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ios捉诡系统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韵儿同学?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韵儿同学?

    ( )迎新晚会是每年学生会各项事务中的重中之重,也是学校开学举办的第一个晚会,有些学长学姐甚至在暑假还未结束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准备。

    三年前那件事影响力太大,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甚至学校还为此将晚会推迟了一个月,当时的学生会主席压力很大,不仅仅要准备各项事宜,还要安抚已经准备了节目却不能上的同学。

    当时的学生会主席是一个大四的学姐,名叫安雅,安雅为了这件事鞍前马后,但也都还算顺利。

    一直到彩排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原本已经排好的一个男声独唱,这个同学打篮球的时候把手摔断了,总不能让人家绑着绷带上台唱歌,安雅决定找其他人替代。

    这个时候同寝室的给她推荐了一个人,这个人是以前话剧社的副社长,听说很有才,只是人很自负。

    安雅死马当活马医的去请他演出,意外的是,那个男生好像料到安雅会来找他一样,还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终于回来了。”

    安雅有些不解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只是笑笑。

    最后那个男生也提了条件,要他演可以,他刚好有一个本子,是一个小品,他提了一点要求,就是安雅也要出演一个角,安雅思考了一下答应了。

    这个小品有点怪异,怎么说呢,很少见,是一个灵异类的小品,讲的是几个人在教室里玩笔仙,最后把真的鬼招来了的故事,很老套。

    安雅在看过剧本之后,当下就否认了,这么喜庆的一个晚会,整这么惊悚做什么。

    但那个男生笑着对她说,可以先彩排一下,请一些观众让他们看看效果怎么样。

    结果是效果出人意料的好,这个男生确实有才华,设置了一些包袱让人捧腹大笑。

    思来想去,安雅最后也同意了,而且把这个小品放在最后压轴。

    一直到晚会那一天,进行最后一次彩排的时候,安雅站在台上指挥,就在快要散场的时候,她往台下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会场中央坐着一个女生,这次彩排可没有邀请其他人来参观,这个女生是谁?

    她走近了一些,竟然会觉得有些眼熟,她眨了一下眼睛,再去看,那里哪还有人,空空如也。

    莫非是眼花了?她轻笑了一声,最近有些紧张,可能出现幻觉了。

    只是她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这种感觉又说不出来,恰好有人来找她,她便没有在想这件事。

    总体上,这次晚会是极其成功的,还有几个节目没上的时候,学工会的老师就已经过来祝贺了,说这次学生会干的不赖。

    一直到了最后一个节目,那个小品,临上场前,安雅的眼皮跳个不停。

    她有点犹豫,但同伴已经都准备好了,催促她赶紧上场,到她了。

    排练了这么多次,没道理最后一次退缩才是,她定了定神,走上了台。

    安雅饰演的是女主角,几个同学因为好奇心,聚集在一起玩笔仙,请了笔仙之后,大家开始问一些小问题,比如谁喜欢谁之类的,然后笔开始动了起来。

    小品大家玩了一阵,气氛突然变得格外诡异,因为害怕,几个人吓得不敢再玩,其中一个女生的手离开了笔。

    玩过这个游戏的时候,最后一定要把笔仙送走才能放手,否则的话,就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果然小品中的几个人相继被笔仙用各种方式杀死,其中那个话剧社的男子要逃走的时候,仿佛被一股巨力吸住和左边的一个女生飞快的撞在舞台中央,整个人都变形了,大家刚开始都还在议论道具和特效的逼真,没想到后台居然传来凄厉的尖叫,这才知道是出事了。

    这些演员不是在演戏,他们真的死了。

    安雅被吊死在舞台中央,眼睛死死的看着舞台的中央,那个放摄像机的地方,有眼尖的同学看见那个摄像机上面居然站在一个女孩,是一个月前消失的那个。

    正当我聚精会神准备接着看下去的时候,亮子打来了电话,我这才想起,亮子身上的尸毒还没有完全去除,于是在电话中告诉了他我的地址。

    之前在墓室里,韵儿和亮子是要求快速的治疗的,甚至不惜留下副作用,但经历过那些事之后,韵儿突然改口,说要那种能完全治好的糯米治疗法了,时间慢一些就慢一些。

    因为有事,论坛是没时间逛了,我便先将帖子收藏,以后等有时间的时候再慢慢看不迟,然后只身去了隔壁的米店,问老板称了50斤糯米。

    等买完米回到家中,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亮子一行人就到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韵儿也来了,从墓室回来之后,还没有见过韵儿,上次拜托韵儿帮我找吴清,还是让亮子转告的。

    亮子偷偷告诉我,从墓室回来之后,韵儿便被她父亲给禁足了,说一个女孩子成天想着去倒斗,成何体统,也不符合祖上的规矩。

    我问他祖上的规矩是什么,亮子笑着摸了摸头:“传男不传女。”

    我当时在喝水,差点一口水喷出来:“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守旧,不过盗墓这个行当还真的是不适合女的。”

    亮子也点点头:“盗墓长期活动在地底下,整天蓬头垢面,不见天日,确实不怎么适合女的,但大小姐脾气倔,不认输,这些年她已经做的很好了。”

    说着亮子又叹息一声:“苏家第三代人才凋零,几个少爷都不成器,眼看祖传的手艺没人继承了,大小姐也是迫不得已。”

