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红妆 > 《大红妆》 VIP卷 第四二九章 咸菜

《大红妆》 VIP卷 第四二九章 咸菜

    残月当空,两骑在原野上飞奔,一口气跑出去二十多里,这才放松了缰绳,让马儿缓步前行。

    “多亏了你,否则我就要和屠卫对上了,他带的那几个人,我可能一个也打不过。”沈彤笑道。

    江婆子道:“那个伙计一直都在外面,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正担心是调虎离山,我们又上当了,这时就看到姑娘你回来了,没等我过去,你就干掉了那个伙计,进了当铺,我索性就守在门口,对了,姑娘,这颗人头怎么处置?大热的天,明天就臭了。”

    刚刚那几枚飞镖就是江婆子打出的,江婆子除了蒸人肉包子,暗器亦是了得,否则也不会仅用几颗臭鸡蛋,就把杨锦轩的眼睛打瞎了。

    沈彤嫌弃地看看杨锦轩面目狰狞的脑袋,说道:“先找点石灰把这东西硝了吧。”

    今天晚上是不能回到京城了。

    江婆子笑道:“这个包在我身上,若是找不到石灰,我就买点盐巴先给腌上。”

    腌上?

    沈彤有些佩服自己了,她平日里是怎么吃下江婆子煮的饭菜的?

    事实上,江婆子果真在找到石灰之前,先找到了一家饭馆子。

    深更半夜,江婆子从窗户里跳进去,片刻后便出来了,带出一只大瓦罐和一包盐。

    沈彤笑道:“见过偷银子的,还是头回见到偷瓦罐偷盐的。”

    这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两人找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沈彤借口去打个盹儿,牵着火儿去了一边,留下江婆子独自腌制人头。

    一个时辰后,两人重新上路,站在山坡上,看到山坡下一户人家院子里晾着衣裳,江婆子进去偷了衣裳,出门的时候觉得自己堂堂屠户娘子,偷几件衣裳也太掉价了,于是在院子里放了一块碎银子......

    两人换了衣裳,把昨天穿过的衣裳连同脸上的人皮面具,一把火全都烧了。

    路过一家客栈,两人进去睡了两个时辰,起床后吃饱喝足,便向京城的方向而去。

    江婆子还不忘找店家要了几根萝卜,也一并放到瓦罐里腌了。

    这一次沈彤没有来得及躲开,亲眼看到江婆子小心翼翼地把萝卜抹了盐放进瓦罐里的。

    “不行,还要再放点生姜大蒜和花椒,再来点白酒。”江婆子一阵风似的去找店家买东西去了。

    半个时辰后,江婆子和沈彤,两个人两匹马,连同一只大瓦罐一起上路了。

    傍晚时分,她们到了三里庄,这才知道,昨天出了大事。

    房东大娘满脸都是恐惧,她还记得沈彤和江婆子,见她们问起,便道:“你们记得咱村有片西瓜地吧,就是隔壁老王家里的,那片瓜地出事了!”

    原来,隔壁老王平日里看喝几杯,那天他喝了小酒,原本要去瓜地里守夜的,走到半路上酒劲发作,摔倒在地上,也不知怎么的,就一直没有醒过来,直到早上被他老婆用一桶凉水泼到脑袋上才醒过来,现在还晕晕沉沉。

    不过也多亏他喝多了没有去瓜棚,否则这条命就搭进去了。

    但是,命虽然保住了,几亩地的西瓜却全没了,虽然三里庄的人早就不靠种地为生了,可是村子里种田的行家却也不少,有人去烧焦的瓜地里看过了,那片地已经毁了,想要种西瓜是不行了。老王的老婆听说以后,坐在烧焦的瓜地里哭了一天。

    “除了烧焦的瓜地,还有别的吗?”沈彤问道。

    房东大娘紧张得四下看看,压低声音说道:“还有死人,村长不让说,死人都挖坑埋了,姑娘可千万别说出去,若是让人知道,咱们三里庄里烧死了人,谁还来这里住啊,一个村子都靠借宿过日子呢。”

    沈彤吃了一惊,睁大眼睛问道:“没有报官吗?”

    “没有,村长说了,这事不能报官,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趁着天还没有大亮,把那些烧焦的死人全都埋了。”房东大娘说道。

    沈彤瞠目,屠卫做事是真狠,也是真绝,而且他也算准了三里庄的人会把这件事遮掩得严严实实。

    那是瓜地,不是绸缎铺子,如果没有事先埋了火药,绝不会烧得这样惨,可惜昨天她没有亲眼看到。

    只要点燃了火药,屠卫就把死士营的痕迹全部抹掉了。

    正如前世今生的很多次一样,每一次死士营的行动,都如同突如其来的一场雨,雨刚停便烈日当空,来得快,去得也快,快到好像没有来过,就连地上的雨水,也被晒得无影无踪。

    房东大娘再三叮嘱,让沈彤和江婆子一定要替她保守秘密,沈彤失笑,忙道:“这事太吓人了,打死我们也不敢和别人说,大娘你放心吧。”

    在三里庄睡了一个好觉,如果不是隔壁时而传来的吵闹声,沈彤和江婆子会睡得更好。

    吵架的是隔壁老王和他老婆,他老婆心疼自家瓜地,骂老王喝酒误事,把老王的脸抓破了。

    次日天还没亮,沈彤和江婆子就到城门口排队去了。

    到了城门口才发现,今天城门加多了人手,不但有飞鱼卫,还有穿着军服的人。

    江婆子问了其他排队的人,这才知道关押在大牢里的犯人逃跑了,飞鱼卫和西山大营的人全都出动,正在四下搜捕。

    “逃跑的是什么人啊?”江婆子好奇地问道。

    “你听说过护国公府杨家吧,逃跑的就是杨家二公子杨锦轩。”一个人说道。

    “快别提杨家了,杨家早就把杨锦轩逐出宗祠了。”另一个人说道。

    “我才不相信呢,那不过就是做给老百姓们看的而已,诏狱可不是一般地方,只凭杨锦轩一个人能从那里逃出来吗?依我看,就是杨家人把他劫走的。”先前的人说道。

    “嘘,快别乱说话,让人听到可了不得,你的脑袋不想要了吗?”有人劝道。

    众人连忙紧闭双唇,不再多言。

    江婆子回到队伍里,拍着那只大瓦罐,说道:“这一罐子好咸菜,也不知道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可是当城门卒过来检查的时候,江婆子满脸堆笑,指着大瓦罐说道:“这是我家姑娘最爱吃的咸菜,军爷要不也尝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