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我独尊狂女太逆天 > 章节目录 第八章:你的宵挡箭牌元宵小剧场

章节目录 第八章:你的宵挡箭牌元宵小剧场

    “很简单。若是我赢了,你就要给本小姐解出晶石的两倍。”姚蕴笛抱着胸:“敢吗?”

    “啧,这个赌有点问题。若是你输了呢?”

    “莫不是你怕输,所以没下赌注?”于染安满脸不屑,很是刺眼。

    姚蕴笛笑得开怀:“呵!本小姐怎么可能输?”

    “若是我输了,给你三倍?”

    于染安等的就是这一句,狡猾一笑:“一言为定!”

    姚蕴笛把近十块石头都放到解石仪上,自信满满的等着。

    不出十秒,出来了一堆废石屑,姚蕴笛挥手扫掉。

    很快,一个末等晶石露出来,姚蕴笛把晶石收了起来。

    紧接着两个都是废品,姚蕴笛有些着急了。

    第八个…第九个…居然连着七个里面什么也没有!

    第十个露出一抹橙色的光辉,姚蕴笛惊喜的捧起:“是极品晶石!”

    众人的掌声不断,姚蕴笛羞涩的看了一眼角落的楚卿然,没想到他居然打了个哈欠,看都不看她一眼。

    姚蕴笛气的咬牙,但还是压住怒意,微笑着看于染安:“妹妹?该你了。”

    于染安把晶石统统塞了进去,看都不看,直接走回观众席。

    “姐姐,你这是看不下去了?也是,妹妹都不忍直视了呢。”于锦瑟笑着打趣儿。

    于染安意味深长的看了于锦瑟一眼,还是走开了:“四妹妹原来这么希望于家丢脸呢。”

    “你…”于锦瑟脸色铁青,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深深陷进肉里,掐出几道血红的印子。

    “我?”于染安的话说的没有一丝感情,冷冰冰的很是瘆人,于锦瑟打了个哆嗦,什么也没再说了。

    姚蕴笛倒是看的激动,没想到第一块进去就是个高等晶石,姚蕴笛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第二块是个中等晶石,姚蕴笛手拿一块极品晶石,脸上毫无血色。

    又是一块高等晶石,姚蕴笛眼睛瞪得死死的。这不可能!

    连续几块都是高等晶石,姚蕴笛真的很想甩脸走人,但是就算她百分百的解石率,还是抵不过自己的一块极品晶石啊。

    想到这里,姚蕴笛又扬了扬头,很是高傲。

    很快她又被打脸了。

    这一块简直就是一块完美的极品晶石!里面的条条裂痕无一不说明它的历史悠久。

    姚蕴笛刚要一声不响离开,于染安叫住了她。

    “姚小姐,看完再走?”

    话音一落,众人皆是惊叹。

    最后一块儿竟然是一枚帝王晶石!泛着紫色的光芒,晶莹剔透,有一个手掌大小。

    姚蕴笛脑袋轰的炸响,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姚小姐身体不好啊,没事,明天本小姐再去姚府讨债也罢。”于染安笑眯眯的,似乎没有任何恶意。

    “讨债?我们姚家是欠你们于家了,是吗?”姚蕴笛的弟弟姚浙宇上前,一对眼睛瞪的铜铃一般大。

    “噢…没有,只是她姚蕴笛欠了我于染安一笔很大的债呢。”

    “那只不过是姐姐和你的玩笑话。”姚浙宇争辩道。

    “玩笑?那倘若输的人是我,你会把这个赌当作玩笑吗?”于染安觉得好笑,你们姚家吃亏就是玩笑话,我于染安吃亏呢,恐怕命都赌上了吧?

    “自然也不会追究啊。”姚浙宇毫不犹豫,直接把话说了出来。

    “嗯,好的很呢,可惜…你们说的话,我半个字也不信。”于染安巧笑倩兮,落落大方。

    “明日我会来的。”于染安转身,顿了顿,又回头一笑,刺眼的很。

    “三姐你方才太厉害了!”于沁雪满脸崇拜的凑上来,趴在于染安肩头笑。

    “我早就看不惯姚蕴笛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今天你帮六妹妹我出了口恶气!我要怎么谢你啊?”

    于染安疼爱的刮刮于沁雪的鼻子:“啧,你多大啦?记住,你八岁了,还往我身上扑,长不大。”

    于染安很喜欢薛舒怡的女儿,辞卿王府的六姑娘,于沁雪。

    “嘿嘿。”于沁雪傻傻的笑着。“我早就觉着四姐姐是个披着羊皮的狼,还好三姐姐聪明,我看她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我心里就高兴。”

    于染安轻笑,高兴的日子在后面呢,这又算得了什么?

