小色就伸出了手去。

    陈泽珊连忙也伸出了手,跟黑小色轻轻一握,旋即分开。

    黑小色本来想多抓一会儿,只是觉得陈泽珊的小手又柔又软,又白又嫩,还没有来得及抓住,陈泽珊就收了回去,顿时让黑小色有些大失所望。

    紧接着,陈泽珊就钻进了车里,葛羽紧跟着也坐上了副驾驶,由陈泽珊开车,直奔陈家的别墅而去。

    在路上,葛羽便问陈泽珊的父亲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么心急火燎的。

    这么一问,陈泽珊就差点儿哭了出来,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事儿都两天了,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可是昨天晚上就越来越不对劲儿,感觉我爸好像是疯了。”

    “疯了?开什么玩笑,前段时间见陈先生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会疯了呢?”葛羽感觉十分意外。

    “我也不知道我爸是冲撞了什么东西,前天晚上回来就有些不太正常,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亮了一晚上灯。半夜的时候,我被吵醒了,听到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唱大戏,我也不知道唱的什么,咿咿呀呀的,根本不是他发出来的声音,我还以为是他在听电视里的老戏,可是我爸从来不听这种戏曲的,于是就去敲门,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只是屋门被反锁了,我没有敲开,然后找刘管家要来了我爸屋子里的钥匙,进去一看,吓了我一个半死,我看到我爸竟然在镜子前面梳头,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我的化妆品,画了一个精致的女妆……”

    葛羽听闻这事儿,觉得有些稀奇,不过也的确是够吓人的,大半夜的不睡觉,在那里唱戏,一个大老爷们还对着镜子梳头……

    “我觉得这肯定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鬼上身了吧?”黑小色在身后道。

    陈泽珊开着车,回头看了一眼黑小色,疑惑道:“黑哥您也懂得这些事情?”

    “那是自然,你羽哥懂的我都懂,他不懂的我也懂,他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孩罢了,哪有你黑哥我的能耐大。”黑小色在后面翘起了二郎腿,一副牛哄哄的模样。

    陈泽珊转头看了一眼葛羽,葛羽点了点头,说道:“黑哥也是道士,不过是武当山的。”

    这话由葛羽说出来,顿时让陈泽珊肃然起敬,她知道葛羽的手段,就连葛羽都承认了黑小色的本事比他大,那手段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羽哥,你说我爸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怎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昨天晚上更厉害了,直接在房间里又打又砸,将一屋子的东西都砸碎了,还大声的骂,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完全跟疯了一个模样,可是天一亮,我爸倒头就睡,怎么也喊不醒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