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五章:水无月白!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五章:水无月白!

    。

    两道人影犹如闪电一般,飞快的穿过了波之国,进入了火之国境内。

    月息皱了皱眉头说道:“再不斩居然进入了火之国,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可能是最近我们的工作松懈了,抱歉。”犬冢千尴尬的笑了笑,警务厅之前每隔三个月,就会组织一次全国巡察,带队的都是副厅长级别的高手。最近一次却没有巡察了,因为警务厅人手不够,大部分人员都被安排去维护铁路沿途周边的治安问题了。

    “你们有所松懈不是主要问题,是谁雇佣了再不斩才是关键。”月息一边跳跃前进,一边说道:“那个家伙是在试探,一旦我们没有反应,接下来就是各种走私了吧!”

    “所以,我们要怎么办”犬冢千有些激动的舔了舔嘴唇问道。

    “先找到吧!能一网打尽最好。”月息笑了笑,并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虽然请动再不斩肯定花了不少钱,但是比有钱……不是月息自夸,她控制的资金足够买下一个雷之国。

    两人正说着,友罗突然停了下来,它低下头在草地上闻了闻说道:“对面的人很专业,味道在这里被混稀了,就算是我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这种熟悉手法……是雾忍暗部的套路。”犬冢千也嗅了嗅鼻子,有些苦恼的敲了敲头说道:“在第三忍界大战的时候,雾忍在我们犬冢一族手里吃了亏,战后他们做了总结,研究出了这套手法对付我们。目前,我们家族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

    “那就先回去,既然他们是找卡卡西的麻烦,那么守在卡卡西身边,也能遇到。”月息当机立断,转身就往回走。犬冢千轻轻的踢了一下友罗,让友罗跟上月息的步伐。可没走几步,友罗突然停了下来,它转头看向一旁,四肢微微下蹲,保持这个发力攻击的姿态。

    “出来吧!没有人能逃过友罗的鼻子。”犬冢千看着那个方向,从腰包里取出苦无喊道。月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抱歉,我只是路过。”藏在树丛后面的人似乎有些害怕,他肩膀上挂着一个竹篮举起手缓缓的走出来:“我只是想来这里摘一点草药。”

    看到走出来的美丽人儿,犬冢千有些意外的说道:“是个女孩子啊!”

    “啊呵呵…抱歉,其实…我是男孩。”来人尴尬的笑着纠正道。

    “诶!”犬冢千有些懵逼了。

    友罗这时候闻了闻,开口说道:“是草芍药,有活血化瘀以及凉血止痛的作用。”

    “你还懂草药啊!”月息意外的看着友罗。

    友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道:“以前我和千在外面执行任务,她老是受伤,我就学了一点草药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这位…..犬先生说的很对,我的一个亲人修理船只时被凿子伤到,所以我摘一点草药回去给他用。”那人也意外的看了一眼友罗,接着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这孩子…我怎么觉得眼熟呢”犬冢千在对方走出来后,就一直盯着对方看个不停,实在想不起来的她敲了敲友罗问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啊”

    “嗯,气息的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友罗点了点头大脑袋道。

    “应、应该不会吧!…”来人讪笑着说道:“我这是第一次见到各位呢!”不过犬冢千和友罗都没说话了,这两货同时转头看向月息:“你们两个,有相同的气息。”

    “我们!”月息和那人同时一愣,接着便互相看着对方。月息微微皱眉,不禁开口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白,我叫白。”水无月白迟疑了下,说出了自己的名。

    “姓呢”月息往前一步,上位者的气势释放了出来,同时暗暗释放了明镜交给她的幻术。顿时,气势犹如猛虎盯着羔羊一般,满是压迫。霎那间,水无月白只感觉自己被什么绝世凶兽盯上了一般,明明对方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可给他的压力比再不斩还大。水无月白咽了咽口水,有些结巴的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水、水…水无月……”

    “水无月!”别说月息了,就连犬冢千和友罗都震惊了!

    “等下等下,”犬冢千敲了敲脑袋说道:“没记错的话,水无月一族不是已经被清理了吗”

    “我只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个吧!”水无月白苦笑一声,在水之国,像他这样的人不知道被处理了多少,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是幸运的。

    月息走到水无月白面前,神色认真的看着对方的眼睛道:“你并不是唯一幸运的那个。”说着,她伸出手,一朵晶莹的冰之康乃馨出现在几人眼前了。

    “这是!”水无月白脸色一变,欣喜中带着几分惊恐的说道:“您、您是火之国内务省主官水无月月息大人!”说着,他单手结印,一片冰镜出现在他身后,这一举动足以证明他水无月一族的身份了。

    “嗯,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白。”月息看着同样精致容颜的白,微笑着说道。

    “我……”白同样开心着,可很快他又低下头,虽然眼前这个女生是他的族人,同时又在火之国有着高不可攀的身份和地位,按理来说,这么一个牛逼的亲戚从天而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白却有些迟疑了。因为,现在的他是再不斩先生的武器啊!身为武器,怎么能有亲人这种羁绊

    “你是我这些年来,遇到的第一个族人,也可能是唯一一个了。”月息低头看着白,神色欣喜的说道:“我不知道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但我知道,不讲道理的把你留在我身边,你也不会快乐。所以,我希望和你现在的监护人谈了谈。只要他的要求不违法火之国法律、不违背我的忍道,我都可以满足。”

    “谢谢您的厚爱,但是我、我现在过的很好,所以……所以请您不要干预我的生活可以吗”白犹豫了片刻,先给月息鞠了个躬,接着他鼓起勇气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月息一愣,没想到白会这么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