    一个小教训罢了。

    于染安刚开口,笑着准备说话,手腕就忽然被拉住,回头一看,楚卿然竟然满脸宠溺的看着她,于染安惊呆了。

    “你不理我了。”于染安眉头一挑,她可忍不了身边众千金吃人一样的目光。

    “四皇子今天吃错药了。”于染安扬手把楚卿然的手打掉,冷眼看着楚卿然。

    “不,本王非常确定,没有。”

    于染安一副了然的样子:“那便是没吃药了。”

    楚卿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一个皇子竟然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怼的无话可说。

    “你跟我过来。”楚卿然拽着于染安的衣袖直接往一旁的树林走。

    “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本事?下阴手?让别人心甘情愿上钩?惹恼妹妹?上演一出又一出苦肉计?你还想怎么样。”

    楚卿然也是疑惑,出口的话就像炮弹,他自己都不知道杀伤力有多么强大。

    于染安冷笑,眸子里满满都是精光,寒意闪烁,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气质在浑身围绕,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四皇子,本小姐还没有到了你可以这样质问我的地步。”

    “其实你的本事我都知道,阿不,全瑾安城的人都晓得,玩转情场?换女人如同换衣服?喜新厌旧?豆腐嘴刀子心?你这个皇子还真不称职,就连这种恶习都能出现。”

    “于染安!”楚卿然愤怒的钳住她的下巴。

    “呃…”于染安好看的眉头一皱,感觉下颚骨头都要被面前这个男人捏碎,但天生好强的性子还是让她继续说了下去。

    “不要以为世上所有女人都是傻子,我于染安就是这个例外,你对我好,无非就是拿我当挡箭牌罢了,以为我不清楚?”

    “于染安!”

    楚卿然手中的力度一点点加大,于染安强忍着钻心疼痛,笑得开怀。

    “皇子,你无非看我性格刚烈,臣女这一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于染安眉头紧锁,但脸上笑容依旧,似乎完全感不到疼痛,楚卿然的自尊心又一次被狠狠伤害,根本没有想到她的笑容下有多少悲伤。

    “皇子,在您的眼里,女人到底是什么?用来玩的亦或是用来泄愤?不然还能是什么,可我就不想成为那一个,懂?”

    于染安的下巴已经疼的钻心,到达了极限,就算她再能忍,也受不了这样的疼痛,眼泪汹涌而出,顺着脸颊掉落在楚卿然的手指上,他一怔,力度微微轻了些。

    于染安趁着他懈怠,立刻躲开,下巴上一道红印刺眼的很。

    “疼吗?”楚卿然踌躇了一挥儿,还是问了。

    “抱歉呢,无可奉告。”于染安还挂着泪痕的脸蛋是那么让人心疼。

    “记住,我于染安不是你的挡箭牌,像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我不想认识!”最后两个字咬的很重,楚卿然真的有些惶恐。

    自己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在意?

    她的一句“不想认识”就能让自己慌成这副样子。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楚卿然用拳头砸着树,指间渗出鲜血。若是别的女子说出不想和他认识,他会怎么办?

    直接抛下,寻找新欢。

    可…现在他为什么会心痛?

    楚卿然倚在树下,紧紧闭着眸子,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逼近,遥城忽然奔来,一贯笑嘻嘻的他此刻严肃万分。

    “主子,冥月楼出事了。”楚卿然脸色一冷,“回府,把沉月找来!”

    冥月楼,是楚卿然培养暗卫的地方,由他身边的沉月负责管理,这个紧要关头出事,实在让人紧张。

    沉月此刻跪在中央,也是满心懊恼:“主子…”

    “罢了,你给你个将功折罪的机会。这次偷袭损失了足足三十人有余,你负责便好。”

    三日后有一拨燕都人马来闹事,忽然发生这种损失惨重的事情,难免人心惶惶。

    楚卿然烦躁的挠着头,脑海不断出现于染安的话。

    “我于染安不是你的挡箭牌!”

    楚卿然频频的砸着东西,瓷器碎裂的声音听起来万分解气,遥城站在后面后怕。

    恋爱中的男人真是恐怖…

    —

    于染安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下颚依旧生疼,楚卿然那时候也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

    于染安撇嘴,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这个男人好危险,惹不起惹不起。

    回到于家,也算是过了两天安稳日子,把姚蕴笛许给自己的连本带利讨了回来,近日悠闲自在的很。

    可惜,有些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没事找事。

    于染安刚熄了油灯,一阵异香便飘进来,于染安大脑昏昏沉沉,本要捂住鼻子,躲到后院去。但转念一想,既然有人要她死,她偏偏就要让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于染安假装中招,晕倒在地上,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走近,邪邪一笑,把她带到了一个废弃屋子。

    门咔哒一响,于染安悄声站起来,打量着这个狭小的黑屋子,灰尘四起。于染安手轻轻一挥,面前亮起一团火焰,照亮了整个屋子,瞬间明白了她们的计谋。

    这是辞卿王府的禁地,进去的人一概重罚,把她带来这里,无非就要让她收到惩戒。

    于染安唇角一勾,一个闪身进了空间,拿出一颗“魅影丹”吞下,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轻松的走出了屋子。

    光线昏暗的让她看不清这里是哪儿,但犹豫着还是走进了一旁的树林。

    冥狼的嗷叫声不得不说很惊悚,于染安胳膊上起了一排鸡皮疙瘩,背后凉飕飕的,不禁打了个寒颤。

    于染安觉得浑身难受,仿佛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体力越来越虚弱,四周环顾了一番,身边的灌木丛居然藏着数百头冥狼,瞪着莹绿色的眼睛,充满杀气。

    ——《狂女》小剧场——

    “元宵节,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于染安梳着自己柔顺的头发。

    “好像…还真没有。”楚卿然抱住于染安,在她脸上落下一吻。

    于染安一把推开,冲着楚卿然腰间掐下去:“今晚不许你睡床!”

    楚卿然一把抱起于染安,把她压在床上。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不愿说什么世俗情话,若是安儿爱听,那我便告诉你。”

    “我爱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