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第619章 血腥味儿

第619章 血腥味儿

    韩寅一副猪头哥的模样,看着那美女踩着高跟鞋远去,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岂不知那个女人差点儿就要了他的命。

    而这一切,那个酒保也都看在了眼里,忍不住说道:“好像没有偷东西吧,看起来那个女人好像在那位先生的酒里放了一些什么东西。”

    这会儿,那酒保也看了出来,葛羽和黑小色并不是单纯的过来找偷东西的贼,或许就是为了那个女人。

    录像之中,虽然看不太清楚那个女人的长相,但是从身材和举止上来看,必然是一个十分有韵味的女人,而且身材很不错的那种,要不然韩寅也不会被迷得五迷三道,对其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两人看到了这里,便没有再继续往下看的必要了,直接被那酒保给领了出来。

    临走的时候,葛羽还拿出了手机,拍了一张录像上艾米的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大体的轮廓还是有的。

    刚一出门口,黑小色便问那酒保道:“刚才监控里面出现的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那酒保微微一笑,颇有深意的说道:“不太熟。”

    不太熟就说明肯定是认识,但是想要让他说出是什么人来,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黑小色心领神会,很快从身上摸出了一沓子港币,也不知道有多少,都塞到了那酒保的手中,微笑着问道:“这下可以说了吧?”

    那酒保把钱塞到了兜里,顿时笑着说道:“这个女人叫艾米,经常混迹于各大酒吧,有时候呢是当酒托,让客人买很贵的红酒跟她喝,然后再跟酒吧里的人分成,还有就是钓凯子,如果遇到非常有钱的人,出手很大方的话,艾米也会跟他回去过夜,后面的事情,你们懂的……”

    看来这个酒保跟艾米很熟的样子,然后葛羽又问道:“你知道艾米住在什么地方吗?”

    那酒保微微一笑,还是那般颇有深意,这小子的确是很贪财的,问一个问题就要一笔钱,这是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冤大头,肯定是要狠宰一顿的。

    两人也是无奈,葛羽只好从身上又摸出几千港币出来,递给了那酒保,那酒保将钱收了起来,说道:“艾米住在九龙城一带的唐楼区,好像是在新月楼7层,具体哪个房间我不太清楚,之前听她说过一回,她以前也约过我去她家,我一直没时间过去。”

    “具体哪个房间你真不知道吗?”葛羽沉声问道。

    “这个真不是很清楚了,我知道的全都跟你们说了。”那酒保道。

    看来从这里问不出什么来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直接离开了这个酒吧,打了一辆车,直奔九龙城的唐楼去,然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叫做新月楼的地方。

    这个地方是夹杂在富人区与贫民区之间的一处地方,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也不会太差,像是艾米这种游走于法律边缘,骗吃骗喝的女人,自然也不会太穷,而且她本身条件也不错,只要放的开,想在港岛这个地方,住的好一点儿还是很容易的。

    来到了新月楼,他们二人径直坐电梯来到了七楼,一进入走廊,便被走廊里的情景给吓了一跳,这地方还真是乱的可以,走廊里摆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有人直接在走廊里打地铺,各种奇怪的味道儿混杂在一起,熏的人头晕脑胀。

    这地方就算是普通人住的地方了,是正儿八经的楼房,都乱成了这个样子,足以见得那种贫民区是怎样一种存在。

    这个楼房有些类似于老旧的筒子楼,是公寓的那种形式。

    两人沿着走廊往前走,这么晚了,还有很多人没有睡觉,这一路走来,能够看到喝酒的醉汉斜躺在走廊上,醉眼惺忪的看着他们,也有几个穿着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站在走廊里面抽烟,更有一些年迈的老人,就在地上铺了一个毯子便呼呼大睡。

    这走廊很长,房间也十分密集,每一栋楼感觉都要住着上百户人家的样子。

    一间一间的找,显然有些不太现实,在走廊上走了一圈之后,葛羽直接找到了一个在走廊上抽烟的年轻人,穿着花衬衫,脖子上带着金链子,梳着油头,客气的问道:“大哥,找您打听个人。”

    “滚开,没时间。”那年轻人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

    没办法,葛羽还是拿钱开道,摸出了几千港币之后,那年轻人的脸色顿时不一样了,笑着伸出了手,接过了葛羽手中的钱,问道:“兄弟,找什么人啊?”

    葛羽拿出了手机,找到了艾米的那张监控照片,递给了那个人一看,那人只是看了一眼,便道:“这不是艾米吗?怎么,她是不是骗你钱了?”

    没想到他一眼就认出了照片里的人,葛羽和黑小色当即一喜,紧接着葛羽道:“这倒是没有,就是找她有点儿事情。”

    那年轻人不怀好意的一笑,说道:“是不是看上那小骚~货了?只要你有钱,搞定她还不容易,不过这个女人只喜欢钱,我们这样的穷人,她看都不看一眼的。”

    这小子废话真多,黑小色当即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她住在哪?”

    “在那边,0734号房间就是她住的房间。”那年轻人朝着前面的走廊一指。

    葛羽道了声谢,直接跟黑小色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径直到了0734房间的门口。

    黑小色正要敲门,葛羽突然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道:“别动,等等……”

    “怎么了?”黑小色疑惑道。

    “我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儿,从房间里飘了出来。”葛羽道。

    黑小色吸溜了一下鼻子,很快也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儿,惊恐道:“不会人死了吧?”

    “所以,千万别开门,万一人真的死在了屋里,咱们破开了屋门,肯定嫌疑最大,我想办法吧。”葛羽说着,很快动用了茅山分魂术,让自己的一个分魂穿过了厚厚的屋门,直接进了屋子,到了屋里一看,很快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一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