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极品捉鬼人 > 第96章 午招夜招魂

第96章 午招夜招魂

    向门外看了眼,然后孙逸才便开始将大门关起来。

    “你这是……”

    狄仁杰和黄衫女子都不解其意。

    “你傻啊,招魂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人看见呢。”

    “怎么?很骇人听闻?”狄仁杰道。

    “这不废话,把鬼都招来了,你说正常人看见了能不怕吗。”说罢孙逸才便开始忙活起来,“你们两人注意点,留意门外的动静啊,我这招魂可不能失败,要是失败了就只能去地府勾魂了。”

    两人听了不禁浑身打了个颤,这也太鬼味人间了,越听越毛骨悚然。

    孙逸才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坛,然后招呼了下。随即便有一杆招魂幡立在了屋子中间。这一幕将狄仁杰和黄衫女子看得惊呆了。

    “你这……你不会是神仙吧?”黄衫女子就差立马跪上了,这突然变东西出来不是只有神仙才有的本领吗?!

    “别大惊小怪的,这世上神神鬼鬼的东西本来就有,只是你们没看见罢了,这种事情哪能让一般人看见,因为这是禁忌。”而我之所以让你们看见,因为这本就是个梦嘛,梦里看见就看见了呗,有啥大不了的。孙逸才心道。

    “对了,你丈夫叫啥名来着?我忘了,还有他的生辰八字也给我一下。”孙逸才向黄衫女子道。

    “你要这个作甚?”

    孙逸才拿出一张白纸,并用随身携带的中性笔写了一个贺字。

    “知道死者的具体信息才能招魂啊,否则没媒介怎么招啊。”孙逸才道。

    “你这笔好……独特啊。”两人还在惊讶这惊讶那的,孙逸才为了节省时间,也懒得理他们。

    “贺绍仪,”说罢黄衫女子便将她死去丈夫的生辰八字给了孙逸才。

    孙逸才在纸上写好了名字和生辰,然后又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自己的血在纸上,殷红的血滴很快浸透在了纸上。尔后孙逸才将写好的白纸折了起来,最后用一张黄纸包了起来,并用细细的草绳将其打了个结。看起来就像是一包古时候在药店打包好的中草药。

    “这便叫表文,是烧给死去的人的。”孙逸才道,“死者的阴魂会第一时间收到我寄给他的表文,上面有我的血迹为引,我再施以法术,他自然会循着路来找我。”

    听完孙逸才的述说,狄仁杰和黄衫女子都赫然惊呆了。他们只听说过滴血认亲,还从未听说过有滴血引魂这回事。

    顿时,整间灵堂里都似乎变得阴气森森起来……

    然后孙逸才拿来一盏烛台,拿起表文将其在烛火上点燃了。这时,孙逸才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桃木剑,左手擒着熊熊燃烧的表文,右手持着桃木剑,然后在灵堂里手舞足蹈起来,口中还不停念着旁人听不懂的经文。整个气势,真的甚是惊人,仿佛真的时辰到了,待送百鬼过奈何桥转生似的。

    狄仁杰和黄衫女子这时都屏气敛息,怔怔地注视着这一幕。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贺绍仪,时辰已到,速速现身吧!”只见孙逸才突然拿出一副铃铛,手持铃铛将其摇得叮铃铃直响,然后将铃铛抛入前方空中,桃木剑上缠绕着连接铃铛的红线。孙逸才往回一拉,仿佛红线连接的那头真的有一个重物似的,狄仁杰和黄衫女子都看得见孙逸才是真的使了力气的,当铃铛重新回到孙逸才的手中时,他的前方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影,那人影直直地站立在地上。

    狄仁杰和黄衫女子都吓得跌坐在地上。

    “妈呀!鬼呀!”黄衫女子刚准备叫起来时,狄仁杰便一把蒙住了她的嘴。虽然狄仁杰也着实吓得不轻。

    待到黄衫女子稍微镇定下来后,他方才看清,那人影不是别人,而正是她的丈夫贺绍仪!

    贺绍仪一袭华衫,依旧是之前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此刻他的眼神空洞、呆滞,仿佛没了灵魂的躯壳一般。

    “你……是人?还是鬼?”黄衫女子一时情绪激动,都忘了现在身处何处了,她站起来,突然朝着贺绍仪奔去,然后一拳砸在对方的胸口上,然而……拳头却砸了个空。原来,她的拳头居然直接透过了对方的身体,对方,居然是透明的……

    这把黄衫女子又是吓得魂不附体,她再次跌坐在地连连后退。

    “你傻啊,我在这儿招魂呢,这不是鬼还能是个啥!”孙逸才没好气道。

    “那……那为啥鬼是个透明的……”狄仁杰这时也不禁好奇道。

    “当然了,这鬼才死多久啊,他哪里能有那能耐变成实体的,变成实体的都是在人间游荡许久的孤魂野鬼,这新生鬼是最弱的,所以你也看见了,他弱到呆滞,弱成植物鬼了。”

    “……”另外两人一时无语。

    “等等,等等,”狄仁杰看不过去了,“这不是恐怖现场吗?你咋勒么破坏气氛呢。”

    不过话说回来,两人被孙逸才这么一番恶搞,顿时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绍仪,你……”黄衫女子面对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的丈夫,她不禁问道,“你是怎么死的?是谁害死了你?”

    然而贺绍仪这只鬼根本就不回答,就杵在那儿一动不动,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呆呆地,也不知道是望着前方还是根本没望。

    “这……是咋回事?”女子情急道。

    “弱呗,刚死,还没反应过来。”孙逸才道。

    “那什么时候醒过来?”女子问。

    “嗯,那大概需要一些时候。”

    “多久?”

    “少则一年半载的,多则要几年。”

    “啊?!”黄衫女子不禁诧异,“那岂不是要等很久才能知道凶手是谁。”

    “那不可能。”孙逸才道。

    女子望着孙逸才,不解。

    “你傻啊,过了七日他就要去到地府报道,哪儿有空等你。”

    “那凶手?”

    “只能我们自己找了。”

    “您不是法师吗?您就不能让他多待在地上一些时日?”

    “那是犯法的,犯了阴间的法,我虽然是法师没错,但我们强制干涉地府的事就是禁忌了,到时自有鬼差来收拾我了。我还想多活些岁月。”

    “好了,就按照你的办法办,那现在该如何办?”狄仁杰突然打岔道。

    “这也简单,让他指路就行了。”孙逸才说得风轻云淡。

    “那赶紧的。”狄仁杰道。

    “天亮再说吧。”孙逸才道。

    “怎么?”

    “大夜晚的,阴气重,牵只鬼赶路,你也不觉得瘆得慌?况且有这鬼在身旁,怕还会引来许多其他的恶鬼也指不定,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可是鬼不是怕日光吗?”黄衫女子这时也道。

    孙逸才摆了摆手,“这个是小事,我给它打把伞就行了。晒不化的。”

    “……”两人的认知已经快被孙逸才给颠覆了,如果能这样,那鬼不是可以肆意在大街上出行了?

    孙逸才看出了他们的疑惑,方才道:“我给它打的是阴伞,又不是普通的伞。好了,你们快去睡吧,明早赶路。”

    说罢孙逸才便抽出了一把骨伞,在贺绍仪的头上一收,贺绍仪便不见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