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日鞍结盟(中)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日鞍结盟(中)

    ( )日向日足带着满腔愤怒回到日向一族驻地,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日向一族的长老们也满是愤怒的等待着他这位年轻的族长回来。

    明镜慢悠悠的从火影大厅里走了出来,水无月月息和青岩立刻跟了上来。明镜眯了眯眼睛,走出火影大楼之后对水无月月息说道:“立刻给王都的家主写一封信,请他亲笔写明,这段时间内我将全权代理鞍马一族之事务!这封回信我要在两天之内收到。”

    “是!”水无月月息神色凝重的dian了dian头,回到家族驻地,水无月月息立刻动用了家族之中很少使用的信鸽。亲手放飞三只信鸽之后,水无月月息心中才算松了口气。

    另一方面,日向日足回到族中之后立刻被长老们叫去了。

    一间满是符印、光线昏暗的房间里,日向一族七大长老成半圆形坐着,日向日足这个族长则跪坐在他们中央。这间密室是日向一族最机密的地方之一,这些符印能隔绝房间里的声音传出去。同样,未经允许进入房间的生物也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身为日向一族的族长,您今天在会议上的作为太失礼了!日足大人。”其中一个长老开口说道,他也是跟随日向日足一起去开会的长老之一。

    日向日足皱了皱眉头,他原本还想着能说服长老们一起对村子施加压力。现在看来,连自己的家族都妥协了啊!

    “那么,按照您的意思,我该如何应对?”日向日足看着那位长老,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

    “当然是交出元凶,结束这次事件了!”那位长老微微一笑,日向日足敢问他就敢答。

    日向日足“呵”一声,看着对面的七个老不死的说道:“人是我杀的,一掌毙命,你们我交出去吧!”

    “不,不是你。”坐在首位的大长老缓缓地摇了摇头,他浑浊的眼球似乎已经看不到东西了:“元凶已经认罪,被看管起来了,族长继续何必包容呢?”

    “什么?!”日向日足呆了,人就是他杀的,那大长老所说的元凶从哪里冒出来的?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这群老不死的给他找了一个替罪羔羊!而整个日向一族最合适的替罪羔羊就是日足的弟弟,日向日差!一个实力相差无几、长相相差无几的分家子弟!

    “不行!绝对不行!”日向日足猛地站了起来怒吼道:“杀人的那个是我,不是日差!日差是无辜的!”

    “是吗?”大长老微微抬头,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

    日向日足的脑海里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乱成一团,难怪大长老一开始就提醒日向日足,不要告诉其他人是他自己动的手,用的理由是‘迷惑暗处的敌人’。直到这一刻日向日足才明白,大长老一开始就做好万全的准备!

    雷影退步,日向一族就把云忍村上忍折损的消息放出去以正日向一族之威名。

    雷影过激,日向一族就把替死鬼日向日差放出去,死一个分家子弟对日向一族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从一开始,大长老就已经让日向一族处于不败之地了。

    可惜这种做法却得不到族长日向日足的认同,年轻的族长怒视着大长老问道:“我们就这么放弃我们的族人吗?!”

    “这也是村子里的意思。”大长老平静的看着日向日足说道:“族长尚且年轻,做事冲动也是情有可原。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日向一族的未来系在你的身上。今后在取舍之间,要分轻重。‘舍小我,救大我’才是一个族长该有的心态。”

    日向日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大长老。甚至在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也在告诉他,大长老是对的。

    日向日足失魂落魄的从密室里走了出来,他被说服了。一想到弟弟将会代替他去死,日向日足就心如刀割。他“砰!”的一掌拍在扶手上,将整个扶手拍成了碎片。

    再一次见到日向日差是两天之后了,日向日足硬是挣扎了两天时间,但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家族的囚室之中,日向日差还是那个通情达理的日向日差,日向日足却不再是那个信心满满的日向日足了。囚室偏居于日向一族驻地的最北边,防御不是最强的,但条件一定是最差的。这里只有粗茶淡饭和破席薄被,想吃好一dian的估计只能寄希望于探望的人了。

