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号偶像 > 《头号偶像》 正文卷 第503章 亚洲音乐会

《头号偶像》 正文卷 第503章 亚洲音乐会

    故事的结局已经无需多猜。

    《遥远的她》一出世,冲击力是难以形容的,传唱了几十年经久不衰的歌曲啊?什么概念?直接确定了张俊成实力不仅没退步,还更上一层楼的事实。

    他仍旧是华语乐坛的一哥,是那座那不可逾越的高峰。

    至于跟全孝仁之间的比试,则是有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因为全孝仁也不是什么路边的阿猫阿狗,这是韩国乐坛的教父级摇滚大师,当年的水平也就只比张俊成略差一筹而已。

    所以今天两人的表演各自落幕后,现场的一众歌手们心中的评判并不统一。

    这不像是何笑跟李胜信之间的比试,实力悬殊过大,一眼就能看得出高低之分。

    这是一场真正的绝顶高手间的较量,之间的差距肯定是有的,但绝对不多,也因此而导致很多人心中的那杆秤并不一致。

    有人觉得张俊成宝刀未老,依旧强盛如往昔,比全孝仁更胜一筹。

    也有人觉得两人的作品都是难得一见的佳品,一个是摇滚乐中的精华,一个是情歌中的经典,当为难分伯仲才对。

    但无论如何,最坏的结果也是平局,没有人觉得张俊成是不如全孝仁的。

    张俊成的目的也顺利的达成了,其实全孝仁今天是否会出现在这里,又是否会挑战他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借着这个机会,向所有人都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他仍旧是他。

    歌神,张俊成!

    媒体记者们心中已经有了谱,他们知道明天的头条该怎么写了。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张俊成大放异彩,证明了自己的地位之外,今晚的第二个受益人却不是全孝仁,而是身为乐坛后辈的何笑。

    一首质量不差于歌神作品的《吻别》横空出世,让亚洲所有的顶尖歌手们,都看到了他的实力。

    甚至已经有人私底下把他看做成了未来掌控华语乐坛的接班人。

    便是如今日本乐坛年轻一代第一人千代谷伊,也是对何笑频频侧目,将其记在了心中。

    霓虹国跟华国离的太近了,两个娱乐圈尽管并不交融,但如果走上国际舞台的话,碰撞却是在所难免的。

    可以说在日后,都会是潜在的对手。

    “全孝仁,看来你跟你的学生一样,今天都要失望而归了啊。”

    较量结束,林云开笑呵呵的过来补刀,他年轻的时候,和张俊成、全孝仁、羽岛航平等很多亚洲顶级歌手都是同级别的存在,只是后来路让他走窄了,慢慢的过气,与众人脱离了层次,但这并不妨碍林云开是天王的事实。

    他面对全孝仁的时候,仍旧是以平常的眼光来看待,甚至争锋相对也没人会觉得突兀。

    “林云开,你应该学学你的同胞李成勋是怎么做人的,他很对我胃口。”全孝仁沉着脸,对着林云开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啧啧,果然物以类聚,狗以群分啊。”听到全孝仁提及李成勋,林云开倒是没生气,在《歌手》上,他的心结已经打开了,此时更多的嘲讽全孝仁的眼界和……字里藏刀的骂他。

    全孝仁汉语水平也就中上,他一开始没听明白什么意思,过了三四秒后才反应过来,顿时气急,那张匪气十足的脸上,铁青一片。

    张俊成则此时站出来打断了林云开跟全孝仁之间的对峙,他的目光看向满座宾朋,儒雅随和主持大局道:“想必在座的诸位都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各位媒体朋友们,明天写文章的时候,记得要实事求是哦。”

    “另外,我已经跟罗瓦尔先生商量过了,咖啡厅今天会破例营业到凌晨1点,大家可以选择继续留下来探讨音乐,享受宴会,也可以自行离去,新加坡还有很多迷人的地方在等待着大家。”

    张俊成跟众多名流歌手,媒体记者们一一打过招呼,宣告着今天这场盛大的生日宴会落下帷幕。

    而声音落下后,现场很多记者们第一时间坐不住了,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编写新闻稿子,为明天的抢占头条而做准备,一时之间告辞离开的人挤满了大门。

    一些名流们,见到热闹散去,也都满脸笑容的离开,相信今晚之后,东南亚的上流社会又会多出许多谈资。

    李胜信跟全孝仁沉着脸,知道留在这里也在无意义,徒增丢人的笑料罢了,同样拂袖离去。

    “老师,那谷伊就先告辞了,期待与您的下一次见面。”

