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茅山鬼王 > 章节目录 第1264章 我已经当真了

章节目录 第1264章 我已经当真了

    这一巴掌打的狠,秦少君这辈子都没有吃过亏,亏就亏在了眼前这帮人的手中。

    这些人太狠了。

    在港岛,天义和可以说是一手遮天,自己看上的女人,无论怎样都要得到,还没有人敢忤逆他这个天义和龙头的儿子的意思。

    可是去韩寅家抢人的时候,就遇到了剑神黎泽剑,人没有抢成,还挨了他十几个大耳刮子,这还不算,自己的手下十几个人,全都被黎泽剑给挑翻了。

    挨了黎泽剑那十几巴掌之后,秦少君彻底的愤怒了,他简直都不敢相信,在港岛的这块地头上竟然敢有人对他动手。

    于是,秦少君叫来了天义二老,将黎泽剑给活捉了去,想要带回观澜山庄慢慢折磨。

    可是葛羽又来了,这小子更狠,直接带人杀到观澜山庄,由将自己的手臂给砍下来一条,在观澜山庄留下了上百具尸体,救人离去。

    这下好了,在蒲台岛布置下了天罗地网,等着葛羽过来送死……

    尼玛,又来了一票人,加起来总共不到十个,十几分钟光景,便杀的他们天义和人仰马翻,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这些人是魔鬼吗?

    关键是这些人还喜欢打脸,他爹秦二爷都没有打过他一巴掌,这几天却接连挨巴掌,心中那个委屈就甭提了。

    这会儿被人给活捉了,眼前这个叫做吴九阴的家伙,身上的气势骇人,跪在他的身边,秦少君就觉得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沉重的都让他呼吸开始变的困难起来,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秦少君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我爹……我爹是秦二爷,港岛天义和的顶爷……你们不要杀我,你们想要什么,我爹都会给的。”

    “你刚才不是说要杀我们全家吗?”吴九阴的眼神变的愈发的阴冷起来。

    秦少君低着头,已经吓的浑身发抖,跪在那里再也不敢说出一个字来。

    “小子,我平生最讨厌的是别人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因为跟我说这些话的人,坟头草全都长了好几茬了,你要真想杀我全家,那我就只能先杀了你全家,以绝后患。”吴九阴看着秦少君的眼睛,语气冰冷的说道。

    秦少君抬头看了吴九阴一眼,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眼前这个男人的模样,绝对不是在说笑,就凭着他刚才一晃铃铛,就能将五六十具尸体全都变成绿毛僵尸,就足以说明他有这个实力。

    怕了,秦少君是真的怕了,他见过狠人,没有见过这么狠的家伙。

    “我……我不敢……刚才我只是气话,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爹什么都会答应你的。”秦少君小声的说道。

    “可是你说的气话,我已经当真了,你别着急,我很快就会带着你去找你爹,咱们讨要一个说法,如果你爹跟你都是一路货色的话,那对不起,我只能杀了你全家,灭了天义和。”吴九阴的嘴角上挑,冲着秦少君微微一笑。

    这个笑容让秦少君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葛羽看着嚣张跋扈的秦少君被吴九阴收拾的服服帖帖,心中也是佩服不已。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只是用身上的气势,就能将人无情碾压,连挣扎都不想挣扎一下。

    “师爷……救我……”正在葛羽有些发愣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葛羽抬头一看,发现那韩寅还被挂在那颗歪脖子树上,这会儿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就连葛羽都差点儿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听到韩寅的招呼,钟锦亮旋即走了过去,一道剑气斩过,将吊在树上的韩寅给放了下来,顺便将捆在他身上的身子都解开了。

    这小子之前吃了不少苦头,被打的鼻青脸肿,遍体鳞伤,走路都哆嗦,好在命是保住了。

    被钟锦亮搀扶着,那韩寅走到了葛羽的身边,一撇嘴,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说道:“师爷……你明知道这里布置了这么多天义和的高手,为什么还要来啊……这明摆着是送死,即便是你不来,我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怨言的。”

    “你为了我们,遭受了无妄之灾,我不来你只能是死路一条,我怎么能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葛羽沉声道。

    “小羽说的不错,人在江湖,义字当头,为了兄弟,就应该两肋插刀,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来港岛的真正原因,不能看着你小子受难为。”吴九阴笑着看向了葛羽道。

    “你们来的可真及时,差一点儿就被他们给杀了。”葛羽一想起刚才的情况还有些心有余悸。

    这会儿整个蒲台岛之上,差不多都已经尘埃落定,天义和的那些人死的死,逃的逃,看这情况,应该大部分人马都死在了这里,这些天义和的修行者应该是天义和的中坚力量,掌控着整个天义和势力,大部分人应该都是普通人,现在都被他们给杀的差不多了,天义和就是没有了牙齿的狼,也折腾不出什么来了。

    此刻,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吴九阴晃动了一下茅山帝铃,让那些僵尸纷纷倒地,变成了普通的尸体,无数蛊虫爬到了那些尸体上面,将那些尸体快速的分解。

    等地面上的尸体都差不多被蛊虫吞噬干净之后,周一阳又用千年蛊将那些蛊虫全部干掉,一切收拾的妥妥当当,除了迸溅在四处的鲜血之外,整个小岛之上也找不到什么尸体了。

    此时,葛羽看向了赵言归道:“言归兄,你是怎么知道我一个人来蒲台岛的?”

    “小羽啊,你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写在脸上,难道我还看不出来?等你离开之后没多久,我又折返到了韩寅的别墅门口逛了一圈,那时候天义和的人在那里埋伏了你之后,没有将你抓住,人员就全部都撤离了,我也看到了那大门之上写的字,按照你的性格,你肯定会独自来蒲台岛,然后我就加紧联系各方人马,朝着蒲台岛聚集。”赵言归笑着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