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不可能是盗墓贼 > 第284章 会师洞底

第284章 会师洞底

    上面立马就改了口。

    “哎呀呀,小师叔,大师伯,是你们啊?太好了。知秋都以为你们把我们丢下不管了呢。我就说,知秋啊,大师伯可不是那样的人……”

    “行了,别说了。”我说,“大家都还好吧?”

    我才不愿意听张真人说这种话,要是怀疑我们丢下他们,这种事情也肯定是张真人怀疑,他却把事情安在叶知秋身上。肯定是知道我们对一个女孩也不能有什么看法。

    老狐狸!心眼儿比藕还多。

    “我和庄周都没事,知秋腿都吓软了。”张真人道。

    张真人的话刚落音,就听到叶知秋道:“我的腿才没软,我好着呢!”

    张真人又继续道:“冷雨情况不太好,不过人是清醒的,我现在背着他呢。”

    我和猴子都吃了一惊。我们从上面下来,两个人就背着自己的背包也已经很困难了,走得心惊胆战的,张真人居然还背着一个大活人,真是不可思议。

    “需要帮忙吗?”猴子问,“你们的绳结怎么打的?安不安全?”

    “不就是照着大师伯留下的绳子打的吗。麻烦是麻烦,不过挺节约绳子的。”张真人道,“不用你们帮忙了,你们在下面等着吧。”

    我没想到,这个绳结张真人他们也会打,倒是让我觉得挺无地自容的。

    不过后来才知道,这都是在张真人背上迷迷糊糊的冷雨教的,他一看到我们留下来的绳子,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一路上虽说他被张真人背着,却时时刻刻都不敢放松,一直提醒着大家小心,教大家怎么扣安全绳,怎么打绳结。

    我和猴子在下面等了一会儿,张真人又在上面喊,说不知道离这下面还有多远,下面都是雾,看不清。

    我说等你们进了雾里,高度就差不多可以顺着绳子滑下来了,不用再辛辛苦苦的走石阶了。

    果然没过多久,上面就喊着进了雾里了。我和猴子立刻站到绳子边上去,等着上面的人下来。

    先下来的是庄周,他大概是充当了探路的人。一下来看见我和猴子站在旁边,就涕泗横流的,说差点就没命了。从上面下来他们花了快三个小时。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从我和猴子离开到现在,已经接近五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我和猴子刚刚从上面下来,他们就走上了石阶,不过当时我们为了摆脱那些虫子,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已经开始朝这下面进发了。

    看来他们并没有昏迷很久,这么快就能追上来。

    接下来从绳子上滑下来的是叶知秋,她一下来就脚下一软,差点摔到了。猴子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她红着脸躲开了,低声对猴子说了句谢谢。

    “大家躲开点,我要下来了!”

    正当猴子还沉溺在叶知秋没来由的温柔当中,张真人突然在上面大喊起来。

    “你先把冷雨弄下来。”我说,“我在下面接着他。”

    “不用。”张真人回答,“我背着他下来。”

    “你背着他不安全,一个一个来。”猴子说,“不然你要是不小心松了手,你们两个都得完!”

    “肯定没事。”张真人说着,已经在开始顺着绳子往下滑。

    我和猴子都紧张的站在旁边,生怕张真人手下一个没抓稳,从绳子上掉下来。反观庄周和叶知秋,两人好像对张真人非常放心,对他们来说,张真人确实算是比较厉害了。

    实际上我心里也对张真人有点佩服,这么高这么陡的石阶,他到底是怎么背着冷雨一步步走下来的?

    这可不是三两分钟的事情,他们从上面下来起码花了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到底是怎样的毅力才能做到。而且张真人失去了一边的耳朵,已经失血过多了。

    正当我脑子里乱想的时候,上面一个黑影突然滑了下来,落在了我和猴子面前。紧接着张真人那张标志的性的奸笑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大师伯,嘿嘿嘿……”

    我一看,张真人竟然把冷雨五花大绑在他背上,手是手脚是脚的,分开绑着,跟他的身体贴合的很亲密。

    我连忙上去接住了冷雨,让猴子把绳子给解开。

    饶是一个打绳结的高手,也弄了半天才把冷雨放了下来。

    “你厉害了啊!”猴子破天荒的给张真人竖了个大拇指,张真人只是喘了两口粗气,问有没有水喝,他渴得很。

    “这下面都是水。”猴子指了指我们脚下缓缓流动的水。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井里喷涌而出的水流已经变小了,所以这边的水量也变小了。跟间歇泉似的。

    张真人看了看地上的水,好像真的有要弯腰去装点起来喝的趋势,我连忙把我的水壶给了他。

    “你们都没水了吗?”我问。

    大家一致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被猴子扶住的冷雨,他的嘴都干的结了痂。

    “快,我们先给冷雨治伤。”我说,“水的事情我马上想办法解决。”

    说着,我和猴子就把冷雨抬着往水道那边走,张真人他们几个疑惑的跟在我身后。

    “找到解药了?”叶知秋追上来问我。

    “没有,不过有个比解药更灵的东西。”我说,“猴子,你把帽子脱下来给知秋看看。”

    猴子笑呵呵的让叶知秋把他帽子脱了下来。

    “哎呀,你这头发哪儿去了?”叶知秋惊讶的问。

    我这才想起来,叶知秋根本不知道猴子头上受了伤的事,猴子受伤的时候,她都已经昏迷了。

    我立刻就把他们昏迷过去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包括我之前怎么搬运他们到那个玉洞里,又怎么给他们查看伤口,然后带着猴子下来这里,找到能够治疗伤口的间歇泉。

    我以为说完了他们会对我感激涕零,没想到叶知秋却突然道:“大师伯,你检查过我身上有没有伤口?”

    我点点头道:“当然检查过了,每个人都检查过。”

    “我可是个大姑娘!”叶知秋气鼓鼓的说,我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在我心里就是个小屁孩。”我说,“再说了,我又没脱你的衣服检查,我就是看看衣服破了没,不就知道有没有被那些鸟袭击了。”

    叶知秋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点了点头,道:“谢谢大师伯了。”

    “我还说我的好心换了白眼狼的鄙视呢。”

    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轻松不少。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