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槐夏记事 > 《槐夏记事》 美滋滋的暑假 第八十五章:磋磨

《槐夏记事》 美滋滋的暑假 第八十五章:磋磨

    坐在老崔的车子里,看着那个超出科学手段的屏幕里的画面,大家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

    “这……”

    崔天安喃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吗?”

    程璐也目瞪口呆大槐树:“这个沟恐怕超次元了。”

    崔妈发表评论:“这倒霉媳妇儿,真是……还是咱们璐璐好。”

    程璐有点不好意思:“阿姨……”

    崔妈慈爱地看着她。

    老崔看看同样羞答答的儿子,再看看崔妈,最后看看屏幕:“我觉得……这也没啥毛病,咋就要离婚呢。”

    这话一说,就连何槐的目光都转了过来。

    老崔突然被所有人的眼神注视,这会儿也有点紧张,但他是个实在性格,这会儿问道:“怎么?我哪里说的不对?你看这小媳妇儿,虽然人品不咋地,但这家里条件也不怎么样,她却死都不离婚,这是有真感情啊!”

    程璐:……

    崔天安:……

    崔妈:……

    “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她突然生气:“时间倒回二十年,你去找你的真感情去吧!”

    老崔还呵呵笑道:“我的真爱是足球啊哈哈哈……”

    笑到一半发现车里还是很安静,根本没有人理他,不由又尴尬地渐渐收了声。

    然而左看右看,这会儿只有程璐对他尴尬的笑了笑,再也没人理他了。

    而何槐则纳闷的托着下巴:“这跟电视里看的真爱好像又有点不太一样……”

    ……

    屋子里,邱娟还又哭又笑的扶着老妇人,一边对磊子说道:“老公,你看你,又把咱妈气的不行。”

    她擦了擦眼泪,用温柔体贴的笑脸对着磊子:“我做的哪里不到位吗?你是觉得我每天抛头露面的,还穿裙子化妆,给你丢脸了是不是?老公我错了,我改,妈现在不看病花钱了,我可以找个正经人干的工作——我去前边的仓库分拣快递好不好?你放心,我这回不穿裙子了,我戴口罩,老公你别休了我。”

    她柔弱的依偎向磊子:“老公,你知道的,休了我,我活不成的。”

    她一片柔情蜜意,然而磊子却仿佛她身上带了刺,蹭蹭蹭的退到一旁,呼吸声却越来越粗重!

    片刻后,他冲进厨房拿了菜刀出来,双眼通红的对着邱娟,呼哧呼哧喘着气:“活不成是吧?那我杀了你,我给你偿命!”

    下一秒,挥刀就要砍过去——

    “磊子……”

    脚面被一只苍老的手按着。

    力气不大,可他却没法再动了。

    老妇人不知何时醒转,这会儿哀求地看着他:“你走了,你要妈怎么办?”

    她说完,接着艰难的转头看着邱娟:“娟啊,你嫁到咱家,我没有半点对不住你,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这老人家,放过磊子吧!”

    她老泪纵横的哀求道:“我也没几年活头了,你行行好,放了我们家吧!”

    ……

    “妈你别求她!”

    磊子也淌下泪来:“她如果愿意放过咱家,就不用纠缠这么多年了!”

    “我这一辈子,折腾到现在还是这样子,这就是我的命啊!”

    他颓然坐倒在地,表情麻木又空洞,就仿佛之前无数次认命一样。

    看着两人的表现,邱娟的笑容这才越发灿烂起来,她脸上一派热情和怜惜:

    “这就对了,妈,老公,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呢!我今天就辞职,妈你别嫌弃我,我心里只有磊子的,我下回肯定不抛头露面了。”

    一边说着,一边手脚麻利的把二人拽了起来——她倒是也有把力气。

    然后忙忙碌碌的,先把两人扶到沙发上,贴心的把电视调好,再接水给两人擦了手脸。然后又拿着抹布把门打开通通风,这才跪在地上,一点一点从门边往屋子里头擦拭。

    恰逢这时,邻居上楼来,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瘦弱女人,再看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母子俩,直接冷哼一声下了楼。

    楼下大树下一群人打麻将呢,看见女人脸色不好看,不由有人问道:“怎么了?楼上又折磨小媳妇呢?”

    “可不是!”

    女人抓了把瓜子磕的噼里啪啦:“老陈,老李,你们不是咱们这居委会的吗?也管管啊!”

    “三饼!”

    “碰!”

    打牌的女人头也不抬:“咋管?那一家子作贱人也不在明面上,人家媳妇也不敢吭,咱们也不能怎么样啊!”

    说起这个,邻居女人就生气:“当初单位给编制,还好咱们投票拦下来了——就这窝囊男人,给什么编制?”

    “就是!”有人附和道:“天天不出去工作,就知道跟那个哭丧脸的妈一起,谈恋爱那会儿就让娟子给他妈洗脚穿鞋,结婚几年了,娟子天天打工挣钱养家,他们还挑剔她,说她出去勾搭人——你说说,娟子天天给老婆婆端屎端尿的,这俩人倒好,十回有八回他们都在看电视,头都不抬,就娟子跪在地上擦地板!”

    女人越说越气:“就他家那老瓷砖,二三十年都没换了,还非得故意磋磨人,让人跪地上擦——唉!”

    居委会的女同志随口安慰道:“你也别折腾了,娟子自己也不肯立起来,咱们咋办呢!”

    邻居却更加生气了:“娟子咋立起来?天天这么伺候人,心气儿都伺候没了,再说了,就老邱家穷成那个样子,她要不是真的爱重磊子,她年轻又漂亮,咋能忍?”

    “行啦行啦,你少说两句——邱家有本事呢,你看,娶个媳妇,把人家姓儿都给改了,这可真是……”

    ……

    屋子里,听着楼下议论的邱娟又长出一口气,按着胸口的位置,再看看憋的脸通红却依旧不能说话的母子俩,这才满意道:

    “这会儿可算正常了。”

    她认真地把地板擦完,然后对母子俩说道:“妈,老公,你们之前喊的用力了,嗓子肯定都疼了,我不让你们说话也是为了让你们养养嗓子,晚上给你们炖排骨吧。”

    说完迈着轻盈的步伐,又把自己裹的严实,拿着购物袋出门买菜去了。

    见她的模样,楼下又是一阵叹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