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小城车站 > 第59章 邮寄

第59章 邮寄

    我刚走上楼梯,还没来到二楼,穿着工作服的快递小哥就先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实在对不起。”

    总结般的说完后,他压低帽檐,向着身后呆在当场的老秦和王大爷愧疚的欠了欠身子,就向楼下走,低着头看脚下阶梯的时候。正碰到我堵在楼梯中间,抬头看着我。

    “怎么了?”

    我硕大的身躯挡在正中央,没给他腾位置,先瞧了他一眼,又抬头向楼上的一脸无奈的老秦和抱着装满了月饼的纸箱的王大爷询问道。

    老秦摇了摇头:“不运(yun)……”

    “啥?”

    “月饼——不让运。”老秦补充道——就不能直接说完嘛?

    “为啥?”我一脸不可置信,疑惑地问着面前的小哥,“月饼有什么不能运的?快递还有这规定?”

    “不是我们的规定,”眼见我这座“大山”堵在面前也没办法走出去,小哥只好耐心地解释道,“要是不出国还好说,别的国家有各种各样的禁令,不是你想邮什么都可以的……”

    “就几块月饼能犯什么法——还能在里面藏毒不成?”,我有些愤懑的说道,“再说也不送到什么限制多的地方,自由民主的美国都不行?”

    “这和自由民主没什么关系吧?”小哥被我逗乐了,整了整帽檐,“虽然没有明确禁止,但是有蛋黄和肉类的月饼都严禁入境”

    “那行啊,咱们的也没那么多样,都是五仁的;也没有蛋黄也没有肉!”没想到吃腻了的五仁月饼还立了功……

    “那也不行——面里有鸡蛋,”在楼上的老秦叹了口气,“能想到的我们都试过了,确实没办法……”

    “真不好意思——我今天已经晚了好长时间了,还要去下一站送货——麻烦……”小哥看着手表说完,瞟了我一眼,本来就没什么道理阻挡别人,我也只好侧身让开,有些气馁的看着他的背影。

    快不下楼的面善小哥似乎有些内疚,冲着楼上的我们安慰道:“其实就算可以邮过去,也不能保证需要多久才能送到;店里卖的有添加剂和真空包装还能经得住,咱们家里自己包的可放不住,送到了估计也不能吃了——虽然不知道王叔的儿子住哪,但是美国那边华人多,中秋节吃几块月饼还是没问题的……”

    “……是啊,谢谢你啊!——我们还真没想到……”

    不想反驳,伤了人家一片好心,我感激的冲他点点头,摆摆手目送这位善良的小哥离开车站。不多时外面站台传来货车发动的声音,缓缓驶离了车站。

    我有些颓然地轻轻靠在身后晃动的古旧楼梯的栏杆上,看着二楼办公室,王大爷紧紧抱着月饼,蹲在门口,老秦也只得哈着腰,伸出右手轻轻放在王大爷微微颤抖的身上,不断的叹息;我仰起头,望着车站高高的天花板,因为无法受到阳光的照射,再加上外界阴雨和寒雪的摧残,上面布满的霉菌和污渍连成一大片,几乎把整座车站都笼罩在阴冷之中……

    老秦还在安慰着王大爷,我也没过去烦扰,就下楼帮张姨张叔收拾货物。

    两人已经搬得差不多了,站台上还剩两个最大的袋子,我走到其中一个看起来满满登登的袋子面前,正想伸手拎起来,突然发现上面袋子开口的地方,装着一个和里面货物格格不入,包装精美的纸箱子。

    “这是什么?”

    我念叨着挑了出来——居然是份快递,上面还写满了英文!

    “怎么了?拿不动了?”

    出来接应我的张叔见我傻站在袋子面前,以为我累了,关切地问道。

    “张叔!”我紧握着手里的包裹,激动得向后转了个圈,对这张叔大喊,“这是什么?”

    “那个袋子不都是毛巾吗?老伴,你过来一下!”

    “不用了!”

    急不可待的我飞速跑进了车站,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瞬间爬上了二楼,来到了王大爷和老秦的面前,兴奋地喘息着。

    “怎么了?”

