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怖 > 送葬禁地 > 第193章 你们不是尸体

第193章 你们不是尸体

    车停下之后,葛正茂立刻对栗旭阳说道“快,别再问其他的了,趁着这个机会,赶紧下车。如果第二十六个人上了,你就真的没有下车的机会了。”

    “第二十六个人?”栗旭阳感到疑惑,自己不就正是第二十六个人吗?难道还有人?

    “这辆车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返人间一次,然后将这些死去的乘客,犹如情景再现一般,在让他们重新下一次车。当然,每个车站的站点,那些死去的尸体依旧会停在那里,直到车从那个车站点经过,那些尸体就会上车。

    等那些尸体来到车上之后,车就会再次驶进阴阳缝中,然后进入地府。这辆车根本就没有目的地,一直都在路上不停的前进着,等到驶进人间的时候。座位的那些尸体,除了我们几个从火车站上车的人之外,其他人就会凭空消失。

    然后这辆车,在根据以前的路经点,再一次把那些人的尸体接上这辆车。这之后,才会驶进地府之内。因为没有灵魂,而那些尸体也都像是着什么记忆一样,都知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等候着这辆车的到来。”葛正茂解释道。

    “这不应该啊!”栗旭阳说道。

    如果真的是按照葛正茂所说的,在这些人因为司机的误打误撞驶进了阴阳缝内,才导致了灵魂(魂魄)被剥夺,那么这些尸体也应该腐烂才对。

    可这些尸体全部都是完好的,没有一点腐烂的迹象。可是没有腐烂的尸体,那车内的腐臭的味道,还有污泥的味道又该作何解释呢?

    难道?应该就是如此了。栗旭阳想到,车内的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本尊,而是三魂七魄中的其中一魂或者一魄。尸体能够长达十年而不腐烂,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做过处理。很显然,人们连这辆车是如何失踪的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给他们的尸体做处理呢?

    车停在那里大概有几分钟了,车门却迟迟都没有打开,也没有“人”上来,车就那样在路边停着。

    其他人栗旭阳无法解释,但葛正茂也许还好解释。他的尸体已经不知所踪,而灵魂也被抽离只剩下了最后的一魂一魄,才有他才有思想,有记忆。可如果这么说,那车内的所有人不都是如此的吗?也都有着自己的思想,有着属于自己的记忆。可他们为什么在自己上来的时候,无动于衷,又假装出一副死人的样子。

    人都是有三魂七魄的,只有三魂七魄都存在,那才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灵魂。但这都是一个总称,其实,男人的灵魂才算三魂七魄,而女人正好是和男人相反的,七魄三魂。

    这也是说,魂为阴,魄为阳。正因为男人灵魂的魄多于魂,所以男人性情阳刚。而女人则是相反的七魄三魂,阴多阳衰,这就导致了女人阴柔的性情。

    你们都会时不时的提及黑白无常,黑白无常从不分离,当然对于人类来讲。他们的使命就是勾人魂魄,这就让人有了猜疑。

    一个鬼魂,为什么要两个人一起前去勾魂?后来有人这样解释道“因为人的魂魄有三魂七魄之分,又有七魄三魂之分,而黑白无常他们负责的勾魂,便是黑无常勾女人魂魄,而白无常则是负责勾男人的魂魄。因为他们无法看生死簿,所以不知道死者是男人还是女人,这才使得黑白无常每次去勾魂都是两个人一起去。

    如果遇到了男人,那么就由白无常来勾魂。如果死者是一个女人的话,那么她的魂魄就由黑无常来锁。

    “小子,你我有缘,我并不想多加害你。你赶紧逃命去吧!某则一旦车辆驶进阴阳缝之中,你便再无逃生的可能,恐怕也会受制牵连,成为我们其中的第二十七个人。”葛正茂做回原来的姿势,然后向栗旭阳说道。

    “我知道,但是...”

    栗旭阳的话还未说完,葛正茂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没时间但是了,你...快走吧!”

    “葛大叔,其实你们不是尸体...”

    “嗯?”葛正茂因为栗旭阳的这句话愣住了,然后问道“这话怎么说?”