    “抱歉,日差…”日足跪坐在日差面前,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了。

    “这不是你的错,兄长。”日差摇了摇头,他嘱咐道:“今后,宁次可就麻烦兄长代为照顾了。”

    “日差我…对不起!”日足还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日向先生何必这么悲伤呢?”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门传了进来。接着铁门被推开了,鞍马明镜一脸温和的笑容走了进来。

    “你是谁?!”日向日差本能的站起来挡在日向日足前面,同时开启白眼进入了战斗状态。

    “这个人叫鞍马明镜,是鞍马一族的代理人。能在不惊动护卫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看来你的实力不弱。说出你来的目的,否则……”日向日足轻轻推开了日向日差,嘴里给日向日差解释道。在弟弟面前,日足可以是一个失败的哥哥,但在外人面前,他永远都是高傲的日向一族族长!

    “这次冒昧打扰是晚辈唐突了,以茶代酒向日向先生赔罪,但求先生原谅。”明镜跪坐下来,拿起桌上的茶杯对着日向日足一敬,然后仰头一口闷了。

    看着明镜把姿态放的这么低,日向日足也不好太强势。他跪坐在明镜对面,日向日差则跪坐在日足身后。两兄弟直直的看着明镜,想知道这个家伙来到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明镜也不急着说话,他拍了拍手。水无月月息提着一个精致的饭盒走了出来,一层一层的将夹层取出,一共九道美食摆在桌子上。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推荐你种花料理?”日向日足见明镜的这般做派,有些不屑的反问。

    明镜抽出一双筷子摆在日向日足面前才苦笑着说道:“日向先生别开玩笑了,晚辈这是告诉先生。我鞍马一族的日子不好过呢!”

    “哦?那我可不知道什么样的日子才算好过了。”日向日足扫了一眼这些佳肴,强忍着口水说道。

    “先生可知有个词语叫‘怀璧其罪’?现在我鞍马一族就是如此呢!有大量的财富,却没有相对的实力保护。所以我才说,日子不好过呀!”明镜一脸真诚的看着日向日足说道:“这一次晚辈冒险前来是希望你我两家能互助互利,共进共退!”

    结盟??

    日向日足微微皱眉,他很想霸气的甩手说‘我日向一族不需要!’。可这一次的事件却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记耳光,没有盟友就等着被别人宰割吧!

    虽然心里有意向,但并不表示日向一族乐意跟鞍马一族结盟。或者说是现在的鞍马一族,如果是十年前,日向一族倒是乐意。现在嘛……你鞍马一族除了有钱还有什么?而钱对于忍者来说,意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我并不认为鞍马一族有资格跟日向一族结盟!”日向日足很直接的说道。

    明镜不在意的笑了笑:“猪鹿蝶、犬冢、月光、不知玄、旗木这七家是坚定的火影派,油女一族游离于中心之外,宇智波一族自成一派。整个木叶村,还有比我鞍马一族更适合的吗?更关键的是,我能救日差先生。”

    “什么?!”日向日足差dian站起来,他整个身子往前倾,似乎要把明镜压倒在地:“你怎么救?!”

    “日向先生忘记了?木叶村最擅长幻术的可不是宇智波一族,而是我鞍马一族啊!”明镜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变了。一层波纹荡开,一片鸟语花香、阳光明媚的世界出现在他们面前。日向日差直接开启了白眼,依然看不穿眼前的景色,仿佛一切都是真实的。

    可事实上现在是晚上啊!

    “你觉醒了操控五感!”日向日足盯着明镜,难怪这个家伙能带着随从来到这里。如果是这个血继界限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办到!

    “日向先生果然见识多广。”明镜淡定dian了dian头,操控五感可不仅仅是八云那样用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