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捕尸四少 > 第1 38章 四荒印

第1 38章 四荒印

    “有血气。”无命轻嗅鼻翼,一脸凝重。

    血气随风沙而来,正在李千户分道而去的黄沙小道。

    “走,追上去看看。”玄杀立刻催动坐骑,与无命一同脱离了一路同行的商旅驼队。

    黄沙飞扬,西风烈烈,血气弥漫。

    李千户已横尸黄沙,人首分离。僵硬的右手依然死死握紧了那一柄诡异弯刀,内外双刃的诡异弯刀。

    “弯刀内刃绕颈,是他自己的弯刀,割下了自己的头颅。”无命率先而至,飞身落地,勘察尸体。

    “自杀?”玄杀紧随而至,一脸质疑。

    无命一脸凝重,将李千户头颅与尸体对接,取出银针红线,将二者缝合一起。然后两枚银针刺目,捏了牵引红线,开始搜他生前所见……

    漫漫黄沙,孤影背立,挡在了李千户前行之路。

    李千户横空而起,腰间弯刀已飞旋而出,旋出一弯弧光,绕向了那孤影颈项。弯刀绕那人颈项一圈,稳稳回归李千户手中。

    弯刀回归一刻,李千户一脸惊骇。他的弯刀绕对手颈项一圈,为何自己的颈项却掠过一丝寒气?

    他未及反应,颈部以显出一圈细细血线,快速蔓延裂变。一腔热血喷涌,他的头颅已脱离腔体,被一腔热血冲起,冲高回落,跌落数丈外的漫漫黄沙……

    “移形换影?”无命失声惊呼,跌坐黄沙。

    “师弟,是何场景,竟让你如此惶恐?”玄杀一把扯起无命,出手压制了他的惶恐。

    “李千户飞旋的弯刀,割下了一个神秘背影的头颅。弯刀回到他手中,却发现他自己的头颅已被自己的弯刀割下。”无命喃喃自语,依然心有余悸。

    “出刀之人是李千户,挨刀之人应该也是他,收刀之人应该也是他。

    转瞬之间,他已变幻了三个位置,自己杀死了自己。

    究竟是自杀,还是受人控制,只有他心中有数,可惜他也是一个死人,无法给出答案。”玄杀虽未目睹场景,却以剖析出其中诡异。

    “无论自杀,还是被杀,只有一个理由,就是杀人灭口。白虎断玉已开启,他的使命已完成。

    四方断玉已归位,我们的使命也该结束了。”无命接续剖析,语带讥讽,面色阴冷。

    玄杀见无命语带猜忌,急忙制止了他,目光警惕地环顾茫茫四野。

    荒野尽头,黄沙漫天而起。

    二人不及反应,已被漫野而来的一队铁骑包围。墨枫跃马当先,出现二人面前。

    “墨千户?”玄杀意识不妙,与墨枫隔空对峙。

    “绑杀戍边将领,拒不伏法,抗拒缉捕,射杀。”墨枫不等二人申辩,已下令射杀令。

    环绕铁骑乱箭齐发,封死了二人。

    玄杀挥剑疾斩,护住了无命,共同闪遁抵御。无命细线飞针,擅搜索刺杀,却不利于沙场实战。

    一刀弧光划过,围攻的铁骑纷纷落马。青影一闪,一个身影闪电突进,已控制了指挥围攻的墨枫,一柄锋利的小刀已横在墨枫颈部命脉。

    飞刀射杀几名铁骑,白血偷袭而入,快速控制了墨枫,也控制了人心。

    一双玉蝶翩翩而来,环绕了被困中央的二位师兄。

    “走。”

