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魂诡语 > 章节目录 第10章 生离死别

章节目录 第10章 生离死别

    爷爷虽然睡下了,但也是半睡半醒之间,他睡梦中听到一声哭声,马上惊醒过来,他看了看身边的儿子,我父亲安静的睡在那儿,睡得很沉,他知道不是儿子发出的声音,正在疑惑哪里来的声音,这时,又一句哭声传来,那哭声很凄厉,爷爷知道不好,忙穿起衣服起床,快步往新房走去,他刚到得门口,就听到屋里奶奶的大叫声,他忙去推门,谁知门却从里面拴住了,奶奶的尖叫不停的传来,爷爷急了,只得用力一脚踹门,但因为门栓结实,爷爷一脚没能把门踹开.,爷爷大声问奶奶里面怎么了。要奶奶快开门,他这边继续踹门,没想到,这一踹,门没费了就开了,只是奶奶被门推得跌倒在地上,原来,奶奶见爷爷来了,胆子大了一些,忙过来开门,被爷爷踹倒。

    爷爷进去把奶奶扶了起来,问奶奶怎么回事,奶奶指着床上说不出话来。爷爷用手电筒往往床上一照,他看见一只猫头鹰被杀死在儿媳妇的脸上,儿媳妇脸上都是血,看上去甚是可怕,爷爷问奶奶:“嫣红,这是怎么回事,先怎么也找不到这只猫头鹰。现在又怎么出现在儿媳妇的脸上?”

    奶奶有爷爷在,胆子大了一些,她说:“青山,原来儿媳妇脸上是猫头鹰吗?我只看见窗户外面有一个黑影冲进来。叫得跟人哭一样,那黑影冲向儿媳妇,我以为是黑猫,所以一刀劈了下去,这东西就掉儿媳妇脸上了,这猫头鹰应该不是那只猫头鹰,那只猫头鹰已经死了,这只是刚刚飞进来的。”

    爷爷看到猫头鹰,心里有了主意说:“快别这么说,这是天助我也,总总就是一只猫头鹰,先前的猫头鹰不见了,我刚好拿了这只猫头鹰去道观找活神仙交代,现在天快亮了,你赶快帮儿媳妇烧热水净身,换了脏的被子和衣服,把她脸擦干净,等下她娘家的人看着心里也舒服些,明天好干干净净入棺,请做道场的道士超度她。我去把猫头鹰藏好,再也不能丢了。”

    奶奶有爷爷陪着,没那么害怕了,爷爷守着,奶奶去厨房烧水,奶奶很快打来水,她把春花身上擦得干干净净,然后换了被子,又帮春花穿上新衣服,做完这一切,天都亮了,奶奶和爷爷才松了一口气。这时,屋外有人说话,爷爷忙藏了猫头鹰,出去迎客。

    爷爷打开院门,看到是姑娘和女婿回来了,姑娘见父亲身上有伤,满脸憔悴,顿时被吓到,爷爷要姑爷姑娘进屋,爷爷说了所有的事情经过,姑娘哭了,爷爷说:“哭什么呢,我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有昨晚那么惊心动魄,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美玉,你去找束麻来,给我外孙带上,连秋,等外孙带上麻后,你带我外孙先去几个叔叔伯伯家报死,要他们过来帮忙,儿媳妇暴毙,没有出,只能这外甥给她做孝子了,如今这事情麻烦,只有快刀斩乱麻,今天起道,明天送山,留久了,争议大,更加麻烦。”

    方美玉忙去找来一束麻,束在六岁的儿子头上,自己去帮母亲了,孙连秋带了儿子,去了几个叔伯家报了死,叔伯家马上来人,坐账房的开始安排事宜,然后通知了村里的人过来帮忙,又着人买来棺材,请了地仙看地看时辰。很快道士也过来了,只等把闵春花入棺,道场就可以开始了。然后孙连秋带了儿子去闵春花娘家里报死,虽然她娘家昨晚来了,规矩还是要的。

    这边,爷爷去账房交代完事情之后,他来到孙郎中睡觉的房里,进去时,孙郎中已经起来,只是呆呆的坐在那儿,脸上满是忧虑,容颜憔悴,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几岁。

    爷爷过去说:“孙大叔,有件事情要求您,我杀了猫头鹰,犯了村规,如今猫头鹰已经找到,现在家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妥当了,要不,您现在带我去庙里,我去跟老神仙请罪,到时候要杀要刮,我一人承受,绝不连累全村的人。”

    孙郎中叹了一口气说:“我今天掐指算了一下,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啊,这问题有点严重,就算你承担全部责任,只怕全村的灾难难免啊,是灾难要来了,你家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我毕竟是凡夫俗子,要不,先去庙里看看,看看老神仙怎么说,只是,如果为了全村安微着想,要你死的话,你会心甘情愿答应吗?”

    爷爷犹豫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孙大叔,村里除了老神仙,您也算半个神仙了,您德高望重,我方青山相信您人品,如果真要我方青山的命才能救村里人,我愿意,毕竟,人终究一死,更何况我活了五十多年,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为村里人而死,也值得。”

    孙郎中说:“青山,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这孩子心实,人品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灾难要降临到你家,这是老天爷不公平啊,你放心,如果能救你,我一定会尽力的。”

    爷爷点点头说:“孙大叔,死其实没设么的,你也不必为我担忧,你也劳累一夜了,现在外面开饭了,你去吃点饭,我去跟家里人说一声,我不会告诉他们我会怎样,我想,我这一去,怕是和他们再难相见,我舍不得我的亲人,我想在细细的看看我的儿子,我的老伴,还有女儿女婿,我的外孙。”

    爷爷说到这里,眼泪夺眶而出,孙郎中看了也于心不忍,眼睛湿润了,他摆摆手,让爷爷出去,他不想让爷爷看到他也哭了。

    爷爷来到我父亲睡觉的房间,我父亲失血过多,伤心过度,躺在那一直在睡,爷爷过去摸了摸父亲的脸,父亲惊醒过来,看见爷爷眼睛红红的,他眼泪出来了说:“爸爸,儿子不孝,害苦爸爸妈妈,让爸爸妈妈担心了,爸爸放心,儿子不会再有事的,儿子会好好活着,儿子昨晚梦见春花了,春花说她的死是天意,不能怪我,她也要我好好活着,她说她才能走得安心,爸爸不要再为我担心了,我会好好的。”

    爷爷冲着我父亲笑了笑,说了句好孩子,到底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父亲起来,抱了抱爷爷,爷爷才说:“我出去吃饭了,你也洗漱了起来吧,等下春花入棺,你不吃点东西,伤心过度,你会受不住的。”

    父亲说好,爷爷也就出去了,到得外面,见妻子和女婿女儿外孙在吃饭,他也过去端碗饭吃起来,边吃边说些关心妻子女儿女婿的话,爷爷要女儿女婿搬过来住,说反正家里房子多,哥哥短时间不会娶亲,免得妈妈孤单。

    女儿女婿一一答应了,只有老伴知道丈夫要去哪里,她知道丈夫要做的事情她劝也没用,刚好这时候孙郎中吃完饭过来,约了我爷爷出去,我爷爷一脸悲戚,怕流眼泪被亲人看见,他忙进屋拿了那猫头鹰,跟着孙郎中往外走去。奶奶把他们送到外面,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瞅着旁边没人,放声恸哭。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