    听到葛正茂的问话,栗旭阳这才将自己的推理全部说了出来,告诉了他。

    “嗯,有道理。”葛正茂听完栗旭阳的话后,点了点头,动作很慢,但栗旭阳能看出来他表示同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从你上车的时候,我就发觉你很不一般。按理来说,看到我们一车的死人,你应该害怕,应该惊声尖叫,但你没有。你表现的非常冷静,冷静得太过于反常了。”葛正茂说道。

    他这样猜测,当然有他的道理。但在他的猜测,栗旭阳就算不是风水师,也应该是学术修道之人,否则不可能面对一些死人,保持的那么淡定。换做是普通人,早就发狂了。

    “实不相瞒,大叔,我是送葬人。”栗旭阳回答道,但在说最后三个字-送葬人的时候,故意放慢了一下速度。当然他的意图不是强调送葬人多么厉害,而是想知道他是否知道送葬人的存在。

    “送葬人?”葛正茂重复了一遍,但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又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送葬人,但听字面的意思,应该是吃阴间饭的吧?”

    “对。”

    正在栗旭阳刚刚回答完这句话的时候,车门却打开了。葛正茂见状立刻说道“你快走吧!这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机会,如果再不走,你真的就下不去了。”

    “好。”虽然栗旭阳有些不舍,但他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弄明白,还想要问葛大叔。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如果他再不下车的话,那么他就一直被困死在车里了。

    正在栗旭阳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葛正茂却拦下了他,双手有些发抖的从背囊中拿出了一本有些破烂的书,交给了栗旭阳叮嘱道“这本书是风水秘术,虽然我有两个徒弟,但他们会的只是一些皮毛。并没有学到这本书的内容,我把这本书交给你,也算是了却了我最后的心愿。”

    栗旭阳接过那本《风水秘术》,此刻的他心中心情却无比的复杂。面前的这个老头不过是自己刚刚认识还不到半个小时的人,他就这么就将这本关于看风水的书交于了自己?

    栗旭阳看了看那本书皮都有些泛黄的《风水秘术》,又看了看坐在那里始终都没有移动过座位的葛正茂,然后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好了孩子,赶紧离开吧!”葛正茂虽然不舍,但毕竟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总不能把这个与此事无关的人也给拉扯进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栗旭阳站起身后,便向车门的方向走去。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称呼葛正茂为大叔,能够将自己本门的重要书籍交于自己,这不仅只是对自己的肯定,这还意味着自己成为了他的徒弟。

    想到这里,栗旭阳还真的没有师傅。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王笑开应该算的上是半个师傅。如果不是他自私,也不可能去一直去指引栗旭阳该怎么做,最终却帮栗旭阳成为了送葬人,却也打开了黑暗之门。

    栗旭阳来到车门处,再一次看向了坐在车后的葛正茂,心里默念了一句“师傅”后,正准备跳下车去。却发现正面一个人正在走过来。

    “既然上去了,何必再下来?”那个人看着栗旭阳,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然后将栗旭阳逼进了车内。

    栗旭阳瞪大了眼睛,他无法相信眼前看见的是真的。随着那个人的走上车,车门也随之关了起来,而车内的灯光也在此时黑暗了下去。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之下,栗旭阳早就看清楚了那个人的面貌,那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试想一下,当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你面前跟你说话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样的感觉?那个人是谁?栗旭阳的孪生兄弟?这显然就是在扯淡,既然不是,那怎么他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呢?

    栗旭阳像是照镜子似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依旧保持着微笑的另外一个自己,在车子关好门发动之后,才问道“你是谁?竟然能够模仿出我的样子?”

    “我是你啊!”另外的那个栗旭阳回答道。

    “呵,你是不是想要说,我是你,你是我。我们两个是本体同魂,亦是相生相息?”栗旭阳反问道。

    “我真聪明,回答正确。”另外的栗旭阳回答道。

    “我去你m的。”栗旭阳说完,早就握紧拳头的右手猛然之间变向眼前自己的脸部打去。

    也是在这一瞬间,那个人也学着栗旭阳的动作,朝着的面门打来。但相比之下,虽然另外的那个栗旭阳出拳比栗旭阳慢了0.01秒,但速度却弥补了这个缺陷。

    栗旭阳一看不好,立刻收回手作为防守,在他收回手的同时,对面的栗旭阳也同样把手收了回来,和栗旭阳做着同样的动作。

    这个人是谁?准确来说,这个魂魄到底是什么?不仅能够模仿出自己的样子,就连动作都模仿到了极致,如果眼神不好的话,完全就能够看成是一个人在对着镜子大打出手。

    “你到底是谁?不得不说你模仿的我很像,相似度达到了99.99%的程度,可你依旧无法彻底模仿我。”栗旭阳语气夹杂着杀气问道对面的自己。

    “我是佟乐,一位资深的全能模仿者。”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