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魂诡语 > 章节目录 第6章 闵村长强行报仇

章节目录 第6章 闵村长强行报仇

    写字台上恐怖的猫头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屋里的人都止住了哭声。孙郎中看着猫头鹰,眼神中充满了惊疑,他看了很久,转过头来对着我爷爷恶狠狠地说:“我们沙河村一直以来安静祥和,方青山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一来,我们村里的人对活神是绝对的服从和崇拜,二来,祖上遗留下来的老规矩我们从不破坏。你知道猫头鹰我们为什么不能杀吗?当年我们祖先落难,被朱元璋的官兵追杀逃到山外,当时,后有追兵,前有高山阻挡,正当我们陷入绝望的时候,活神派猫头鹰给我们指路,一夜之间,我们全部逃入山谷,第二天,追兵找不到这个地方,我们才得在这安居乐业,猫头鹰是我们和神交流的使者,你自己是猎人,居然杀猫头鹰,你不怕活神怪罪吗?”

    爷爷一听,脸色惨白,他只得说出误杀猫头鹰的始末,爷爷说事情是他做的,他愿意一个人承担所有的后果,接受活神的惩罚,绝不连累村里所有的人。

    孙郎中听了点点头,他回头对闵村长说:“老闵,这事你也有责任,当时去活神道观,老神仙说了今天你女儿和女婿不能结婚,你偏偏不信,村里已经几百年的历史,你何曾听过九月飞雪,这是你违背了活神的旨意,所以灾难才降在你女儿身上,你们两家,好好安葬春花,等事情完结,方青山再去道观接受活神惩罚,该死该活,由活神来决定。”

    闵村长一听不干了,他说:“孙大叔,如今是新社会,谁还信那些封建迷信,九月落冰雹,那只是自然现象而已,你别拿活神来压我,我女儿肯定是方家的人杀害的,杀人偿命,村里一直有这个规矩,如今方天成装死,就是想躲避罪责,我不能让我女儿死不瞑目,我如今把他弄醒,审问出他为何要杀我女儿,等审问清楚,明天村里开大会,处决这个畜生,方青山一家肯定是杀了我女儿不好收场,故意拿个猫头鹰出来糊弄我们,好减轻罪责。”

    爷爷分辨说:“闵村长,我说的都是事实,我家真没害你家闺女啊,我们家没有理由要害她啊。”

    闵村长最疼的就是这小女儿,如今女儿惨死,他悲痛至极,哪里还会深思熟虑,这时,闵家家族的人陆续赶来一些,闵村长下令他们把我父亲拖到堂屋,见我父亲还没醒来,一桶冷水淋了下去,父亲一个激灵醒来,看了一眼满屋的人,他爬起来就往屋里跑,嘴里悲痛的喊春花,春花怎样了,我的春花呢?我的春花在哪里?

    那种撕心裂肺的喊叫,听得人心酸落泪,但他人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一个闵姓的后生用棍打倒在地上,他想爬起来,那后生又是一棍,父亲再也没能爬起来。我爷爷过去救儿子,早上来两个后生死死箍住,他想反抗,有人当头给他一棍,他也被打得晕了过去,奶奶想去救儿子,也被人打到在地,奶奶挣扎着想要过去,被人一脚踢翻,奶奶又急又痛,倒在地上,也晕死过去。

    闵村长过来,一脚踏在父亲胸膛上,指着父亲问:“方天成,你是怎么害死我女儿的,你老是交代,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子要你一家陪葬。”

    我父亲流着眼泪说:“爸爸,是我害死春花的,是我害死春花的,但我不知道,我那样也会害死春花啊,要知道那样会害死春花,我死也会忍住啊,爸爸,你要杀我就杀吧,求求你放过我父母,我也求你,让我和春花葬在一起,我爱她,我和她生不能做夫妻,就让我们九泉之下做对苦命鸳鸯吧。”

    闵村长说:“我不信,一定另有原因,从没听说过夫妻同房死人的,你一直在山外混,说不定春花知道你在外面已经不是男孩了,你怕受惩罚,杀了我女儿,你若不说,我叫他们打到你说出真话为止。”

    我父亲绝望了说:“我死没什么,刚好可以和春花团圆了,但你不能冤枉我,我清清白白和春花结婚,我们夫妻恩爱,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你这样冤枉我,春花都不会原谅你的。”

    父亲一句春花不会原谅你,让闵村长更加暴怒,闵村长说:“就是我女儿说是你害死她的,我才知道女儿的死一定有内情,你还说这样的话,你们动手,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说实话再说。”

    因为大雨,也因为是晚上,村里人虽然听到动静,却只来了闵家的人,一顿棍棒下去,父亲被打得一声又一声惨叫,却没有一个人去帮他,打到最后,父亲都已经叫不出声了,只是蜷缩成一团,打一下就动一下,但他死活不承认闵村长的别有隐情,这让闵村长更是气急败坏,他大叫:“把他父子抓到一起打,我就不信他们不交代实情。”

    那些人正想动手,孙郎中站了出来说:“闵村长,够了,已经死了一个,你还要搞出几条人命来吗?我是医生,我刚刚检查了,方天成说的也没错,这种事情是很少,不是说没有,你女儿说恨他,我想是恨他不在身边,其实他是去你家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就这样死了,她心里不舍,怎么会没有恨呢,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是方家害死你家姑娘,要杀要剐,也得三家族人到场才能宣判,你这样打死他们一家人,到时候引起家族纷争,你不是要搞得全村大乱吗?”

    闵村长冷笑一声说:“三族公审,到时候你做证人证明我女儿是你说的那样死的,那我们闵家颜面何存,我根本不相信你说的谬论,今天我若不为女儿报仇,到了明天,我如何还能杀他,你走开,小心棍棒不长眼,伤到你,你这么老,到时候死了也是寿终正寝。”

    孙郎中顿时来气说:“我七十八,确实可以寿终正寝,难不成你今天要杀人灭口?”

    闵村长说:“懒得跟你这老糊涂啰嗦,来人,把这个老东西拉开,给我继续打。”

    其实,我家的为人处世,在场的人都明白,我爷爷奶奶在村里的好也是有口碑的,家里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好人家,不然,村长也不会把他爱如明珠的女儿嫁给我父亲,只是闵村长因为女儿的死,乱了方寸,他一心想着是我家害死他女儿的,所以揪着不放,他怕到了明天三族汇合,就不能报仇了,所以想今晚把事情解决。但那些人看着我家的惨状,真的不想动手了,只是闵村长开口,他们不得不行动而已。

    几个汉子来拖我爷爷,想把我爷爷和我父亲放一起打,孙郎中见阻止不了,也是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让开了,毕竟,自己的生命比别的事情来说,还是重要一些。

    孙郎中让开,那些人正准备动手,就在这时,一股阴风吹到众人身上,那阴风和冷风很有区别,因为村里鬼魂多,村里成年人都走过夜路,自然区分得出,众人正惊疑,只觉得堂屋里红影一闪,像是有人在眼前飘过,顿时,所有人都吓得冷汗直冒,就在这时,屋里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一句:“别打了,是命啊。”

    这一声别打了,是命啊,众人听着是春花的声音,众人寻声音看去,只见再次红影一飘,什么都看不到了,所有人都害怕起来,没人敢再动手,甚至闵家的人在慢慢开溜,屋里的气氛凝固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