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今夜打老虎(下)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今夜打老虎(下)

    考试结束了,八云拿着崭新的护额跑到了明镜面前,将护额递给明镜后,满是期待的说道:“老哥,请你给我带上吧!”

    明镜微笑着点了点头,为八云系上护额后再看这个小姑娘,眉宇之间似乎多了几分凌厉。八云转身看着明镜,小脸绷紧道:“木叶下忍鞍马八云,参上!”

    “我是火之国丞相鞍马明镜,见到你很高兴,下忍鞍马八云。”明镜朝着八云敬了个礼,笑眯眯的配合着。

    “明镜哥哥,麻烦你也给我系上吧!”香菱这时候跑了上来,红着小脸道。

    “好啊!四枫院需要帮忙吗?”明镜接过护额,一边给香菱系,一边看向四枫院问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ok啦!”四枫院赶紧摆了摆手,麻利的往腰间一绑,接着拍了拍护额道:“这样也很赞嘛!”明镜给了四枫院一个赞,转头就看到雏田已经自己系好了护额。和原著一样,这个小丫头还是选择系在了脖子上。

    “嘿嘿……我也是忍者了呢!”雏田将护额扯松一些,娇憨的笑着。

    另一边,酷酷的二柱子额头上绑着护额走到了泉美面前,泉美立刻举起写字板,满脸笑容:‘佐助真棒!第一次就考过了。’

    “哼,不是谁都跟泉美姐一样,考好几次都考不过。”二柱子撇过头去,傲娇的说道。

    ‘呜…那是因为前几次都考的不是我擅长的啦!’泉美“唰唰”几笔写好,用笔头敲着写字板让二柱子看。

    “嗯,知道了。”二柱子看都懒得看,转身就准备回家了。

    ‘好敷衍!不过今天佐助成为了忍者,不如晚上我们吃牛肉火锅吧!我昨天特地去学的哟。’泉美快步追上佐助,举着写字板晃着。

    佐助似乎想起了什么,整个人脸色一白,立刻摇着头道:“才不要你做,我自己来好了!”

    ‘诶诶诶……其实我做的也不差啊!’泉美表情有些失落。

    “到底是谁给你这种错觉的?!”佐助忍不住一手捂着额头,咬牙问道。

    ……

    当所有人都带上护额开开心心准备跟着家人离开学校时,鸣人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的秋千上,这个元气满满吵吵闹闹的少年,终于安静了下来。一些家长看到那个孤独的身影,非但没有安慰,反而很嫌弃的议论着。

    “看,那个孩子。”

    “就是那个孩子啊!”

    “好像只有他不及格呢!”

    “哼,那是他活该!”

    “那种人要是当上忍者就糟糕了。”

    “……”

    虽然隔着一点距离,可这些人并没有放低声音,各种各样的话语都传入了鸣人的耳中。这让鸣人更加无助了,他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这些话。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两位,这样说一个孩子,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呢,有失一个成年人的风度啊!”月息走到这些人中间,微笑着说道。

    “你是谁啊?!知道他是什么嘛!”其中一个妇女似乎不甘被月息这么说,语气很不友善的说道。

    “我叫水无月月息,火之国内务省主官。”月息笑眯眯的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有时候以势压人,是可以将许多矛盾扼杀于萌芽状态的。

    鸣人呆呆的看着月息将这些说闲话的人驱散,他心中感动,接着又被内疚填满,出发的时候,他可是信心满满的向月息表示自己一定能成为忍者的啊!谁知道全班只有他一个人不及格……

    月息正准备过去安慰鸣人的时候,明镜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拦住了她。

    “少爷?”月息有些疑惑看着明镜明镜。

    “他的机遇到了。”明镜笑了笑,月息一愣,转头过去就看到鸣人身边出现了另一个人。月息微微皱眉,没记错的话,那个家伙似乎只是一个中忍,怎么会成为鸣人的机遇?

