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染指河山 > 帝第496章 风月双帝留传奇

帝第496章 风月双帝留传奇

    ()

    铁羽军虽然抓了玄武王府的人,可后来很快就放了回去,但是玄武王爷受了惊,后来虽然解除了围困,玄武王爷到底年事高了,拖了几天,还是殡天归西了。

    玄武王爷殡天,按规矩该世子风宛亘袭位。风宛亘便把玄武郡交给了自己的长子掌管打理,自己回成化城主持给父王举丧。

    风染跟风氏的关系疏远淡漠,但玄武王爷到底是风染的父亲,又看在大哥风宛亘的份上,风染还是去灵前祭奠了一番。在年关之前,风宛亘袭了爵位,成了新的玄武镇国王爷。

    随后不久,就进入了年节。

    因成德帝十月驾崩,皇帝虽然可以只服丧二十天,但整个凤国百姓和官吏们还须得服丧,百日之内不得设宴作乐。因此,承乾帝登位后的第一个年节,也只是跟宫里的太皇太后和太妃们聚在一起简单吃了个饭,算不上设宴。因承乾帝目前只有两位由教习收录的选侍,位份太低,不足以担事,后宫便仍由乌太妃和关太妃轮流执掌凤印。过了子时,由两位太妃带领着众女眷向承乾帝恭贺新年,承乾帝迎来了他的开盛元年。

    那一刻,代表成德帝的时代已经过去,承乾帝的时代正式开始。

    风染也参予了皇宫里了无乐趣的守岁,支撑到子时过后,向风贺响响道了恭贺。

    风染的身体在休养之后,渐渐好转,只是整个人都觉得颓废了。不上朝,也不过问政事,却常常去宫里向太皇太后请安,努力学着像贺月那样,陪太皇太后聊些家常事,关心太皇太后的身体。彼此都刻意地不提贺月,都怕惹对方伤心。贺月在世时,两个人的关系极其疏远,贺月走了,风染同太皇太后的关系倒亲近了起来。

    除了去给太后请安,风染不上朝,便常常去忠毅国公府和玄武王府串门儿,在跟风氏疏远了二、十年后,终于恢复了跟风氏的血脉亲情,风染也赢得了那些合国之后才出生的年轻子侄和侄孙们的敬仰和爱戴。

    年节之后,严冬很快就过去了。到了二月,开了春,万物复苏,一切欣欣向荣。风贺响响因经历了冬月大臣逼杀风染的事件,骤然变得成熟稳重,最后关头,颁的那道旨,能够在众臣的裹挟,坚持己见,维护风染,也为风贺响响赢得了军心民意,同时也足够他在朝堂上树立起帝王的威信。

    二月十五日,是风染生辰,风贺响响发话,叫皇夫府为风染操办生辰,叫郑家,风家等亲友都来为风染上寿。大家很是热闹了一回,风染的兴致也很好,还喝了几杯酒。

    大约酒喝得有些过量,次日,风染的神色恹恹的,懒怠动弹,便在容苑里煨在床上,看了些闲书,又跟郑国泰说了些闲话,到晚间风贺响响来请安时,风染已经早早歇下了。风贺响响便不好打扰父亲,也就回宫去了,竟没见上面,没说上话。

    十日早间,小远和郑国泰看风染都过了辰时,还不召唤他们进去服侍起床,便进去看望。不想,几呼不应,上前一摸,风染安详地静卧在床上,竟然已经心停气绝了。两人大惊,一方面遣人进宫通禀皇帝,一方面急召太医。

    太医来得极快,只简单检视了一下,便知道已经没救了。太医看风染身体犹存余温,尚且柔软,推测应当是在天亮时分卯时离世。太医又宽解道:风将军睡姿安详,当是在睡梦之离世,未受苦楚。这种情况,是寿终正寝,无疾而终,乃是一桩白喜。

    史记:开盛元年二月十日,卯时,逊武威帝寿终正寝,驾崩于皇夫府容苑,享年四十有四,在位十一天。

    风贺响响正在上朝,听到消息,立即下旨休朝,奔赴皇夫府,在容苑里,不顾皇帝的风仪,抚尸大哭。随后,一边哭着,一边跟郑国泰一起,趁着风染身体尚且柔软,亲自为风染擦洗身体,更换殓衣,移至皇夫府正堂停灵,以尽人子之孝。

    更换殓衣了,风贺响响在风染的贴身亵衣里,发现了一方陈旧的巾子。像这么陈旧的巾子,照风染的性子,早就要扔了,这么贴身收藏着,显是极要紧的物事。

    风贺响响展开来,只见旧巾上,当用朱墨题着八个大字:“如朕亲临,悉听号令。”八字底下又题了一行小字:“成德书,见字如晤,不得有违。”

    对这方巾子,风贺响响并不陌生。当年,贺月在星岗遇袭,传回死耗,索云国朝堂九国争位,血溅隆安门,风染便是凭着这方巾子,在国家即将四分五裂的危急关头,力挫各方势力,登上皇位,并改国号为“凤”,不负贺月重托,保住了国家的统一,保住了贺月的心血。

    郑国泰低声禀道:“风叔说……这巾子,将来,他要带走的。”

    是贺月,给了风染无保留的信任,把自己的江山交托于风染,才使得风染,在摆脱了男宠身份之后,又愿意以臣子的身份,重新回到贺月身边,愿意尽心竭力辅佐贺月,实现他们共同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收天下成大同,为万世开太平”的盛世目标。这方巾子代表着贺月对风染没有保留的信任,奠定了他们彼此携并肩,相扶相持,相守一生的基础。