    玄杀一扯无命,二人已遁入一片蝶影。

    茫茫大漠,月色阴寒。

    四名法师重聚一起,面色凝重,默默无语。

    “擅杀戍边将士,罪同谋逆。如此罪名,连师傅已无力周旋。非但无法替我们洗去罪名,他也会因此受到牵连。”玄杀凝视夜空,眼神忧郁。

    “如此处心积虑布局陷害,不会只是应付我们四个小捕快,必是冲着通天阁。

    敢挑战如日中天的通天阁,必定势力通天。”无命随声附和。

    “所以我们已无路可走,只能蒙冤负罪,亡命天涯。”白血年轻气盛,一脸倔强。

    “如今之计,只能暂避一时,等待时机。”玄杀一脸阴郁。

    “会不会是这四截断玉惹的祸,师傅布局四方,收罗了我们,开启了四方断玉,其中定有深意。

    他有筹谋,对手自然也有筹谋。

    双方斗智斗力,一定是在争夺这镇压四方的断玉。”蝶梦入门不久,置身局外,看得却清晰了许多。

    “不错,只要交出四荒印,一定会死无全尸。”一个幽幽之声破空而来。

    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正北方,生了一个碳火盆,正在低头烤火。

    “七阿婆?”无命惊呼出声。

    “还有我。”一阵香风扑面,一辆漆黑飞轿落在正南方。

    八名抬轿的黑衣道姑垂手肃立,一名白发黑袍道士翩然而出。

    “云浮道?”玄杀随声惊呼。

    一个淫道,一个鬼婆,封死了南北。

    “爹,我也来了。”一声亲切称呼,一只巨蝠滑落东方。收了羽翼,两只铁脚竖立。

    “宫本?”白血见到久别的“儿子”,格外惊喜。

    “各位,我也凑个热闹。”一溜沙尘闪电滑近,戛然而止。

    仇二从杀尘之中窜出,灰头土脸,冲着四人谦卑施礼。

    “乖儿子,你别胡乱认亲。我是你娘,你认一个小子当爹,让老娘情何以堪?”七阿婆白了一眼宫本,一脸娇嗔,老脸泛起一丝妩媚。

    “娘,你救了我,还教我本事,孩儿无以为报。这嫩爹白白净净,让孩儿捉了孝敬老娘。”宫本诡秘一笑,目光已锁定白血。

    “师傅,一别几十年,你风采依旧。非但未见衰老,反倒年轻了几岁。”仇二见宫本问候老娘,赶紧也问候了一句云浮道长。

    “你是夺面书生的师傅?”玄杀彻底震惊,愣愣地瞪着云浮道长。

    “嘿嘿,老道徒子徒孙遍布江湖,你偏偏提这个最不成器的徒儿,分明是在辱我威名。

    仇二,咬他。”云浮道长诡异冷笑,已下了指令。

    仇人虎伏地飞窜,荡起一溜黄沙,眨眼之间已突近玄杀裆下。玄杀挥剑急斩,剑尖直透他伏地而来的脊背后心。入体一刻,却突然停滞。

    仇人虎已咬了他命根,他若刺他后心,他必会咬断他命根。

    与之同时,云浮道长长袖一舒,蝶梦未及反应,已被他抓入怀中。

    白血飞刀出手救援,却已慢了半步。宫本趁机而入,一刀切入他肩甲,控制了他的行动。

    无命飞针走线,试图控制蹲身烤火的七阿婆,她反手一扬,已捏了两枚飞针,回刺无命双肩,封死了无命双臂血脉。

    四位冥捕纵横天下,自恃功法。一招之间,却被对手完全制服。

    四名围攻者手法诡异精准,招法似乎是替四位冥捕量身定制,完全克制了四人的优势。

    就在四人被制瞬间,他们腰间断玉各自散出一圈碧绿光流,将四人勾连一圈。

    光流接连瞬间,四人已瞬间移形换位。

    落入云浮怀抱的蝶梦,已幻化至玄杀之位。仇二口中一空,一丝馨香扑入鼻翼。他一阵晕眩,未及反应,已被蝶梦膝盖一顶,撞掉了两颗门牙,跌出一丈之外。

    玄杀换位无命位置,剑锋直下,已刺中七阿婆右脚面,七阿婆一声凄厉惨叫,身影一缩,已闪电而遁。

    无命移形白血之位,一双银针已刺入宫本双目。宫本一声惨豪,振翅盲飞,瞬间隐入夜色苍穹。

    云浮道正自得意,一只探入蝶梦胸口,却摸了一片平坦,怀中人已换做白血。而他肮脏之手,已被一柄小刀切断血脉……

    云浮负伤急退,遁行飞轿,八女黑袍飞扬,驾了飞轿闪电遁入夜空。

    仇二见势不妙,伏地一窜,带起一溜黄沙,眨眼间便遁入了茫茫黄沙之间。

    四人来得诡异,去得更诡异。眨眼之间,便已无影无踪。

    夜色渐褪,霞云东来。

    伴随漫天而起的灿烂云霞,一只巨鹤架祥云翩翩而来。鸣声高亢清丽,姿态雄展飘逸。

    “师傅?”四位法师驻足大漠晨曦,一个个目瞪口呆。

    巨鹤之上,安然端坐一位黄袍老人,童颜红润,须发似雪,随风飘逸。

    “四荒之印,传为上古之神器,内中必有奇迹。可否借为师一观。”巨鹤翩翩而至,盘旋于顶,通天老人缓缓伸出右手,目光如炬。

    他伸手一刻,四人所配断玉竟然翩翩而起,缓缓飘向通天老人掌上,汇聚出一枚完整的玉环。

    玉环成形,一圈绿光漫天绵延,笼罩出一圈遮天光幕,下接荒漠,上通苍穹。

    四位仰视那一枚光芒万丈的玉环,一个个目瞪口呆,眼神痴迷。

    恍惚中,一股强大的旋流自玉环中心发出,形成一股笼罩天地的绿光漩涡。他们四人身处其中,整个身体灵气,正在被漩涡缓缓抽干。

    灵气抽空,四肢无力。

    一阵天旋地转,四人同时眼前一黑,昏迷而去。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