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宋大丈夫 > 《北宋大丈夫》 盛世是打出来的 第1043章 赵顼请缨

《北宋大丈夫》 盛世是打出来的 第1043章 赵顼请缨

    辽人此次作战依旧没有解决自己的补给保护问题,被西夏人神出鬼没的偷袭粮道,次数多了,前面的军队补给不足,怨声载道。

    这便是僵局。

    辽人的粮草储存数量不足,一旦断掉补给,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耶律洪基如今很纠结,想退兵吧觉得丢人。

    想当初大辽可是很牛笔的大军压境,压根就不给西夏人解释的机会就发动了进攻。

    当初有多牛笔,如今就有多撒比。

    而且大宋很缺德的继续在雁门关一带派驻了大军,就瞄着朔州。

    你耶律洪基要是带着大军转向西夏,那大宋说不好就会捅你的菊花。

    所以两难之下,耶律洪基动了退兵的念头。

    西夏人察觉到了辽人的动态,激动之余,平头哥的属性马上就发作了,在辽军还在境内的情况下,对大宋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官家,李谅祚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

    韩琦很是愤怒,恨不能马上就出动大军,和辽人夹击西夏。

    但他知道不能,否则西夏一灭,大宋就会直面没有牵制的辽人。

    赵曙冷笑道:“他们历来如此,所以……我准备派人去西夏那边看看,好歹震慑一番。”

    君臣都觉得李谅祚不是个东西,可沈安却知道这个少年还不错,等他死后,他的老婆梁太后掌权的西夏,那才叫做一个彪悍。

    “官家,给他们一下吧。”

    沈安觉得什么威慑都没有出动军队干一架更管用。

    “派出骑兵突袭他们,一战即走。李谅祚自然知道大宋的意思,这样他不会误判,依旧会全力对付辽人。”

    什么震慑,这样的突袭才是真正的震慑。

    赵曙看着他,突然伸手指指,说道:“你这个少年……”

    “臣不是少年了。”沈安觉得少年这个词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有些不合适,别人听了会觉得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赵曙捂额道:“是了,你如今连孩子都有了,我却记得你当年在府里和大郎闹腾的时候……那时候……你们俩无法无天,还把府里给炸了……”

    官家成了皇帝后,少见这等温情的时候。

    沈安赧然道:“那时候臣无状。”

    那时候的他嫩了许多,做事也少了许多手腕。若非是有那么多人看顾,他早就完蛋了。

    赵允让,包拯……许多人在看着他,在他要倒霉前会伸手拉他一把,帮他把那些障碍移开。

    “刚才你的话让我却想起了以前你的无法无天。”赵曙渐渐清醒,说道:“不过西夏人却有些得意忘形了,既然如此,大宋就该敲打敲打,让李谅祚知道,大宋可不是辽人,辽人忌惮的补给对大宋而言不是问题……”

    大宋的人口是碾压当今世界的存在,这个不但西夏人忌惮,辽人也有些头皮发麻。

    人口多就代表着赋税多,代表着丁口多。

    而这一切反应在战争之中时,就是无数的粮草和兵员。

    大宋一旦动员起来,那就是人山人海。只要帝王不是蠢货,只要把武人的地位提高一些,操练更多些,这个大宋谁敢轻视?

    回到宫中后,赵曙叫了三衙的人来一起议事,赵顼也来了。

    他进来行礼后,就给沈安使个眼色。

    沈安微微摇头,觉得这个问题没他的事。

    三衙的人回答了赵曙关心的边境问题,顺带很是自信的表态,“西夏人在挑衅,可他们却不敢越境。请官家放心,西北稳如泰山。”

    赵曙满意的点点头,赵顼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出班道;“官家,臣以为李谅祚这是得意忘形了,大宋若是置之不理,等辽军退了之后,西夏人绝对会不断袭扰大宋的边境……”

    这个是有历史依据的,赵顼先是举例说了西夏人在以前的劣迹斑斑,最后表态道:“官家,臣想去看看……”

    沈安有些纠结,觉得这厮是静极思动了。

    可你是皇子,啥时候轮到你去突袭敌军了?

    赵曙也觉得儿子有些焦躁了,“你是皇子,在京城好生观政读书才是正理,出击西夏,京城多的是良将,哪里就到你上阵的时候了?”

    赵顼说道:“官家,汉武年少时带着伴当四处游猎,这才有了汉武驱逐匈奴,为后续缔造盛世打下了基础。唐太宗更是亲自领军杀敌,战无不胜,这才有了盛唐之名……臣作为皇子,虽然不敢和这二位帝王年少时相比,可却敢领军突袭西夏,若是不成,臣自请出宫。”

    赵曙的眼中多了冷色,大抵是想揍这个儿子一顿。

    连沈安都是这种想法,宰辅们更是在窃窃私语。

    汉武和唐太宗都是牛人,你把他们作为自己的偶像,这个没错。可你说什么若是不成,就自请出宫,这话却是太蠢了些。

    自请出宫就是废掉皇子之位,以后变成一个闲散宗室子。

    这话要是当着沈安或是赵曙私下说没问题,可宰辅们在啊!