    千代谷伊见这场闹剧的结局已出,也决定抽身而退,对着张俊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日式礼仪做告别。

    “何笑君,我们间终会有一场较量。”

    在路过何笑身边的时候,千代谷伊嘴角忽然掀起一抹勾人的弧度,她目光满是晶莹,闪闪的看向何笑。

    “荣幸之至。”何笑保持着两者间的距离,对着她礼貌回笑了一下。

    见到何笑的细节,千代谷伊目光微不可查的一动,轻咦一声,带着几分疑惑离开了咖啡厅。

    千代谷伊无疑是女神级的天后,在她看来,这一生中所遇到的男子,无不是想方设法的向她靠近,尽管掩饰的再好,她也能敏锐的感觉到那埋在心底的渴求与欲望。

    而何笑却主动与她远离,这让她第一次对自我魅力产生了怀疑。

    她却不知道,在何笑的眼中,坚守本心是做人的第一品质,况且……千代谷伊还真没自己的老张好看!

    对于张雅,何笑是看不够的,无论是长相、身材、教养,都是何笑心中当之无愧的NO.1。

    咖啡厅内不断的有人离去,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满座宾朋只剩下了三五人,略微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何笑跟张俊成、林云开等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在过一会儿,他也要跟张俊成告别,回到酒店,准备明天返回国内的事情了。

    “何笑,这两年来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聊到一半,张俊成忽然对着何笑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何笑有些微楞,他看着张俊成,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张俊成则是随和的笑道:“其实年轻一代歌手里,这两年我最关注的就是你,《歌手》每期都会看。”

    “我是老了,今天你别看我威风,其实都是逞强,未来的华语乐坛还得看你们年轻人啊,等我倒了,必须得有人接起我的班。”张俊成像是在说着不起眼的小事儿,而萧忘年跟何笑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怔怔的看着他。

    “磨磨唧唧,你不就是想让何笑参加亚音会吗?直说得了!”林云开在这时候撇撇嘴,直言道。

    张俊成不由咳嗽一声,脸上有点挂不住,瞪着林云开:“我这不是酝酿气氛,循环渐进吗?你赤果果的直说万一把人家吓跑了呢?”

    “呵,这小子还能吓跑?他兴奋还来不及!”林云开扯了扯嘴角,一副把何笑看透了的模样。

    “???”

    何笑听着林云开跟张俊成你一言我一语,缓缓摆出了一个黑人问号的表情,满脸的迷惑,“老师,你在说啥呢?什么亚音会?我只听过亚运会啊!”

    “唉,你还年轻,不知道也正常,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离你们这一代人太遥远了……”林云开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满脸深沉的望着远方,吧嗒吧嗒嘴皮子说道。

    何笑:???

    这突如其来的唐白风怎么回事?怎么听着好像有什么武林恩怨一样?难道还有一段被历史掩藏了的不可描述?九九年的事情暴露了吗?

    就在何笑一脸王大锤的迷茫表情时,萧忘年同学弱弱的举起了手,“亚音会,我好像听过,我记得不是停办了吗?”

    “是停办了,俊成那一届之后因为国际局势的原因被全面叫停,而现在各国关系缓和后,将在明年重新举办。”林云开先是回答萧忘年的问题,然后又解释了什么是“亚音会”。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音乐界的盛会,它的上级是简称“世音会”的世界音乐会,由全球各国联合举办,每六年一届,目的是促进各国音乐间交流,就跟奥林匹克运动会一开始的出发点是一样的。

    并且它还效仿奥林匹克,做出了细致的划分。

    众所周知,奥林匹克运动会除了规模最大的奥运会之外,每个大洲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盛会,比如亚洲的亚运会,欧洲的欧运会,北美南美的泛美运动会等等,而这些,世界音乐会也有。

    众人眼下讨论的这个亚音会,就是世音会下的亚洲分会。

    林云开历史学的不好,他记不清是从什么开始创办的了,总之很悠久,尤其是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进入和平年代后,开始频繁举办,影响力一步步扩大,说是音乐节的奥林匹克也不为过。

