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魂诡语 > 章节目录 第8章 夜路有鬼

章节目录 第8章 夜路有鬼

    谁也不曾想到,我父亲会如此决绝,说自杀就自杀,屋里的人顿时都呆住了,就在这时,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躺在床上的春花突然坐起,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的举动再次惊呆了众人,春花母亲以为女儿活了过来,忙想去抱住春花,谁知春花仰面倒下,直直的躺着,眼睛再度闭上,眼角流下两颗晶莹的泪珠。众人心里明白,春花并不想我父亲自杀,为我父亲的痴情所动。所有的人都在想事,呆呆的站在那儿。

    爷爷最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过去抱住我父亲哭着喊:“我的崽啊,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自杀啊。”

    父亲看着爷爷,眼中充满不舍说:“爸爸,春花走了,我爱她,怕她孤单,我去陪她,我不想活了,你让我走吧,我虽然对不起爸爸妈妈,但我是幸福的,我又可以和春花在一起了,对不起,爸爸。”

    孙郎中走了过来,看了看插刀的地方说无碍,不会死人,父亲看着孙郎中说:“孙爷爷,我想死,神仙难救,之所以伤口浅,是我想体验春花放血的痛苦,你也被费力了,让我去了算了,让我和春花一起共赴黄泉,一路有伴。”

    孙郎中严肃的说:“你是故事听多了,小说看多了吧,你以为你死了就能和春花一起去阎罗殿了吗?那你大错特错了,你死后,你们不可能同赴黄泉的,阴阳道千万条,全由黑白无常领路,你们不是一个时辰走的,你知道她走哪条路,你走哪条路?就算你们一个时辰走的,就算同走一条路,黄泉路上鬼魂千千万,你说你能碰到春花吗?春花不想你死,你就好好的活着,反而对春花来讲,那是一种安慰你一定要死,我自然救不了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好好的活着。”

    我父亲听了,有点犹豫了,他去看闵村长,闵村长只是冷漠的看着他,我奶奶一下跪在闵村长面前,哭着说:“亲家公,您也看见了,春花都原谅天成了,我求求亲家公,放过你女婿吧,如今我儿媳妇已死,您放心,我们会好好安葬,儿媳妇和儿子结婚了,自然是我方家的人,入我家祠堂,上我家神龛,也算有个善终,事情闹大了,终究两家都不好听啊。”

    春花的母亲看了看女儿,女儿脸上由焦虑变得平和了,她对丈夫说:“中秋,算了吧,这也是女儿的命,既然嫁进了方家,就是他家的人了,我们走吧。”

    闵村长没动,女儿死了,他终究于心不甘,还在那犹豫,他大儿子过来说:“爸爸,算了,今天这样,天成也不想,他连死都不怕,都要和妹妹一起,他不可能害死妹妹的。”

    闵村长长叹一口气‘,落下泪来说:“罢了,罢了,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我就当没生这个女儿,走吧,走吧,我也是眼不见心不烦。”

    一家人再次看了一眼春花,一起走了出去,到得外面,外面虽然停风停雨了,但还是一片漆黑,这一闹腾,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在沙河村,最忌讳晚上出门的时间是午夜十一点到凌晨三点,这时间段是冤魂野鬼最多的时候,这时间段出门或归家,没有人不出事的。

    村长一家走到外面才想起沙河村这些例规,本来一家人可以在这里呆到第二天再回家,但呆在这里,徒增伤悲,与其伤心,倒不如眼不见为净,更何况家人来得匆忙,把孩子留在家中也不放心,想着人多,最好还是决定回家。

    村长家和我家只有一里路程,村长和妻子走在前面,两个儿媳妇在中间,大儿子和二儿子断后,走在路上,六人感觉到凉沁沁的甚是瘆人,村长低声说:“本来是不能这么晚出门的,但我们呆在方家也不是事,家里还有孩子,不要为了别人家一个人害到我们自己,你们记住,虽然路程不远,尽量少说话,眼睛盯着路上,身上感觉到什么也别管,路上有什么东西千万别踢别踩,有钱什么的也不要去捡,旁边有什么响声不要去看,如果受了惊吓阳火就会灭,那就会招来邪魔入侵。”

    几人忙答应了,二儿子却说:“爸爸不是说鬼神之说都是封建迷信吗?我想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刚刚妹妹家,我根本没看到有什么人影飘动,什么说话的声音,都是人自己吓自己罢了,或者是幻觉,我从没见过鬼,也不相信有鬼,以前这个时间我偷偷出去过,什么事都没有。”

    闵村长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但也有个信则有,我是不搞封建迷信,但一个人做事,万事小心,才是做人之道,你少说话不行吗?”

    二儿子这才闭嘴,六人继续向前走,六人走在宽宽的河堤上,因为没人说话,都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还有就是河里咕咚咕咚地响,像是有什么蹲在河堤下面,看到有人来,被惊得跳水,那跳水的声音很大。

    九月已经没有青蛙了,就算有青蛙,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响声,众人突然想到,除了水猴子,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会发出这种声音了,六人心里害怕,虽然也好奇,但始终谨记,目不斜视,只看路面。

    池塘或河边的水猴子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枉死水中的人灵魂幻变成像人的一种猴子,专门找晚上游泳钓鱼或者洗衣服的人,把他们拖入水中,找到替身之后自己才能轮回。另一种说法是,本就有这种鬼怪,专门潜伏在水里害人,白天躲在水里,一刀傍晚,或蹲池塘水边,或蹲水边树上,出来透气,伺机害人。

    路虽不远,毕竟也要走一阵子,走着走着,两兄弟感觉到谁把沙子往他们头上抛,他们的妻子也感觉到了,大哥知道,有一种走夜路叫鬼砸沙,弟弟也明白,两个女人自然也明白,但弟弟没想到这件事上,大叫:“谁,谁恶作剧砸沙子?”他是想说这句话的,还只说出一个谁字,他哥哥早已经用手迅速封住他嘴巴,弟弟想起,如果碰到鬼砸沙子千万不能说出来,鬼就不敢招惹行人,但如果搭话,那鬼就会现身,想到这里,他头上的汗都出来了,忙闭紧嘴巴,六个人继续前行。

    闵村长听到后面动静,他很想回头训斥一句小儿子大惊小怪会出事,见大儿子制止了,他便没有回头,谁知这时,后面有人喊他儿媳妇的名字,他听声音,不是他儿子也不是六人之中的人,他感觉到二媳妇就要答应,已经来不及了,他猛然回身,用手封住二儿媳妇的嘴巴,那二儿媳妇听喊她的是她的闺蜜,本来要答应,谁知被公公用手封住嘴巴,她才想起,那闺蜜上个月因为难产死了,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她明白,晚上有已死的人喊自己,自己魂魄会被她喊走,她真的很感激自己的公公救了她。

    闵村长回头封儿媳妇嘴巴,眼睛自然看着后面,而后面的人都看见了闵村长的脸,他们看到,闵村长的脸因为害怕,都扭曲变形了,他们想看看自己身后有什么,闵村长大吼,别回头,快回家。闵村长想回头继续赶路,突然,一团黑黑的东西扑向闵村长面门,那东西像是一个影子,扑到闵村长脸上就消失不见,很是骇人。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