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章节目录 第825章 野人山

章节目录 第825章 野人山

    敲定了这件事情之后,一行四人就跟着梭温朝着村子里走去,然后走进了一个破落院子,院子里面到处都是垃圾,屋子也是破破烂烂,将他们四个人带进去之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梭温给他们几个人倒了一壶水,让他们喝,然后说他去置办东西,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回来,让他们在他家里等着。

    说着,那梭温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这里,看着很开心的样子。

    好家伙,一下就拿了葛羽三千块钱,这小子能不高兴吗。

    等梭温走了之后,黑小色有些不太放心的说道:“这个小子,看着油头巴脑,不知道能不能信得过。”

    “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毕竟之前沙旺上师找他送过补给,我觉得那沙旺上师这么高的修为,看人的眼力应该不会差,此人虽然看起来油滑,但是心术似乎不坏。”黎泽剑幽幽的说道。

    黎泽剑毕竟是老江湖,他闯荡江湖的时候,葛羽还是个小孩子,经验是几个人都不能比的。

    坐在梭温家的这破房子里面,众人四处打量,发现他家里还真是穷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儿也错不了,而且屋子里的摆设也是乱七八糟,显然是没有女人在这个家里操持。

    几个人在屋子里耐心的等了一会儿,一边商议着去野人山的事情。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梭温回到了家里,手里还牵着一头驴,那驴子瘦的皮包骨头。

    一回到这里,梭温便跟众人说可以出发了。

    等到了外面一看,发现那驴子身上还挂了一个破口袋,里面装的都是这次进野人山所需要的东西。

    黑小色问梭温都是带的啥,梭温说都是些路上吃的干粮,还有帐篷和正常的饮用水,带的东西太多,靠人背着走不远,所以就花钱雇了一头驴过来,帮着他们驮着东西。

    如此看来,这小子倒是没有诓骗他们的意思,准备的很充分,让几个人的心都安定了下来。

    都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家伙就马上动身朝着野人山的方向走去了。

    一边走,梭温就跟我们讲起了野人山的事情。

    野人山地区位于缅甸的最北方,是密支那以北尚未被开发的原始森林,再北就是喜马拉雅山。

    由于山大林密,瘴疠横行,山区里面还生活着一些尚处在原始部落时代的野蛮族群,主要是克钦人,还有少数难以确定种族的人群,这些人深居大山,不与现代文明人交往,被当地人称之为野人。

    野人山又名克钦山区、枯门岭、胡康河谷山,位于华夏、阿三国和缅甸的交界处,位于缅甸的最北部,再往北就是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脉,方圆五六百里。

    野人山这个地方原属于华夏滇南省,后来属于缅甸,此地居住的门巴族尚未开化,经常有野人出没,故而被称之为野人山。

    据记载;野人山,缅甸语意为“魔鬼居住的地方。”野人山山峦重叠、林莽如海,树林里沼泽绵延不断、河谷山大林密、豺狼猛兽横行、瘴疠疟疾蔓延,是被认为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

    无论是野人山的蚊虫、毒蛇、瘴气、哪一样都让人防不胜防,每一击都是致命的创伤。

    从每年五月下旬到十月期间,是野人山的雨季,雨季不仅使森林的蚊子和蚂蟥异常活跃,而且还使得各种森林疾病;回归热、疟疾、破伤风、败血病迅速传播,据史料记载,抗日战争时期,华夏远征军96师和22师和第五军军部数万人越过野人山抵达滇西后各部均损失过半,随军撤退的四十多名妇女,生还的只有四个人。

    十万远征军入缅甸作战,在战场上牺牲的约有两万人,却有三万人死在了野人山这处死亡之地。

    即便是居住在缅甸当地的人,对野人山这个地方也是讳莫如深,不敢踏入半步。

    而梭温之所以敢进入这个野人山,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个老猎手,经常进入野人山打猎。

    梭温只有十几岁的时候,就被他父亲带进了野人山,一开始只在野人山的外围转悠,然后带着他不断朝着野人山的腹地深入。

    去的次数多了,就知道哪地方有危险,哪地方安全,所以就能够安全避开。

    尽管如此,每一次梭温进入野人山也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大意。

    因为很多时候,野人山里面的一些情况也会发生变动,说不定以前没有危险的地方,现如今却有了危险。

    跟梭温接触的时间长了,才知道此人十分健谈,一路听他说野人山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倒也不觉得无聊。

    有些事情通过梭温嘴里说出来,还觉得挺刺激,感觉进入这野人山里面跟探险一般。

    不过葛羽他们对于缅甸语只是略通皮毛,有些时候梭温说的话,他们也不是很理解,只能连说带比划,好不容易才能搞明白。

    一行人从下午两三点钟才出发,一直走到了天黑之后,梭温便阻止众人不能再赶路了。

    晚上不能赶路的原因只有一个,便是危险。

    梭温说,一到了晚上,各种毒虫猛兽都会潜伏在茂密的林子里,会将人类当成猎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尤其是缅甸老林子的蛇,大多数都是剧毒之物,被咬上一口,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那些毒蛇大多栖身于林子里的草丛里,晚上看不清楚路径,冷不丁的被咬上一口就完了。

    梭温极力坚持,说什么天黑之后都不赶路,葛羽他们也不强求,直接找了一处空旷的地方,支起了帐篷,打算原地宿营。

    白天的时候,那比苍蝇个头儿还打的蚊子就在几个人身边嗡嗡的飞来飞去,那边有梭温买来的去干蚊蝇的药粉,让他们涂抹在身上,防止蚊虫叮咬,然而这药粉似乎并不是完全管用,冷不丁的被咬上一口,就会肿起婴儿拳头大的一个包,所以众人都将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

    如此晓行夜宿,在梭温的带领之上,他们连着走了两天,避过了很多凶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