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魂诡语 > 章节目录 第2章 死亡鸟叫声

章节目录 第2章 死亡鸟叫声

    本来,村里的人受道长情绪影响,心情都低落了,喜庆的气氛也没有了,没想到村长在道观里一掌扭转乾坤,所有的人都再次兴奋起来,毕竟,村里这么喜庆的事情很少,虽然小孩有惊人之语,那只是小孩子,没人在意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因为,小孩子的话,真的没什么分量,但他们却没有想过,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一村人走在路上,村长和村民说,如今新社会,那些旧的封建思想都要逐渐消灭掉,我们坐井观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封建迷信,外面早就扫除了,党和***没有忘记我们,我们要高举共产主义旗帜,旗帜鲜明跟党走,不要再受这些封建思想荼毒了。

    村长是见过世面的人,村民们听了,都受他思想鼓舞,喜庆的气氛更浓了,他们跟着新人来到我父亲的家,家里杀猪宰羊,热热闹闹,厨房里已经在忙碌了,院子里摆了三十桌,还有厅屋里六桌,旁屋里四桌,农闲时节,村里的人都来了,场面真的热闹。

    村里的房子大都是石头建造的,上好的花岗岩,一人一手高之后是用青砖,瓦是青瓦,相对比较,比山外好多了,村里粮食不是很足,因为不要上缴粮食,刚好也够吃,那时的村里,没有很多政策,相对来讲,比外面好些,只是后来的发展,没能跟上外面。

    父亲家里房子一栋两横,爷爷奶奶就两个孩子,女儿已经出嫁,家里房子很宽裕,因为结婚,房子外面横梁上都挂着红布,窗户上贴着喜庆剪纸,大门的上方挂着一块铜牌,铜牌雕刻的就是道观里的活神,这也是晚上虽然有灵魂飘荡,但不敢进屋的缘由。

    十一点半,新人准备拜堂,新人打扮的是旧社会的模样,父亲长袍马褂,玉树凌风,新娘喜裙,很是娇艳,闵春花本来是村花,今天更是打扮得娇艳欲滴,让那些后生羡慕父亲不已。

    这时,喜娘在里面喊吉时已到,新郎新娘就位,鸣喜炮。早有人扶着新娘、新郎走了进去。厅屋的神龛下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铺着红纸,点着一对红蜡烛,油汪汪的红蜡烛充满喜气,八仙桌的左边坐着村长和村长夫人,右边坐着我爷爷奶奶。新人面对神龛而立,喜娘喊一拜天地,新人转身朝外跪拜,然后是拜祖宗牌位,拜完祖宗牌位再拜高堂,本来岳父岳母是不用来的,但因为村长必须到位,所有村长带夫人来了,爷爷奶奶使眼色,新人先拜了村长夫妇,然后才拜父母。

    婚礼一直很顺利,就在要夫妻对拜时,突然之间发生变化,外面黑了下来,像是要下雨了,由于这黑暗来得突然,喜娘也吓了一跳,停顿了一下,她正准备喊夫妻对拜时,屋里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风,风刮得很诡异,直吹那对龙凤烛,没想到,龙烛被风吹旺,凤烛一下被吹灭了,屋里顿时也暗了很多。村长一看蜡烛,脸上很难看,喜娘反应很快,嘴里说着大吉大利,手里点燃火柴,把凤烛点亮了。那凤烛点亮后,像是受了打击,光亮比龙烛小很多,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还好喜娘反应快,她高唱,夫妻对拜,一对新人这才互拜,然后就是拜亲戚,亲戚给红包,然后新人才进洞房,进洞房要两个童男捧烛走在前面,新人走后面,捧烛的刚好又是那个在道观里胡说的男孩,他小声的对旁边的男孩说:“孙亮,你看,我蜡烛里有个姐姐在哭,她身上好多血,好可怜。”

    孙亮一听,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他不敢去看蜡烛,对那男孩说:“闵志辉,你又胡说,刚刚在道观里你胡说,我都没看见活神眼珠在动,偏你看见,现在又胡说蜡烛里有人,蜡烛里怎么会有人,小心你妈妈又打你。”

    两个小孩不说话了,本来,在后面的新郎新娘应该可以听见,但那时刚好鸣喜炮,父亲只知道小孩好像在说话,却听不清他们说什么,等喜炮停了,他问他们说什么悄悄话,两个小孩不承认了,等入了洞房,两个男童摆好蜡烛,两人得了红包就走,只留下写字台上那一对一明一暗地蜡烛在闪烁。

    新人拜完堂就开饭了,偏偏这时候,外面很暗,只因为先前还是阳光普照,现在却乌云密布,加上道士曾说过的话,在场的人有点害怕,只有胆大的在外面坐,胆小的都进屋了,屋里点了煤油灯,还有马灯,光亮大些,给人带来安全感,屋里总总挤不下这么多人吃饭,最后还是村长想办法,叫人在外面用干柴架起篝火,屋里的人才走出去坐下,准备吃饭。

    九月的沙河村晚上已经很凉快了,不过白天还好,温度有二十度左右,但今天天气极度不正常,开始还阳光普照,转眼间乌云密布,阴风阵阵,温度降得有点奇怪,要不是烧了篝火,坐在那真有点挡不住寒冷,而且院子里四处看上去黑黑的,要不是人多,胆小的会害怕了,害怕是有原因的,因为山谷只要天一黑,外面便有不干净的东西,于是有人催厨房上菜上饭,大家都想吃了饭好回家。

    十二点半,厨房开始上菜,于是再度热闹起来,众人喝酒吃饭,也感觉不到很冷了,只是菜上到一半,天越来越暗了,看上去像是要下雨了。就在这时,坐在外面的闵志辉对他妈妈说:“妈妈,外面下雪了,那新娘子怎么一个人站在外面风地里,她样子好可怕,脸白白的,像个鬼。”

    闵志辉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和他一桌的却都听见了,他妈妈忙训斥他说:“别胡说,新娘子在新房里吃饭,还没到发喜糖的时候,她怎么可能站在外面,你再胡说,等下伯伯【闵村长】打死你。”

    闵志辉最怕当村长的伯伯,但他又不敢撒谎,他指着外面要众人看,一桌人胆战心惊看去,也仿佛看到有什么东西一闪便不见了,众人知道真有鬼,他们开始害怕起来,都在议论有点邪门。偏偏这时,院子里真的下起雪来,只是不是雪,是雪籽儿,众人还想吃完,谁知雪籽儿越来越粗,很快变成了冰雹,打在手上身上都疼,有大的打碎了桌上的碗,众人忙起身躲冰雹,所有的人忙往屋里挤,正在慌乱,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长号,从空中划过,那声音消失在不远的山里,大人们都知道,这长啸的是夜号鸟,这种鸟要么不叫,一叫必会死人,夜号鸟短啸死的将会是老人,长啸的话,死的是年轻人,每次都准,夜号鸟晚上叫是正常死亡,如果是白天叫,那死的人会死得很惨,于是,这一声长啸,所有的人心都揪紧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