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缘起古墓 > 章节目录 第原46章 46.原来是她

章节目录 第原46章 46.原来是她

    李永祥接到了张局长的电话,张局长叫他到三道沟,秘密监视康亚臻的挖墓行动。把所有的破坏行为用录像和照片给保留下来,作为这些人的犯罪证据。

    李永祥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们抓获?”

    张局长则说:“眼下不是时候。这伙人成立的驴友探险队是注了册的,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合法的。更何况是赵志恒公司的一部分。赵志恒有市长给撑腰,一时半会是动不了的。”

    “好吧,我听你的!”

    李永祥接到任务后,就和赵秋生一道,开着桑塔纳来到了三道沟。把车存到了一个农家院子里。他俩背了包,就摸黑上了三道沟的平台地。来到这里时,已是半夜时分。

    他们首先发现了挖开的墓坑,进去看时又发现了墓室。

    赵秋生看到了一个打开盖的棺材,向李永祥说:“快看,那棺材竟然完好无损,可另一副棺材却成立一堆朽木。”

    他们来到棺材前,向棺材里看了看,手电光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灰。他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李永祥看到了两块墓志铭。

    一块是北齐战将韩轨的,另一个是韩氏的。

    李永祥看了之后,对赵秋生说:“我查过资料,这韩氏是一个很苦命的女孩子。曾在医馆当过郎中的助手。”李永祥他们出了墓室,给赵秋生讲起了韩氏的故事。

    韩氏在没嫁给韩轨之前,曾在医馆里呆过。

    这天,韩氏在家探完了父母,母亲的病也在韩氏的照料下康复了,她准备回医馆,。

    母亲高兴,下了地。本来女儿是上午就要赶回医馆的,她母亲一高兴叫女儿下午再走,给女儿做了一顿三擦油的烙油饼吃。

    这三擦油的烙油饼是韩氏的最爱,她离开母亲近一年了,很想吃一顿母亲的拿手饭,母亲的三擦油烙油饼是在全村出了名的。韩氏就答应下来。

    而韩氏万万没想到的是,正是这顿三擦油的烙油饼,使她和魔鬼在大庙里碰在了一起。

    午饭过后,父母就开始为女儿回医馆去找交通工具,他们为自己庆幸运气还是不错,下午邻居刘家的马车要去县城附近的村庄去拉喂牲口的干草,韩氏正好能够搭车回医馆。

    就这样,韩氏坐上了一辆一匹马两个骡子拉着的马车。

    韩氏看到,那匹白马驾辕,其他两个骡子拉套,牠们确实很卖力。车倌不时地晃着长鞭,鞭稍在牠们的头顶,像毒蛇一般地威胁着。马车在“嘚嘚”的向前走。

    车倌打着响鞭,吹着口哨,一切还算顺利。行到半路,里手的骡子跳了缰绳,赶车的车倌喊着:“吁——!”马车停了下来。车倌捋顺了缰绳,又跳上了车辕,嘴里喊了声:“驾——!”一挥长鞭,“啪——!”的一声,一个响鞭在空中炸响。马车又“嘚嘚”的走了起来。

    正行之间,天空忽然暗了下来。韩氏抬头向天空看了一眼,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天边也有黑压压的云彩向这边飘来。看来这老天不知道啥时就要下雨了,车倌也看到了这些,不由得又催促骡马,“驾——!”响鞭又响了几声,马车跑了起来。

    马车到了前面的一个村子前不走了,车倌指着丫子路告诉韩氏:“我到了。你顺着左边的这条路一直向前走,就到了你去的地方,这里离县城还有五里多路。”

    “谢谢你了大叔!”韩氏告别了车倌,跳下马车,独自一人向那条路走去。

    路面上人来人往的,大多数人看着了天空中的乌云,都急着往村里赶。

    她走了一半的路程,天空就下起了雨,还夹着风吹来。风助雨,雨助风,把韩氏淋了个落汤鸡。

    韩氏艰难地在风雨中行走着。

    在风雨中,她向四下里看了一眼,发现前面有一个大庙。

    韩氏离开了路面,紧跑几步,跑庙里去避雨。

    当韩氏气喘吁吁的进了庙,发现这里面香烟缭绕,里面没人,只有观音的坐像在享受着供品和香烟。

    这是一座不住人的小庙,平时只是一些善男信女们打扫照料,每逢初一、十五才开了门,叫人们上香叩拜。

    韩氏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别人,便跪在蒲团上给观音的坐像磕了个头,嘴中念叨着:“观音娘娘在上,小女子路遇风雨,无处躲避,只好暂借宝地避一避风雨,打扰了。”说完,给观音的塑像磕了头。

