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摆渡人之阴间特使 > 第7090章 鬼王至

第7090章 鬼王至

    “铿!”

    薇怒而不言,九曲寒光瞬间朝着谷隆斩了过去。

    滔天的冥气之中,杨睿被大手碾压着,身体几乎要彻底崩溃,冥君鬼煞冷笑连连,“几年前,我等六人镇压了你爷爷,没想到今天还要我来杀你这毛头小子,啧啧,实在可惜,你是一个不错的苗子,可惜投错了胎。”

    大手的力度越来越大,杨睿的骨骼仿佛都要崩断一般,全身根本无法呼吸,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他竟是连反抗都做不到。

    八品与七品之间,虽然只差一品,但实力却差出太多太多!

    一把黑色的刀刃破开了黑暗的虚空,将这碾压着杨睿的大手突然斩断,杨睿只感觉身体一轻,被什么东西扯进了虚空裂缝中,当再次出现时,他已经出现在了冥气包裹的空间之外。

    “堂堂冥君,对一个小辈出手,还真是舍得下这张老脸!”一丝清冷的声音传来,虚空一动,走出一道曼妙的黑影。

    杨睿见状,顿时大喜。

    鬼刀横跨在虚空之中,将这片虚空分隔成了两块。

    “鬼王!”

    望着曼妙的黑影,虚空之外,所有人皆是再度震惊。

    “鬼王竟然来救他,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面子?!”

    冥君鬼煞脸色顿时难看不少。

    “我道是谁,原来是鬼王,你不好好办差,跑到这里来作甚?”

    “你这话说得很无知,他乃阳间摆渡人,同时也是阎王麾下亲派特使,早已签订了一纸契约。”话音间,一张有着杨睿血印的契约出现在她手中,随即丢向了冥君鬼煞,“所以,他乃是阎王的人,而你却企图斩杀阎王麾下特使,这可不是小罪!”

    “他是吾王要杀的人,即便是阎王阁下,最好也不要插手得好。”冥君冷声道。

    “他犯了什么罪,天幽王要杀他?若真有其事,何须天幽王动手,我等自会解决!”

    “得罪天幽王便是死罪!”

    “呵呵呵呵。”杨睿抹了一把嘴口的血渍,“我是睡了天幽王他老婆还是糟蹋了他女儿?怎么就得罪他了?”

    鬼王闻言,瞪了杨睿一眼。

    此时此刻还能如此嚣张的,在这整个冥界也都少见。

    “他杀了我等五大世家入幻境迷渊中历练的所有人!这一条,还不够吗?”杨隆庆厉声道。

    “幻境迷渊中,生死有命,话虽如此,但身为特使如果真这么做了,理当受到惩罚。”鬼王的眼瞳中掠过一抹煞气,看向杨睿。

    杨睿闻言,转念猛地摇头,“我刚刚进入幻境迷渊的时候,对付一个七品都难,五大世家的青年才俊还有长老,我哪能应付得了?看到他们我跑还来不及,杀他们?怎么可能,倒是被他们追杀过几次,他们的死,可与我无关!”

    “在幻境迷渊中,许多王者级别的存在苏醒,猎杀我等修士,以我等精血为食,五大世家的弟子乃是被他们所猎杀,怎么成我杀的了?”杨睿睁着眼睛说着瞎话。

    “姓杨的,莫要狡辩,在场的谁不知你杀了五大世家的人,田如令为了给五家报仇,也重伤在你手中,冥君你还愣着做什么?”谷隆厉声道,鬼王的出现让他有些恐慌,杨睿这种家伙,他绝不想看到他再逃过一劫,杨睿的存在,对于他而言是一种耻辱,只要他活着一天,他便心神不定!

    “鬼王,你可听清了?确定还要插手此事?”冥君鬼煞冷冷地望着前方。

    “呵呵,有趣,田如令此流与五大世家的弟子们同流合污,幻境迷渊一行,坑杀了多少修行者,一路行来,数以万计的同辈修行者,最终却只有寥寥数十只队伍活着出来,所有人都遭遇了迷渊中那些家伙的猎杀,用我等精血铸就他们的血躯!”

    “而唯独只有东陵等一些归附于天幽王与地幽王统治的家伙存活了下来,甚至没有遭到半点猎杀!”

    “在我等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时,乃是杨兄不惧生死,以德报怨将我等救了出来,强势扫出一条血路,让我等得以存活!”

    “鬼王大人与冥君大人可勿要听信他人谗言,冤枉了好人啊!”虚空边沿,走出一名青年,七品巅峰的实力,面色有些发白,能够在面对将级存在站出来对抗谷隆,替杨睿说话,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请二位大人明鉴,莫要冤枉了好人,特使所作所为,乃我辈之楷模,理当被称颂!”

    就在这时,青年身后,又走出了一群人,有人带头,自然有人跟随响应,这些都是曾经受过杨睿与老头搭救之人,对他们心怀感激。

    不时之间,这片空间陆陆续续有着人走出,替杨睿说话。

    看到这里,杨睿心中十分安慰,总算这些家伙没有白救。

    冥君鬼煞见状,脸色并不太好看。

    鬼王则是淡淡道,“冥君,你可听清了?”同样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了冥君鬼煞。

    “你们这是在找死吗?竟敢与此獠同流合污!”谷隆冲着一众人怒吼,杀气满天,杨睿大步一踏挡在了他的前方。

    “天幽王的儿子就是厉害,父亲想要一手遮天,儿子也狂妄嚣张,怎么,说个实话,你难道还想杀人灭口?”冷冷地质问声,顿时让得那一众替杨睿说话的修士们胆量大出不少,至少他们知道杨睿在护着他们。

    “他杀了我等子嗣,不会有假,也曾杀过我杨家诸多侍卫,理当处死!”杨隆庆低吼道,杀气腾腾。

    “我何家子嗣不能白死,况且这家伙还杀了我父亲,夺走了云罗戒,那里面有他一生杰作!这个仇,我何家不得不报!”

    冰冷的声音下,抑制不住的是何承志满腔的杀意。

    杨睿望着那张愤怒的嘴脸,满是不屑与恶心。

    “何宗主这张真皮面具买成多少钱?不了解你的,还真以为我杀了何青苍,你扪心自问一下,何青苍是怎么死的?”杨睿的嘴角扬起一抹讥讽。

    何承志脸色顿时变幻不少。

    “承志,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何青松看向何承志。

    “大伯,休要听这家伙胡言,这家伙奸诈狡猾得很!”

    杨睿手中捏着一张底牌,但是当下的局面他还不打算将这张底牌亮开,在这里亮出底牌,没有什么意义。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