    当晚,明镜为八云等人庆祝完毕之后,就带着月息、青岩两人悄悄的离开鞍马一族驻地。他们三人躲在暗处,看着下面不被被一群中忍、上忍包围着的三代火影,明镜扫了一眼,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伊鲁卡和水木。

    “鸣人居然偷走了封印之书?那孩子,到底想干什么!”月息听到了下面忍者的议论,一直温柔的她有些生气了。

    “一会儿跟着伊鲁卡,封印之书我也很感兴趣呢!”明镜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

    “少爷!”月息不满的看向明镜,要不是明镜拦着,今天白天的时候,她就安抚好鸣人了,也不至于让那小子闯祸。

    “你这是关心则乱,封印之书可是由火影亲自看管的,就算是我也做不到一声不响的盗走,鸣人连下忍都不是,凭什么做到这一点?”明镜看着月息,微笑着问道。月息一愣,接着俏脸红了起来。

    “少爷,他们出发了。”这时,一直观察着下方情况的青岩开口提醒道。

    “跟上!”明镜激动的说道,三个人同时启动,立刻追上了伊鲁卡。

    很快,伊鲁卡便在学校背后一个偏僻的练习区发现了鸣人,他还没来得及责问,鸣人便笑嘻嘻的开口说道:“听我说听我说,等会儿让你看一个厉害的忍术,如果我成功了的话,一定要让我毕业哦!学会这个卷轴上的忍术,肯定就可以毕业了吧!”

    “这、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伊鲁卡原本还生气着,听完鸣人的话后,他表情一凝,意识到事件已经发生了变化。

    鸣人笑嘻嘻的说道:“当然是水木老师了!卷轴和这个地方,都是水木老师告诉我的呢!”伊鲁卡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背后是他的同事!就在这时,背后突然飞出数十只苦无,伊鲁卡下意识的推开了鸣人,自己却来不及躲开,被好几支苦无刺中。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找到这里呢!”水木的声音从暗处传来,本人也出现在了一棵大树上,同是这一棵树的另一个枝头,藏着明镜、月息、青岩三人……

    “鸣人,把卷轴交出来。”水木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满脸都是胜卷在握的自信。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个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鸣人,死也别交出卷轴!”伊鲁卡挣扎着站起来说道:“这个被封印的卷轴记载了太多危险的忍术了,水木是为了卷轴才利用你的!”

    “鸣人,”水木看出了鸣人的犹豫,便微笑着说道:“伊鲁卡是害怕你得到那个啊!”

    鸣人一呆,转头看向伊鲁卡。

    “你在说什么水木!”伊鲁卡看向鸣人再次警告道:“不要被骗了,鸣人!”

    “哈哈…”水木眼神炙热的看着鸣人背后的卷轴,等不及了的他干脆撕开了面具:“那我就把真相告诉你吧!”

    “不行,别说啊!”伊鲁卡立刻反应过来水木要说什么了,神色惊慌的喊道。

    树枝上,月息皱了皱眉头问道:“不能说的……是什么?”

    “一个流言而已,偏偏有人相信。”明镜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月息却还是有些担心。

    “12年前的事件之后,村里便订了某条规定。”水木淡定的说道:“那就是漩涡鸣人,绝对不可以知道的某个秘密的规定!”

    “只有我?到底是什么规定?”

    “绝对不能说出,鸣人就是妖狐的规定!”木水一本正经的说了出来,躲在后面的月息则神情一呆,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也就是说,你就是杀害伊鲁卡双亲以及破坏村子的九尾妖狐!”水木正气凌然的指着鸣人,犹如法官定罪一般。接着,语气淡定的补刀:“你一直都被这个村子的人骗了,你不觉得奇怪吗?大家都讨厌你。”

    “可恶!可恶!可恶!……”鸣人得知了‘真相’,一时间无法接受,居然出现了查克拉暴走的情况,看得一旁的伊鲁卡满脸紧张。

    “没有人会认可你的!伊鲁卡也恨你,水无月月息也只是把你当成路边的野狗!”水木觉得还不够狠,继续添油加醋的补刀。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明镜和青岩都不自觉的跟月息拉开了一点距离,这个温柔的少女,恐怕要爆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