    交出自己,赢得彼此。

    在清点风染遗物,郑国泰递给风贺响响一个暗红的锦囊,说是在风染枕下看见的。这样的锦囊,郑国泰前不久在风染交待风贺响响把那玉匣陪葬给成德帝时,他在那玉匣里看见过一个相似的。

    其实,风贺响响也只看见那玉匣里放着一个卷轴,一个陈旧的暗红锦囊,还有一本贺月写给风染的奏折。风贺响响只看了那本奏折,没有看过卷轴,也没看过锦囊。

    当下,风贺响响便把暗红锦囊打开,里面是两缕夹杂着几根银丝的鬓发编结而成的发辫。风贺响响和郑国泰都认得这发辫:那是贺月迎娶风染时,在一众亲友的见证下,行结发之礼,编织的同心发结。

    风贺响响把同心发结又装回暗红锦囊里,便打定主意,要把这同心发结和那方巾子,都陪葬给父亲。只是父亲直到离世,也没有说过要跟父皇并棺合葬,他只能深深叹了一口气,知道父皇想跟父亲并棺合葬,再续来世情缘的愿望要落空了。

    郑国泰看风贺响响长叹,却是个通透之人,禀道:“陛下,风叔跟臣闲聊时,曾跟臣说过,要跟先帝并棺合葬。”

    “真的?”风贺响响固然愿意完成他父皇的遗愿,可他也不想违背父亲的意愿。贺月也有遗言在先,是否并棺合葬,要看风染的意愿,不能强求,不能强加。

    郑国泰道:“自然真的,臣不敢诓骗陛下。那日,风叔散朝,从宫里回来,跟臣说起朝堂上的事,指点臣该如何帮助陛下处理朝派系纷争,逐个评点了朝各方势力的优劣强弱……说完这些,风叔长叹说,若先帝还在,就好了。然后风叔跟臣说,先帝待他,情深爱重,生死如一,他愿意跟先帝再续来世情缘,换他来守卫庇护先帝一生平安。”这话虽然没有明说要并棺合葬,但风染表示愿意跟先帝再续来世情缘,自然要先并棺合葬,才能再续来世情缘。

    作为凤国的开国之帝,风染的丧事规格一切比照皇帝礼仪,风贺响响自己亲自为风染守灵二十天,并令大臣们以臣子之礼吊唁祭奠逊武威帝。

    风将军辞世的消息很快在风国传开,各地驻军纷纷为风将军举行了隆重的祭奠活动,各地百姓,尤其是那些经风染之收复回来的失地上的百姓,纷纷自发地组织了祭奠活动。

    如果说,在大臣逼杀权奸那天,所谓的万民请命,所谓的紧急军报,所谓的京畿守军围城,还含有许多人为操作的因素。如今全国各地纷纷自发祭奠风大将军的活动,充分说明,逊武威帝在民间的声誉威信之高,足可与成德帝并驾齐驱。

    风贺响响看着各地官吏和驻军纷纷禀报上来的奏折,暗自庆幸,他没有听信那些大臣鬼迷心窍的建议,不然他真是古往今来第一大冤大头。

    二十日之后,皇帝守灵期满,成化城内的百姓再一次倾城出动,送逊武威帝出殡。由风氏和郑氏选了八十一个子侄亲自为逊武威帝抬棺送灵,备极隆重哀痛。灵柩送入贺氏宗庙,在举行了隆生的祭奠仪式后,被放入宗庙下的函洞密室,跟成德帝的灵柩一起暂时停放,等待择吉下葬济陵。

    史记:开盛元年十月十五日,承乾帝率礼部为成德帝和逊武威帝举行了并棺仪式。帝夫恩爱不绝,并棺合葬,堪为当世夫妇恩爱的典范。

    并棺,就是把两具棺木,盛装入特制的大椁,一椁两棺,生同床,死同椁。

    史记:开盛元年十月十八日,成德帝与逊武威帝的并棺大椁落葬济陵。

    济陵虽然埋葬了个人,但在济陵的主墓室,只有两具棺椁,一具是成德帝与逊武威帝的并棺大椁,一具是谧淑皇后的单独棺椁。

    济陵埋葬了凤国的两位开国皇帝,很快,百姓们便形象地把济陵称为双帝陵。后世百姓,为了方便区分,便把成德帝称为帝,逊武威帝称为武帝。

    帝和武帝携并肩,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共同驱逐雾黑,一统凤梦河山,实现了他们一统江山,开创万载盛世的宏伟目标,为后世之人,留下了无数传奇。

    帝和武帝也开创了两个男子结褵结发的先河,并被记入史册。他们彼此恩爱缠绵,缱绻情深的事迹,更留下了无数传说。

    曾经,盛赞也好,诋毁也罢,谣诼纷纭,皆是过眼云烟。这一生,他为他,撑起了一方天地,遮风挡雨;他为他,消磨了一生锐气,开疆拓土。峥嵘岁月,携共济;戎马倥偬,并肩担当;双修续命,情深爱重;白首结发,愿尽来生情缘!

    现如今,他们永远在一起了,恩爱不疑,生死如一。

    -全完-

    天际驱驰

    2015/12/19——201/08/02稿于寻梦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