    韵儿姓苏,全名叫苏韵,他的父亲叫苏寻,苏氏集团的董事长,家里资产过亿,在饶州城也算是上等富贵人家,这是和亮子一次闲聊他告诉我的。

    他们走进来之后,韵儿嘟着小嘴跟在一个中年男子后面,样子有些不开心,郭叔走上来跟我介绍说,这位中年男子是韵儿的父亲,此次前来是特地感谢我而来的。

    韵儿在后面对我眨眨眼,露出一丝微笑。

    苏寻走上前来,对我道谢,我连忙跟他说不用客气,这些都是应该的,是作为一个道士的职责和本份,不过上次让吴清逃脱了,还是有点遗憾,等他实力恢复之后,估计更难对付。

    苏寻当即保证,苏家会动用一切的力量来找,显然苏寻在听闻墓室中他的宝贝女儿差点让吴清抓去做药引子,很是气愤。

    不过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是渺无音讯,我也基本不抱什么希望,我猜测吴清肯定是跟随陈斌回陈家寻求庇护了,而陈家的实力和苏家一样,苏家没有一定的把握是不会去触动陈家的,毕竟两家现在还是合作的关系,没有撕破脸。

    又闲聊了几句,突然苏寻问我是不是还在上学,我点点头,他问我在哪所学校读书,我如实相告,苏寻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秘书,帮我查一下韵儿报的是什么学校。”

    我问他:“难道韵儿也是今年的应届生?”

    苏寻笑着对我说:“我家韵儿虽然古灵精怪,性子野,但学习同样也没有落下。”

    不一会秘书回了,是华大。

    苏寻在电话里对秘书说:“华大?华市可是千年古都啊,底下的坟墓肯定多不胜数,不行不行,这她去了还不得把历朝历代达官贵人的坟给刨光了,秘书,你那边看下饶州有没有什么有名气的大学。”

    秘书不假思索的回答道:“饶州名气最大的就是饶师大了,但是。”

    还没等秘书说完,苏寻就迫不及待的说:“没有但是,赶紧替我想办法把她的志愿改成饶师大。”

    秘书心里很着急,这饶师大有名气是不错,那都是负面的,什么闹鬼啊,灵异啊,这些倒是全国闻名,连忙跟苏寻说:“苏总,你听我说,饶师大。”

    苏寻不耐烦的说:“不要说了,就饶师大了,过几天就让韵儿去报道,你现在把这件事当做首要大事来做,务必给我做到最好。”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

    秘书拿着手机,虽然此刻的气温在28-29度,但他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头到脚,浑身冰凉。

    苏韵在后面拽苏寻的袖子:“爹,你也太武断了,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苏寻用手指了指苏韵:“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天天往深山老林里跑,成何体统,迟早让野人抓回去当媳妇。”

    苏韵吐了吐舌头:“哼,我看你啊,就是想让家里祖传的手艺失传。”

    苏寻情绪有些激动:“我就是让手艺失传,我也要保护好我的女儿,盗墓这个行当危险重重,我意已决,你别再说了,你爷爷就是因为盗墓而...。”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脸上露出一丝哀伤,苏韵听到爷爷三个字也默然不语,怔怔的站在那。

    顿了顿,苏韵昂起头,眼神无比的坚定:“终有一天,我会亲自去长白山将爷爷接回来。”

    他爷爷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故事,我心里猜测,不过这是他们的家事,如果不是主动告诉我的话,我也不会去插手。

    苏寻转移了话题,叮嘱韵儿在学校的时候要和常联系,又夸了我几句,说我年少有为之类的。

    我咳嗽一声:“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能力有限。”

    郭叔见我有点委婉的拒绝的意思,连忙上来打圆场:“原则,高人处事都是需要一些原则的。”

    苏寻尴尬的笑了笑:“是我唐突了,不过如果韵儿在学校遇到什么困难,想必小兄弟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苏韵将我拉到一旁:“饶师大是不是那个有名的鬼校?”

    我点点头:“对,你还是劝劝你父亲,让他改变主意。”

    苏韵拍了拍小手掌,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不不不,就饶师大了,挺好的,本小姐最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事了,谁不让我去,我跟谁急。”

    我无奈,只得放弃劝说。

    和他们聊天的同时,我也没让亮子闲着,指了指地上的麻袋跟亮子说:“这些就是治病的良药,你提着跟我过来。”

    我带他到一个古老的磨盘前面,跟他说,先将糯米浸在水里两个小时,之后捞出来磨成浆水,用来泡澡,这些事不能让别人代替你做,必须你自己完成,在泡澡之前,必须进行剧烈的活动,加快全身的血液流通,这样的效果才最为显著。

    郭叔说上次的钱包括给亮子治病的钱都已经分别转账给我了,我点点头,我有两张卡,一张是我私人的,这个卡上是我自己赚的钱,另外一张卡是我爷爷给我办的,要让我定期存多少钱进去,到时间会自动转账汇款到别的账户。

    我让郭叔将亮子治病的钱给我汇到我的卡里,其他的钱直接扔进那个账户,也不过问数目,反正这些钱最后也不是落入我的口袋,看了到时候反而增添不愉快。

    亮子花了三个小时,磨了一大桶糯米水,我看数量已经够了,便让他不要在磨了,到隔壁房间去,那里有一个古式的浴桶,是我爷爷买给我泡药浴用的。

    我将原本烧好的热水,全部倒进去,滚烫的水升腾的热气瞬间将整个房间弄的雾气弥漫,我将糯米水倒下去,试了一下温度,虽然有些烫,但是更有利于伤势的恢复,我让韵儿回避一下,韵儿说:“不,我要看你是怎么治僵尸咬伤的。”

    我笑了笑:“那好啊,那你就不要走,亮子把衣服全部脱掉,内裤也要脱。”

    韵儿白了我一样,说了声流氓,红着脸转身出去了。

    这可真是冤枉死我了,是你自己说要看的,现在又说我流氓,关键是脱衣服的也不是我呀。

    亮子除去全部衣服,跳入水中,但马上想起身,我一把将他按进水里:“想不想痊愈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