    不过,在1989年选在印度新德里的那一届举办完之后,因为局势动荡的原因,大会不得已停办了,这一停就是三十年。

    张俊成参加的那一届,就是1989年的最后一届,那一年张雅才刚刚出生,何笑还连小蝌蚪都不是呢。

    何笑没听说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停办的时间长,年代也太久远了。

    萧忘年倒是了解一些,他毕竟是个80后,虽然当时华国落后,印度更落后,但仍旧有一些模糊不清的视频保存了下来,他记得自己看过部分影像。

    现在三十年过去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科技都已经突飞猛进,亚音会也将重新举办,届时必然会掀起一场大风波,估计全亚洲的精英歌手们都会飞蛾扑火般的参加。

    张俊成虽然今天镇住了众多歌手,但也是一时的,等明年亚音会开幕,便又是群魔乱舞状态。

    华语乐坛想要保住现在的地位,只能在音乐会上杀出一条血路,证明自己的实力,而有这个能力的,老一辈歌手肯定是不用想了,一把老骨头们哪里还能唱的动比赛,只能在年轻一代中抉择。

    何笑如今在年轻一代歌手中如日中天,张俊成有心让他参加,但又怕他压力太大,毕竟这玩意不比综艺比赛,那是国际上的大赛,跟奥运会一样,背负了太多国民的希望,一旦接了这个活儿,那身上的担子就不是一般的重了。

    所以这才酝酿着,拐弯抹角的琢磨着怎么让何笑参加。

    “放心吧老张,何笑这小子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责任心比谁都强,他连伊莎贝拉都参加了,还能怕这个亚音会吗?你说是吧,乖徒弟?”林云开满脸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贱嗖嗖的。

    你大爷啊!

    这分明是故意坑徒弟啊!

    何笑哪能看不出来,“您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拒绝吗?”

    “你太不能了啊!”

    老林顺杆子往上爬,直接给何笑一锤定音了。

    得,这活还非接不可了。

    不过想一想,如今的华语乐坛中青一辈里,似乎真的没什么太优秀的歌手出现,翻来覆去的数,也就是张雅、唐茗这些人,剩下的都是空有颜值的小鲜肉、网红歌手,也难怪张俊成对华语乐坛的未来表现出了浓浓的担忧。

    其实造成这种情况,跟时代环境也有很大的关系,以前的歌手优秀,是因为网络不发达,人民也不富裕,想要买一张CD,那要下很大的决心,反复斟酌,不听个百八十遍都对不起这份钱,所以那个年代的歌手,想要有成绩、有销量,竞争压力是非常大的,必须用心去做音乐,真正做到百听不厌,可以单曲循环很久。

    于是大浪淘沙之下,也造就那个年代独属于华语乐坛的精彩。

    而现在,网络发达了,听歌也免费了,谁都可以当歌手了,没有了门槛,口水歌也就渐渐泛滥了。

    真正做音乐的优秀歌手越来越少,以至于到了如今,参加一个亚音乐,都要张俊成倍感担忧。

    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何笑怀揣着张俊成对他的期望,跟林云开等人回到了酒店。

    让包圆圆订好明日返程的机票之后,何笑洗了个澡,趁着精神劲儿,在网络上搜索了一番关于“亚音会”的资料,不由有些皱起了眉头。

    这个“亚音会”比他想象的影响力还要大,仅次于歌手界里最高盛事“世音会。”

    何笑之前也参加过这种国际性的大赛,比如伊莎贝拉杯,但亚音会跟伊莎贝拉杯是截然不同的,伊莎贝拉杯是属于钢琴艺术家们的盛会,受众面都是喜欢听钢琴的人,说到底还是比奥运会、世界杯这些国际赛事小众了很多。

    而亚音会不一样,它是所有歌手们的狂欢,也是全世界人民的音乐盛宴,在这里只有存粹的歌声一较长短,比起只听钢琴可大众太多了。

    甚至可以说,亚音会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仅此于奥运会、世界杯了!

    一个影响力这么大的赛事在停办了三十年后即将再次举办,也怪不得张俊成表现出浓浓的担忧,毕竟现在正是华语乐坛青黄不接的时刻。

    华人一向好强,如果这次在大赛上名次不佳,那绝对是难以言喻的打击,华语乐坛也将世界乐坛的地位从此一落千丈。

    好在,距离这场大赛开幕,还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何笑仍旧有足够长的时间做准备。

    更何况何笑是一个有野望的人,在见识到了千代谷伊、全孝仁这些亚洲乐坛顶尖人物之后,他对亚洲乐坛第一人这个位置,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说不定这场大会可以成为他的跳板,让他有问鼎亚洲歌坛的机会,继而走向世界歌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