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不可能是盗墓贼 > 第22章 坠入地狱

第22章 坠入地狱

    可能是因为两个人比较重,而我又是使劲蹬着崖壁往下滑的缘故,绳子突然晃荡起来。

    猴子在下面大声喊我,说我这么急是快尿裤了还是等着下去娶媳妇儿呢,不怕绳子断了?我们两个加起来可是有三四百斤。

    我骂了他一声乌鸦嘴,便不理他了。我现在浑身紧绷,已经没有精力和他鬼扯,他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我今天可是第一次在绳子上干活。

    我才下了不远,就看到头顶悬崖边上的手电突然晃了晃,然后就直冲着我来了。我立马反应过来,手电被扔了下来。

    紧接着,悬崖上出现了一个黑影,好像是刚才被我踢了一脚的那个玩意儿。只听见猴子在下面大喊了一声“卧槽”,我就感觉着手上的绳子往下一坠,然后我便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往崖底落去。

    他妈的,上边的玩意儿把咱们的绳子弄断了。

    在往下坠的这短短的时间里,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多东西,我赵小楼今天命肯定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从几十米高的悬崖上掉下去可不是说着玩的,我肯定会摔个稀巴烂,脑浆说不定还会飞得到处都是,简直就是死无全尸的最好写照,不过还好,没人能看到我这稀巴烂的尸体。

    没想到我会这样死,我才二十出头的年龄,甚至还不知道人生到底是什么。我死了也就算了,还连累了猴子。到时候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两个人死在这里了,我们的尸体只能在这里静静的腐烂,然后成为孤魂野鬼中的一员,在没有月亮的晚上,鬼魂踩着崖壁上的树根攀爬出去吓人……

    一想到树根,我立马就清醒了,脑子里那些乱哄哄的东西马上不见了,我明白我死不了了。我在下坠的过程中用手胡乱的抓着,还真让我抓住了一根垂下来的树根,但是因为下落的速度太快,我手里拉着树根还在一直往下坠。

    我感觉到手心好像被树根凸起的地方划开了,剧痛让我差点放开了双手,但是我明白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松手。

    我忍住剧痛死死抓住树根,就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几秒钟之后,我感觉到我手里一空,树根到这里已经没有了。

    我只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然后做了一个标准的自由落体,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好像是听到猴子在叫我的名字,然后在叽里咕噜的说些什么。眼前有光影在闪动,我很努力去听去看,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清。

    我只感觉到困,感到眼皮很沉重,浑身上下瘫软无力,而且还觉得很渴,喉咙里快冒烟了。又困得像几百年没有睡过觉一样,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想管,我只想睡觉,如果能让我大口大口的喝上一瓶冰可乐再睡,那就更好了。

    我闭上了眼睛,仿佛一下子就沉入了睡眠之中。

    ……

    我先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不见了,好像只剩一个头飘荡在空中。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光,也没有任何声音,仿佛也没有一点点温度。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慢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我明白自己正躺在坚硬冰凉的地上,身体依旧是木木的。我在哪里?我怎么了?我一概不知,好像记忆突然被人掐断了一般。

    但是知觉在一点一点回到我身上。我的头开始疼得要命,像是被谁敲了一闷棍又拉了一刀在头皮上,嘴里是腥咸的铁锈的味道,鼻子也有点堵住,好像有干涸的血液凝固在鼻孔里。我吐血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而且疼痛的感受也不相同,有刺痛,也有钝重的疼痛感,有些地方甚至发痒,发干,像在裂开。

    我尝试动了动身体,可以动,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做一个很轻微的动作,并且一动全身就会钻心的疼,仿佛世界上所有的针都扎在我身上。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一动不动的又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之前发生的事情才一点一点回到我脑子里:爷爷跟着一群陌生人去了一个古墓之中,但是却没能够活着回到家里。他在临终前交给我一个黑色的纺锤状的石头,让我好好保管。爷爷死后我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奇怪的图案,并且疼痛难忍,有时候还会从图案里渗出脓血来。但是我去医院检查,却没有检查出任何毛病。后来一个道人告诉我,这是一种诅咒。我如果想要活下去,想要破解这个秘密,就必须回到爷爷之前去的古墓里。我的好朋友刘创业——我叫他猴子,因为他又瘦又高——跟我一起来到古墓,想要帮助我揭开谜底。我们在古墓之中遇到了一群怪物,对我们穷追不舍。我们东躲西藏,想要摆脱这群怪物,但是在从悬崖上往下爬的时候,被怪物弄断了绳索,所以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我躺在地上,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回忆了一遍,可是这些东西怎么仿佛离我很遥远,我感觉我自己是另一个人,但是我的记忆回来了,我是赵小楼。

    我确定了自己现在应该就在墓穴之中的崖底,而我应该是因为摔下来所以才躺在了这里。

    但是为什么四周都没有声音?猴子呢?摔死了吗?那么那群东西应该早就来到崖底对我们发起进攻了才对。但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怕人,好像什么都没有一般,好像在虚空中一般。

    我不由得恐惧起来。在一个这样安静有漆黑的环境中,心理再强大的人也会崩溃。

    我大声喊着猴子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回答我,我的肺扯得生疼,我的声音也像被这黑色吞噬了一般,好像没有传出去多远就消失了。

    一个念头突然从我脑中升起:难道我已经死了?

    看来我现在待的这个地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地狱了,什么都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安静。原来这就是死亡,而地狱居然是黑暗和安静。

    猴子不在这里的原因,应该是他没有死。对的,我从崖上摔下来的时候,猴子已经快到底了,即使他那时候从绳子上掉下去,应该也不会受什么伤,顶多会有一点皮外伤。猴子没有死,所以我不可能在这里见到他。

    既然这里是地狱,我也已经死了,那么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惧怕的了。反正我自己也是鬼了。

    我忍住剧痛坐了起来,想四处走走,就算这里是地狱我也要先了解一下环境才是,反正不管这里有什么,我总不能再死一次吧?不知道鬼会不会死?

    父母师长,六亲眷属,历代先亡,同登彼岸。

    5.12。十年。我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在地震中哭泣奔跑的女孩了。

    我会用自己全身力气,回报曾经伸出援手的人,回报这个一直爱着我的国家。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