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章:兄弟之战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章:兄弟之战

    鼬看着迎面而来的电网,选择往后一跃避开。却不想佐助的真身正握着草雉剑倒掉在天花板上。就等着鼬跳起来。

    鼬发现佐助的时候为时已晚,一瞬间,佐助贴了过来,草雉剑毫不犹豫的刺穿了鼬的胸膛!他将鼬从空中按了下来,直接刺倒在地。

    鼬虽然躺在地上,眼神似乎都在涣散,却依然平静的看着佐助说道:“你变强了呢!”

    “鼬,最后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佐助按着刀柄,语气冰冷的说道。鼬则缓缓的抬起手,似乎想要点一下佐助的额头。佐助往后躲了一些,鼬便顺势指向了座椅的方向。佐助转头一看,发现鼬还坐在那里,连坐姿都没有变过。而被佐助刺中的鼬,则化作了一群乌鸦,“嘎嘎”乱叫着飞散了。

    “和之前完全相同的话和乌鸦,是你最擅长的幻术闹剧吗?”佐助收起草雉剑,转身正面对着鼬。

    “佐助,幻术可不是闹剧。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的幻术远在我之上,分别是宇智波止水以及鞍马明镜。止水已死,当世幻术最强者,便是鞍马明镜了。而鞍马明镜的幻术,已经涉及到了哲学的领域。”鼬看着佐助,语气平静的说道。不过看佐助那冰冷的眼神,鼬便换了个话题:“你想知道什么?虽然还没到最后,但我还是听一下吧!”

    “我再说一次!”佐助话音一落,他的草雉剑突然从石椅后辈穿了过来,又一次刺穿了鼬的胸膛。鼬浑身一颤,吐了口血后才看到站在他前面的佐助化作六条白蛇,吐着信子危险的看着他。

    “最后我有件事要问你!我是这么说的,你这个魂淡!”佐助搅动了一下刀身,继续说道:“在你回答之前,胸口的疼痛会持续下去的。”

    “故意避开了重要位置啊!”鼬感受着胸口的痛楚,语气还是那么平静。

    “你那时候说过,只要我也开眼了,那么包括你在内能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就有三人了,这样一来,就有了让我活下去的意义。这第三个人…另一个写轮眼到底是宇智波一族的什么人?!”佐助躲在石椅后面,冷冷的问道。

    “你为何要在意那种事?”鼬有些好奇的问道。

    “为了在杀了你之后,再去杀掉那个家伙!”佐助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心中所想,他现在活着的意义,就是复仇。

    “杀了他…”鼬似乎想看一看自家蠢弟弟呆萌的模样,可惜佐助躲在石椅后面,鼬看不到。

    “在你把族人全部杀掉的那时候,你说过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你没杀掉的宇智波,也就是说,那家伙是你的帮凶。就算是你,也不可能一个人把警务部队干掉。更关键是,鞍马明镜后来也透露了,那次屠杀不止一个凶手。”佐助冷笑一声,缓缓的说道。

    “这样啊!”鼬有些欣慰的笑了笑。

    “他是谁?”佐助追问道。

    感受着胸口的痛楚,鼬沉默了片刻才吐出一个名字:“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佐助一惊,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之前他在和九尾交流时,就听到过这个名字。

    “木叶村的创造者之一,是最初将万花筒写轮眼开眼的男人。”鼬随口介绍了一句。

    “创造者?斑应该早就死了才对!你在耍我吗?!”佐助回过神来,有些气急的说道。

    鼬感觉逗一逗蠢弟弟还蛮有趣的,很光棍的说道:“斑还活着…信不信由你自己决定。”

    “别胡说八道了!”佐助不相信一个人能活这么久,话说活到那个年纪了,还能生龙活虎的去搞屠杀?开玩笑的吧!

    “人们都会依赖自己的知识和认知,并被这些东西束缚着,还把这些称之为现实。不过,知识和认知都是暧昧的,而基于这些的现实有可能就是幻象。人们都生活在自己的认知之中,你不觉得是这样吗?”鼬平静的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佐助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斑已经死了…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就像曾经你觉得我是一个温柔的哥哥一样。”鼬继续补刀道:“我一直扮演着你期望中的哥哥,是为了测试你的器量。”

    “那一夜所发生的事情,对于年幼的我来说,只能把一切都当作是幻觉。虽然我也想让自己觉得只是在一个残酷的幻术之中,但那毫无疑问都是现实!”佐助说到这里,激动一记千鸟流打穿石椅靠背:“现在我的眼睛已经与往日不同了,我的写轮眼能看破幻术!”

    “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爱逞强呢!”鼬完全无视了近在咫尺的千鸟流,他想了想,便淡然补充了句:“这句话…总之我先收下吧!”随着话音落下,眼前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被草雉剑刺中的鼬连同那张石椅缓缓淡化,真正的鼬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连坐姿都没变过。

    “演戏就到此为止了吧!”佐助站了起来,随手一挥,刺在石椅靠背上的千鸟流便散去了。刚才,他的确看穿了鼬的幻术。

    “虽然爱逞强不是坏事…佐助,你好像还没能够与我拥有相同的眼睛呢!你还没有把自己重要的人给杀光吗?你带着那种天真幼稚的想法,就来到了我面前吗?”鼬看着佐助,好像有点失望?

    “那么你就快点用万花筒写轮眼杀了我,还是说现在的我也无法测量你的器量吗?”佐助冷笑着说道。

    鼬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说道:“真是了不起的自信。”

    躲在暗处观战的白绝则一脸懵逼,这两兄弟从见面开始就没动过,完全搞不懂他们在干什么啊!还好黑绝见识多广,开口解释了一句。白绝恍然大悟,突然他眨了眨眼睛说道:“诶?又有一个强者来了呢!”

    “谁?”黑绝语气凝重的问道。这边正是兄弟对战的关键时期,可不能被人打扰了。

    “是丞相大人呢!他是飞过来的,真快啊!”白绝感叹着说道。

    “鞍马明镜?!真是个棘手的家伙。”黑绝有些不爽的说道,来的人是鞍马明镜,那么靠他和白绝,还真不一定拦得住对方。

    “诶?丞相大人停下来了!”白绝惊奇的说道。

    “把话说完!”黑绝没好气的催促了一句。

    “是鞍马八云呢!丞相大人在救人。”白绝毫不在意,语气轻松的说着。

    正如白绝所说,明镜原本正全力赶往宇智波一族据点,不过在森林外围感应到了八云和雏田。而且八云的查克拉流动还很缓慢,明镜一愣,果断选择落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