    看看韩琦吧,恨不能找东西来把耳朵堵住。

    曾公亮在装傻,包拯在掐指算什么东西,好似道人……

    这话决绝,让赵曙没有退后的余地,他恼怒的道:“如此你便去吧。”

    这话沈安觉得有些耳熟。

    ——你去吧,死外面别回来了!

    前世多少熊孩子都被父母这么骂过啊!

    叛逆的少年总是向往外面的世界,可父母却觉得他们的翅膀还嫩,还不到独自高飞的时节,于是父子之间的矛盾就爆发了。

    滚远些,别回来了。

    赵曙这话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听闻皇子要去西北,富弼当即表态,准备派出五千最精锐的骑兵护送。

    “陛下,出云观那边积了不少好钢,要不马上弄些出来,让京城各家兵器坊打造兵器。”沈安看了赵顼一眼,“此次突袭就正好能用上了。”

    赵曙看着他,微微点头,安排出击日子,随后各自散去。

    出了宫殿后,沈安和赵顼并行。

    “你怎么这般强硬?顶的官家都没法转圜了。”

    赵顼也有些后悔,“最近吃羊肉吃多了,觉得燥热,脾气都不大好。”

    吃羊肉燥热?

    “你这个……莫不是和女人那个啥多了?”沈安觉得这个有些像是腰子出了问题。

    “没有的事。”赵顼矢口否认,随即转了个话题,“那个好刀能打造多少?”

    “有不少。”沈安笑道:“舍情出的主意,说是枢密院看到这好刀定然会欢喜,于是就多弄些好钢,到时候也好多要些钱粮。”

    可他们没想到竟然是赵曙亲自去了,于是没用上这番布置就得了好处。

    “多打造些带去试试。”

    赵顼有些兴奋的道:“西夏人碰到了这等好刀,会不会连刀带人被劈断?我恨不能现在就去西北试试。”

    这个少年看来是到叛逆期了。

    叛逆期的少年不肯服从权威,别人越不想让他做的事他越要去做。

    赵曙也很头痛这个儿子。

    “大郎的脾气最近不大好。”高滔滔得知了此事后,担忧之余就劝道:“不听父母的话,脾气越发的倔强了……不过官家,当年您也差不多啊!”

    “是吗?”赵曙有些难为情的道:“我当年没这般吧?”

    “有。”高滔滔和他是多年夫妻,自然没那么多忌讳,就捂嘴笑道:“当年阿舅骂你,你就顶嘴……”

    这个……

    赵曙有些纠结的道:“此事……罢了,如今西夏主力都在和辽军厮杀,西北那边只是防御,如此大郎去了也没什么危险……不过……还是要安排好一些才行……”

    父母便是这样,嘴里说着你去吧,别回来了,可实际上却又私下担心,做出各种安排。

    稍后折克行和王却都接到了命令。

    “官家令你护卫大王去西北。”

    折克行领命,随即安排了一下军中就去寻沈安。

    “没什么大事,就是突袭一下,告诉李谅祚别嘚瑟,仅此而已。”

    这种警告式的攻击要求短促而猛烈,折克行去再好不过了。

    可王却……

    “这是突袭……”

    赵曙看着两米高的王却有些头痛。

    这样高大魁梧的猛将很厉害,有他在,赵顼的安全不是问题。

    可要什么样的马才能驮着他跟上队伍呢?

    王却也有些纠结这个问题。

    “要不……来人,把宫中的好马都放出来,让王却试试。”

    王却瞬间就感动了,跪在地上泣声道:“陛下厚恩,臣粉身难报。”

    宫中的马自然是宝马,可惜跟着赵曙这个主人没啥前途,最后给王却挑选了两匹好马之后,赵曙干脆把剩下的都分了,自己就留着几匹好马出行用。

    随后好刀也运来了,一千余骑兵换装,然后测试了一下,顿时就引起了轰动。

    “好刀啊!”

    “有这等好刀,这次去收拾西夏人,定然是无往而不利。”

    几天后,赵顼带着五千骑兵,在折克行和王却的护卫下出发了。

    辽军依旧和西夏人在厮杀,不过在渐渐退却。

    李谅祚站在阵前,看着那些退却的辽军,说道:“辽人无道,我军有道伐无道,必胜!出击吧!”

    他最近没少读书,所以掉书袋说了什么有道伐无道,可麾下大多是文盲,一脸懵逼。

    李谅祚叹道:“那个……辽人不要脸,如今他们要逃命了,传令各处,弄死他们!”

    “杀啊!”

    西夏全军出动,辽人一边厮杀一边后退,丝毫不乱。

    李谅祚看到这个场景就说道:“辽军还是那支辽军,果然厉害。宋人……宋人上次靠着坚城击败了耶律洪基,不足为凭。如今咱们的军队经历了和辽军的磨砺,进步很快,下次有机会,朕要再去宋人的西北,去看看……去……复仇,雪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