    还沉浸在悲伤中的两人抬头看着我,满脸迷茫;我也没说话,笑嘻嘻地用力举起了手里的纸箱,里面传来了“哗啦”一声巨响。

    “你下手轻点”,老秦皱着眉数落我道,“是什么啊?”——说着伸出右手,就要接过去。

    “跟你没关系!”我兴致满满得做了个鬼脸,把老秦吓得缩回了手。

    喝退老秦后,我把箱子直接递给了如坠五里雾中,被我吓到的王大爷。

    王大爷打量着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没敢伸手,当已经恍然大悟的老秦,和闻讯赶来,看到了箱子上英文地址的张叔张姨都喜形于色的示意他接过去之后,他这才放下心来,将一直抱在怀里的月饼盒教给了老秦,双手接过了这个比月饼盒要小上不少的包裹——收件人是我们车站,而寄件人上赫然印着他儿子的地址与电话!

    “这小子行啊,还知道过节了给家里的老爹送点东西!”张叔有些欣慰的说道。

    “是啊,”抱着张叔肩膀的张姨也有些激动,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要是人也能回来就好了……”

    “打开看看啊!”老秦大声笑道,“怎么还不动弹了?”

    王大爷接过去之后,貌似云淡风轻的样子,没什么反应;但是仔细一看,老人家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动不动地看着手里的包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敢轻举妄动,害怕破坏了现在的一切。

    “王大爷?”

    “王哥?”

    ……

    在我们的多次呼喊后,王大爷这才回过神,晃了下身子,看着我们眨眨眼,确认自己没有做梦。

    “怎么了?又不是没给你送过东西——怎么今天反应这么大?”

    “还不是这两天受的打击太大了,一时半会适应不过来……”

    “王大爷,您没事吧?”

    王大爷摇了摇头,定下心神,接过了老秦递给他的剪刀,裁开了手里严实的包裹,露出了里面一个四四方方的精致的黑盒子——上面又是一堆英文。

    “这是什么?”

    “手机?”

    “不会是平板吧?”

    王大爷抱着盒子进了办公室,我们也随之蜂拥而入,围住了王大爷;老人家郑重地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缓缓打开了盖子:里面一左一右分成了两块一般大小的区域,一边看起来像是电池和充电器,另一边则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圆柱形金属,上面还有几个按钮……

    “这不就是手电吗?”最先沉不住气的张叔失望的说道,被旁边的张姨杵了一下侧肋——“别乱说话!”

    “张叔说的确实有点道理,”我沉吟了一下,也忍不住的说道,“确实看上去,挺像‘家用电器’的……”

    “不能吧,费了这么大劲,包装的这么好,还特意在中秋节大老远从美国送来——就是个手电?”

    “可能是觉得小城太黑暗了?怕王大爷晚上出门找不到路?”

    “那非得从美国寄来干吗?上网上直接买不就好了?”

    “也许美国的做工比较好?”

    “美国货不也净是made in china吗?能有什么区别?”

    “‘灯塔国’嘛,肯定要亮一些吧……”

    “我们的版图还是‘火炬’呢,也不差呀!”

    ……

    我们还在扯皮的时候,王大爷将“手电”拿了出来,放到眼睛前面,仔细翻转着察看了起来。

    “都是外国字,能看懂吗?”

    “王哥可是大学高材生,几个洋文还看不明白?”

    王大爷观察了一会后,镇定自若得把“手电”放了回去。

    “看懂了吗?”

    王大爷淡淡地做了几个手势——没戴眼镜,看不清……

    “……算了,我还是自己看吧!”

    老秦从盒子里拿出了看起来是说明书一样的小册子,囫囵地翻看了一遍后,递给了我。

    “怎么?看不懂了?”我忍住内心的喜悦,尽量平静地说道,却掩饰不住嘴角的微翘。

    “你自己看吧……”老秦有些遗憾的低下头——原来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我正幸灾乐祸的时候,身后靠过来的张叔看着我手里的东西,放声大笑了起来。

    “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英语真简单——我也能看懂!”

    说什么呢?

