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恐怖 > 摆渡人之阴间特使 > 第440章 鸢花化蝶

第440章 鸢花化蝶

    在毛家所有人指指点点的唾骂中,少年牵起小女孩的手,扶起妇人慢慢朝着毛家大院外走出。

    “俊锋,俊锋……!”老人不断地叫着少年的名字,但是因为咳喘十分严重,差点喘不过气。

    “爹,你别动怒。”毛士轩拉着老人。

    走出门外,少年身形微微停顿,背对着毛家大门,心中沉吟:“爷爷,您保重。”

    ……

    正值那年秋风凉。

    废宅庭院,一切萧瑟。

    女孩儿啼哭,少年抓狂地敲打着地面,身前妇人脸色惨白,静静地躺在地上,没了生命气息。

    “妈!!”

    “啊!!!”少年抓狂,疯狂地敲击地面,拳头在狠狠地敲击中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本就一直体弱多病的妇人,郁郁而终:

    “锋儿,你要答应妈妈一件事。”

    “妈,您别说话,什么事我都答应您,我扶您起来,带你去看医生!”

    妇人摇摇头,“你先答应妈妈。”

    少年拗不过妇人,满口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您说什么我都答应!”

    “拉钩!”

    拉完钩,妇人淡然一笑。

    “锋儿,你要答应妈妈,别记恨你父亲,也别找任何人报仇,这一切,都是妈妈的劫数。”

    这是妇人临终前最后的话。

    少年疯狂地嘶吼,目眦欲裂,“毛家,毛家!!”

    ……

    “妈,您说您喜欢大海,喜欢自由,我没能来得及带您环游世界,对不起。”少年木然轻喃。

    迎着大海,轻然挥洒。

    他将妹妹,送回了毛家,送回了那个不知不觉间变得恨之入骨的毛家。

    “爷爷年龄大了,你要代替哥哥,好好照顾他,好吗?”少年爱抚地摸着小女孩的小脑袋,女孩抽泣着,却坚强地没有哭出声。

    “我答应哥哥。”她保证道。

    少年一笑,不舍间,敲响了那道门,随即不再停留,转身,没入了那黑夜之中。

    “毛家,我毛俊锋,从此与你,再无瓜葛!!”低沉而压抑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转瞬,那黑影消失不见。

    ……

    夜空下的蓝蝶海,那般的空旷,蓝蝴蝶开的那般灿烂,在海风中摇曳。

    向往自由的海域,美丽得总让人陶醉。

    微风拂面,毛俊锋一路走来,未曾停步。

    他木然地走入海中,当海水没过他的脚踝之时,他这才停下了脚步。

    漠然地张望四周,伸开手,抬起头,缓缓闭上了眼睛,在感受风的同时,在寻找一种味道。

    “妈,我又来看您了。”他喃喃出声,感受风的存在,听风细语。

    “时间,过得还真快。”

    “一晃,已经十年了。”

    “您有多久没有出现在我梦里了?”

    “锋儿,已经快要,忘记您的模样了。”

    心中低吟之间,他朝着身后倒了下去,倒入了这冰冷的海水之中,任由海水拂面洗礼,那种微风下的浪涛轻拍在脸颊,好似母亲的手,在轻抚。

    “爷爷,他老人家走了。”

    “呵呵。”他嘴角掀起一抹自嘲,闭着的眼眸中,一丝酸涩的泪水,终是在这一刻奔涌,转瞬又融入了海水之中。

    “呵呵。”那压抑的啼哭声,在这一刻慢慢响起,不久后,肆无忌惮的响彻。泪水冲刷着他的脸颊,比那海水还要咸,让人感觉无比的苦涩。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您走后,我很想他。”

    “可我恨毛家,恨那个害死您的毛家!”

    “我答应过你,不找他们报仇,可是我无法做到,和他们共处一个屋檐。”

    “没有您的日子,我很想他。”

    “偷偷地看着他一天天的老去,我的心,莫名的很痛。”

    “那个陪伴我十几年,教会我一切,伴我度过整个童年的可爱老头……”

    “我以为,他会活很久,他那么强大,可是,他为什么会败给岁月!”他的鼻息越来越重,声音在压抑中慢慢变大。

    “我知道他很想我,无时无刻不在找我,可是,妈,您知道的,您知道我的性格,我回不去,我回不去了……”

    “那个老头死了,他死了,他真的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

    “他为什么不等我!他为什么不等我!!”

    “他不是说过,会等我回去的吗?!”

    “毛布衣!”他低吼着喊出了那个名字!

    “你算个什么英雄!”

    “你不是说过,等我回去接管毛家的吗?!”

    “你个骗子,你个骗子!”低吼的咆哮,在海平面越来越响,“你的承诺呢,你说过的话,为什么没有实现,你为什么不给我时间!”

    “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这一刻,毛俊锋“哗”然哭成了泪人:

    “俊锋,爷爷穿这件衣服好看不?”“好看,爷爷穿啥都好看!”“真的?最近好像吃得有点多,肚子有点大,这衣服合身倒是合身,就是怕给撑开了。”

    “俊锋,爷爷脖子有点酸,你下来走会儿呗。”

    “不下,爷爷你快点儿,上学要迟到了,别的小朋友早就到学校了。”

    “行行行,爷爷这就加速。”

    “俊锋……”

    “俊锋……”

    “俊锋……”

    那被尘封的记忆,仿若时隔千年,被揭开了封印,在这一刻奔涌,充斥脑海,一声声,一句句,每一个老头的画面,每一个老头的笑容,那曾相处的每一段好时光,就像铁拳一般,狠狠砸在毛俊锋的心上。

    那是他此生,最无忧无虑,最快乐的时光,可是,那时光永远地停留在了记忆里,这记忆,甚至越来越模糊。

    “啊!!”

    他嘶吼着,对着蓝蝶海嘶吼。

    悲咽的声音,久久不散。

    谭秀秀靠在石块背后,泪水哭花了淡妆:这,就是你倾诉的地方么。

    她沉吸一口气,将自己内心的情绪平复,慢慢踱步,走进了那海水之中……

    ……

    时间就在这里尽情流逝。

    不知过去了多久。

    那海水中的哭泣声渐渐散去。

    可能是嗓子哑了,也或许是泪干了,也或许麻木了……

    毛俊锋从水面坐起身来。

    他漠然中带着一丝迷茫,茫然地望着海平面。

    “这是,阿姨向往的地方吗?”谭秀秀喃声问。

    “恩。”毛俊锋轻声回答,声音再不似以往那般冷漠。

    “这里很美,阿姨在这个地方,会开心的。”她声音有点拘谨,对于眼前这个相处了近十年的男人,今天似乎有了重新的认识。

    “恩。”毛俊锋依旧应了一个字。

    清风吹拂,摇曳着蓝蝶花,湛蓝的花瓣在此间随风而起,像是一只获得自由的蝴蝶,飞向它想去的地方。

    两人静静地望着那飘拂的蓝蝶花,别有心绪在心头。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