    韩氏哪里知道,此时此刻观音塑像的背后有两双色狼的眼睛正盯着她。

    这两双眼睛正是两个无赖的。

    两个无赖无事可做,来庙里闲逛。

    他们两个是县城里有名的财主家的子弟,他们来这玩,就住进这附近的车马大店,要了一间上好的房间。他们就住了进去。不一会,他们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他们揪住店小二的衣领,怒气冲冲地说:“叫你给我们找一间上好的客房,你倒好,找了一间破房子敷衍我们。”

    店小二委屈地说:“客官,冤枉啊。我们这里就是这条件,那间客房就是我们车马大店的最好的房间了。来我们这里住店的都是些贫穷之辈,很少有你们这高官贵人来住我们的车马大店。”

    “好了,我们走!”两个无赖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头也不回地拉着马,出了车马大店的院门。

    他们看着太阳高照,大地复苏,心底里有一股骚动,很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他们看到了离这儿不远处有一座寺庙,并有铃声和咏经声传了过来。

    两个无赖说:“表弟,那寺庙倒是个好去处,我们不妨到那里面瞧上一瞧。”

    “噢——!没想到表哥还有这份雅兴,全听表哥的。”

    他们来到龙王庙前止住了脚步。

    “这是一座什么庙?”表弟停住了脚步,和走上前来的表哥并排前行。

    “大庙。这大庙是一个房间,供奉着一尊神仙。这三个庙是龙王庙、观音庙、三神庙。这大庙是很有名的,出名在这里的塑像塑得很成功,和真人一样。”

    说话之间,他们已来到了庙的门口。

    庙门大开着,他们也听不清里面的和尚在念什么经,只有“阿弥陀佛”几个字听得清楚,并且越说越快。

    “这里面在干什么?”

    “他们有可能在上功课,这是他们的必修课,每天在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打坐、咏经文。”“我们不管他,我们自己转一转。”表哥首先跨进了院子,表弟也跟在了他身后进了大庙。

    他们来到了正殿,这里的观音影塑像果然栩栩如生。

    在表弟的眼里,那观音塑像简直就是一个美丽的少妇,风韵丰姿尤存,活灵活现动人,不觉中想伸手去抚摸那塑像。

    表哥在一旁提醒道:“那是神像,不可动手。”

    “摸摸吧,这么漂亮!”表弟抚摸了半天,才恋恋不舍的出了正殿。

    表哥不由得回头又看了一眼塑像,长叹了一声:“唉——!天底下是难找这么一个尤物了,只有进入神界,才有可能会有和她交往的艳福喽。”

    “我们不妨给提上一首诗,给她表一表咱们的爱慕之心,兴许还能在梦中相见。”表弟讨好地说。

    “主意不错,还是我表弟聪明!”表哥高兴地拍了一下表弟的肩膀。

    “我去找笔墨,我们在这里给观音提一首诗。”

    不一会,表弟拿着笔、纸、墨走了过来。

    这二位就把纸铺到了台阶上写开了。

    表哥不愧是念过书的,手执毛笔,龙飞凤舞的就把自己的所想,用诗表达了出来。

    再看表弟,他写上去的字歪歪扭扭,让人能认得清楚所写内容,他写的是一首打油诗:这个庙里有塑像,好看动人心痒痒,今日提诗不为啥,只图梦中戏鸳鸯。

    表弟写完后,来看表哥的诗句,那狂草的书法他更是一字不识,只好表哥说:“表哥,你写得啥字呀?我怎么不认识?”

    “来,表哥给你念上一念。”表哥说完就摇头晃脑的念起了自己写的诗:

    “独坐大殿空寂寞,不知殿外明月照。可怜明月独徘徊,何须蹉跎熬岁月。你我相识共婵娟,喜结连理度爱河。”

    “好诗,好诗!”也不知道表弟听懂了没有,表哥一念完,就大加赞赏。然后对表哥说:“我们就把我们的墨宝放在这窗台上吧。”

    “对,就这么办!”表哥立即呼应。

    表弟找了两块半头砖,就把他们的墨宝,压住了纸边,垂在了窗台下。

    他们正要走时,庙里的主持做完了法事,走了出来和他们碰在了一起。

    表弟来过这里几次,认得主持,赶忙给表哥做了引荐。

    表哥立即为庙里捐了五十两银子。

    这时,主持也看到了窗台下的这二位的墨宝,非常的生气,但又不好发作,就想把他们挽留得住下来,然后慢慢地收拾他们,谁叫他们这样无理,这样亵渎神灵。

    但他们执意不肯。

    主持说:“你们最好住下,不然的话你们会有官司惹身的。”

    “没事的,我们从来不相信会有什么邪门官司!”

    他们刚出了庙门,遇上了下雨,只好躲进了观音庙避一下。没想到的是,他们在这里做了他们不应该做的事。

    他们一边走着,李永祥一边讲着,他们看到了帐篷,李永祥就闭了嘴。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