    我低下头,仔细观瞧,这才发现,封面上看似杂乱无章的英文,居然都是汉语拼音,组成了三个中文“电子喉”而且角落里居然还写着“made in china”……

    电子喉:顾名思义就是利用电子设备将声带的传导转化成声音。就有点像电影里演的,一些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说话的人,拿着这种机器,放到自己的喉咙上,利用声带振动,做到发声与对话——我还一直以为只有电视里才能看到,原来现实里真的存在啊……

    我还在翻看说明书的时候,老秦已经开始指导王大爷操作了;张叔张姨也推开了我,上前在一旁跟着比划了起来,好像大家都很明白的样子……

    切,都是些不懂装懂、瞎凑热闹的人,张姨张叔年纪比较大,对高科技没什么研究就不说了;你老秦就仗着看了几秒钟说明书就把自己当专家了?等我看明白了之后,就去打你的脸!

    “啊……”——一声充满了机械感的电子音从王大爷手中的机器传来,充满了“赛博朋克”的感觉。

    不会吧,还真搞明白了?

    “厉害呀!”

    “我去真的可以啊!”

    张姨和张叔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王大爷有不可置信的看着握在手里的小玩意。

    “再试试!”张姨强烈要求道。

    在老秦的帮助下,王大爷再次将“电子喉”贴住自己的咽喉,尝试着发音——这次有些失败,只传出了一些零星的意义不明的怪叫,仿佛乱码了一样。

    “怎么了?”

    “可能是刚才被小胖摔到了,发声部分有些问题……”老秦若无其事的将“祸水”引到了我身上——我招你惹你了……

    “那完了,让小胖弄坏了,用不了了!”

    “行了,赔吧!”

    张姨和张叔也毫不留情的在一旁煽风点火,出言戏弄我。

    “行!”我放下看了一半的说明书,豪气万丈地仰起头,“不久一个小‘电子喉’嘛!能花多少钱?”

    “四千。”

    “那还可以接受……”我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也就一个月工资……

    “美金。”

    “……拿来我看看,到底哪里坏了?我来修!”

    “算了吧,”老秦挖苦道,“交给你来修,没坏也得‘修’坏!”

    终于在老秦的一番调试下,王大爷再一次发出了声音,不过因为操作的还不熟练,再加上好久没使用过声带了,只能“说”出来一些简单的话,而且还总有落字缺音的情况,导致语句不通畅,暂时没办法正常的交流,而且发出来的声音也像科幻电影一样,听起来十分的生硬、奇怪;但是能够在多年之后再次说出话来,不光是王大爷,还有和王大爷一同经历过悲惨过去的张姨张叔,包括作为局外人的老秦和我也都十分的欢喜、开心,一扫这几天心中的阴霾,阳光也从二楼的窗户照射了进来,洒在办公室里的每个人身上……

    帮着王大爷把盒子里的其他东西装好后,王大爷右手抱着盒子,左手提着“电子喉”边练习发音,边对我们说道:

    “月饼——留下。”

    “不用了!”

    “还是给你们吃吧!”

    早上连吃了那么多同一个馅料的月饼之后,我和老秦都有些腻了,连忙拒绝,但还是挨不住王大爷的“盛情”,只得先放在办公室里——等着别人来了,送走好了……

    因为进了很多货物,两个人拿既费力又没有效率,虽然张姨他们是开着车来的,我还是和老秦商量了一下,决定帮着张叔张姨抬到超市。

    有太多易碎怕挤压的物品,我不敢怠慢,就先一袋一袋从车站向着外面停着的桑塔纳搬过去。

    正当我们把全部袋子放到了车里,满头大汗,站在车外面休息的时候,从小城方向开来了一辆从没有见过的,银灰色的面包车,卷着漫天的风沙,停在了车站门前。

    正当我们吐着嘴里的灰尘的时候,面包车的侧门打开,缓缓下来了几个中老年人,为首的正是昨天来车站要坐火车的大叔大姨!

    “你们领导呢!”

    大姨一脸怒不可遏,指着我的鼻子大喊道。

    “这——什么情况……”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