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七章:传承(上)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七章:传承(上)

    明镜可不知道,月息正为了他的事情而伤透了脑筋。此时的他宅在守藏室里面,两只手各拿着一本书,仿佛小学生一般,一字一顿的对照着。

    片刻之后,明镜将右手便的书关上,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道:“呼…总算能认识大篆了,这样的话,就可以看那套竹简了吧!”想到这里,明镜揉了揉自己的脸蛋,重新走到了那副竹简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但明镜伸手握着那份古老的竹简时,他的内心紧张着、兴奋着、忐忑着,各种情绪翻来覆去。一时间,他甚至没有打开竹简的勇气了!

    “开什么玩笑!”明镜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嘴唇,顿时鲜红的血液从嘴角流了出来,带着铁腥味的血一部分流进了嘴里,刺激着味觉。明镜神色一凝,望着竹简说道:“我可是好不容易学会了大篆的啊!怎么可能退缩?!”

    似乎感应到了明镜的决心,这古朴的竹简仿佛变轻了一些。同时,明镜的内心也平静了下来,他微微一愣,不禁想起了当年鞍马乡梦留下的笔记。以鞍马乡梦的实力就能在笔记里留下那么可怕的幻术,这竹简的作者,实力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看来,还是要小心一点呢!

    深呼吸一口,明镜拉开了第一联,嗯,上面写着竹简的名字,《冲虚经》??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眼熟?难道是《笑傲江湖》里面那位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写的?不对不对,《笑傲江湖》的背景可是明朝,人家明朝人早就用宋体了,怎么可能用大篆写书啊!

    还好,第二联就是作者名了,列御寇……

    明镜不禁皱了皱眉头,用大篆肯定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人,那个时代姓列的……

    “不会吧?!”明镜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想起了曾经在语文课本上背过的一段古文,出自庄子的《逍遥游》:‘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列子可以御风而行,样子那叫一个轻盈美好。出去浪了十五天之后才返回。列子对于寻求幸福,从来都是不急不缓得。他这样做虽然免除了行走的劳苦,可还是有所依凭。

    那么列子是何许人也?就说人家曾经写过的东西吧!大家所熟知的《夸父追日》、《愚公移山》、《杞人忧天》这种寓言故事,《高山流水》这种文艺满满的的文章,都是出自《列子》啊!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怀着朝圣一般的心态,明镜缓缓的将竹简打开。

    ‘老成子学幻于尹文先生,三年不告。老成子请其过而求退。尹文先生揖而进之于室,屏左右而与之言曰:“昔老聃之徂西也,顾而告予曰:有生之气,有形之状,尽幻也。造化之所始,阴阳之所变者,谓之生,谓之死。穷数达变,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造物者其巧妙,其功深,固难穷难终。因形者其巧显,其功浅,故随起随灭。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吾与汝亦幻也,奚须学哉?”老成子归,用尹文先生之言深思三月,遂能存亡自在,憣校四时,冬起雷,夏造冰,飞者走,走者飞。’

    看起来似乎挺难懂的,但明镜还是根据自己的学识,将古文翻译成了白话文,大概意思就是说,一个叫老成子的人向尹文先生学习幻化之术,但是尹文先生三年都没有告诉他。于是老成子就去找尹文先生问自己错在哪里,并想要退学。尹文先生向他作揖,然后引老城子进入室内,叫左右的人离开房间后对他说:“很久以前,老聃准备往西边去,回头告诉我说‘一切有生命的气,一切有形状的物,都是虚幻的。创造万物的开始,阴阳之气的变化,叫做生,叫做死。’懂得这个规律而顺应这种变化,根据具体情形而推移变易的,叫做化,叫做幻。创造万物的技巧微妙,功夫高深,本来就难以全部了解,难以完全把握。根据具体情形变易的技巧明显,功夫低浅,所以随时发生,又随时消灭。懂得了幻化与生死没有什么不同,才可以学习幻化之术。我和你也在幻化着,为什么一定要再学呢?”

    老成子听完之后,虽然有些懵逼,但还是觉得尹文先生说的话逼格很高啊!于是他回去之后,就根据尹先生的话深思了三个月,突然就开窍了,想通了!于是,老成子能自由自在的时生时死,又能翻交四季,使冬天打雷,夏天结冰,使飞鸟在地上走,走兽在天上飞。

    总结一句话,就是老成子后来开启主角模式,牛逼得不要不要的!

    “呼……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幻术是老子看穿万事万物本质而推演出来的?然后传两句话给尹文先生,尹文先生再传于老成子?”明镜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可能不够用了。不过话说过来,真的有人可以把幻术练到那种程度?其他倒是能理解,那时生时死是什么鬼啊?

    “会不会是理解错了?”明镜不禁重头再看一次,似乎理解成时隐时现也可以啊!

    “算了算了,不管了,接着看吧!”想了一阵,明镜还是决定跳过这个话题,继续往后看。

    可是接下来的却是一副画,一位老人拄着拐杖,接受着一位背着剑的年轻人的拱手礼。越过这幅画,又是一段古文‘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而最后的作者名赫然写着庄周!

    “这是庄子的《齐物论》啊!等下……这个年轻人是庄子?!这个老人是老成子?所以老成子将幻术传给了庄子?而这份竹简,是这些大佬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明镜皱了皱眉头,越深入谜题就越多啊!但他更好奇的是,还有哪些大佬在上面写了东西。

    将各种疑问压在心底,明镜继续滚动着竹简,又是一副画出现在眼前了。画中庄子一手端着酒樽,神色轻狂的在宫殿里诉说着什么。而在场的人里面,有两人神态略有所思,其余人都是一脸‘好厉害啊’的表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