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疯狂农民工 > 《疯狂农民工》 从头开始 第2398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疯狂农民工》 从头开始 第2398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人在酒精的作用下,一般都会亢奋。老奋这话一出口,没想到还有好几个人跟着叫好。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王轶花这个时候发火了,她冷声说道:“老雷!你多大年纪了你自己不知道吗?这一旦动手,伤到谁都不是一件好事,你别以为你会有百分之百的胜算”

    “王总!你这话说的我一点都不爱听。想当初我可是咱们青山县响当当的汉子,和平都市哪边没少干仗。请问我输过一次吗?怎么,今天你就说过不行了?”老雷借着酒劲,竟然和王轶花横了起来。

    唐娜也有点喝多了,她呵呵一笑说:“雷哥!好汉不提当年勇,昨天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服,所以您老就好好喝酒,打架之事你已经不行了,就别在这儿逞强了”

    唐娜本是好意,没想到她的这一句话倒是激起了老雷的不满,他认为这是唐娜小看他。只见他猛吼一声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这人还真是喝多,他一边喊着,一边已朝夏建这边扑了过来。夏建眼前可是一张大茶几,他总不能和老雷在茶几上打架吧!

    所以他只好身子往边上一窜,朝着门口处的一点空地跑去。老雷以为夏建要跑,他哈哈大笑着喊道:“有种别跑啊!”

    这家伙也真是个好面子的主,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一步跨到了茶几上,然后一个腾空而下,朝着夏建扑了上来。还真有点武林高手的架势。

    夏建听到众人的大喊,便知道是老雷扑了上来。所以他便猛的一个转身,身子朝着旁边滑了出去。老雷一招击空,差点撞到了门框上。有些胆小之人,被吓的叫出子声。

    因为这一下如果真撞上了,不死也会重伤。不过这老雷还真有两下子,他及时刹住了。但脑袋离门框也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面对生死,谁都会害怕。老雷惊的酒劲醒了大半,他猛的一个转身,朝夏建冷笑道:“年轻人,难道你只会躲闪的功夫吗?”

    “雷哥!您老武功确实高强,晚辈还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认输”夏建就在这一瞬间,忽然想明白了。他不能和这样的人动手,输了丢面子,赢了又如何?

    凭这老雷的脾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今天可是人家唐娜的好日子,万一闹出点事情来,这好事便变成了坏事,这可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夏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退出,有些想看热闹的人,便觉得有点失望。

    老雷听夏建这么一说,便赶紧借坡下驴。刚才他连出两招,连人家夏的衣服都没有摸到,这说明夏建的身手绝不在他之下,如果真要动手,胜负就像王轶花所说,还真不好说。

    看来王轶花知道夏建的功夫非常的厉害,所以才劝他不要轻易出手,他也是莽撞了。

    “承让,夏总不愧是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有这么俊的功夫,我老雷真是惭愧刚才所言”老雷说着,便朝夏建抱了个拳,一脸恭敬。

    众人没有想到,一场即将打斗的好戏,没有开始上演,便会以这种方式结束。王轶花带头鼓掌,众人只好跟随。

    这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时间不经意间已到了夜里十二点多钟。最后在王轶花的劝阻下,大家这才散场。

    下楼时,夏建发现老雷的一条腿已开始一拉一拉的。很有可能就是刚才从茶几上一跃而下时给伤着了。

    这人好面子,夏建便没有点破,当然王轶花也看了出来。等大家都走了以后,大楼的下面最后只剩下了王轶花和唐娜,其次便是夏建。

    这么晚了,再说夏建喝了这么多的酒,他是没有可能再开车回去了。三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人说话。

    “你们回吧!我住在酒店,明天早上起来再回”夏建打破了这份寂静,便对王轶花和唐娜说道。

    唐娜冷笑一声说:“真搞笑,我们住的地方那么大,还要让你住酒店”

    “你啊就是个猪脑壳。人家夏总不比从前,现在是已婚之人,凡事都要讲个避嫌。这样吧!都到我家去住”王轶花呵呵一笑说道。

    姜还是老的辣,王轶花这样处理问题,非常的得体。这让别人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

    王轶花没有喝酒,所以她自己开车,夏建便和唐娜坐在了后排。上车之后,夏建这才觉得自己也喝多了,不过他刚才是一直强撑着。

    经过车子一阵摇晃,等到了王轶花家的大别墅里时,夏建也醉了。他是怎么下的车?怎么进的房间,可以说是一概全不记得了。

    第二天早上,一阵优美的佛教音乐声,把夏建从美梦里惊了醒来,他躺在床上好好的回忆了一下,他才弄明白。他躺的地方应是王轶花家里。

    看了一眼窗帘下的太阳光,夏建赶紧的翻身而起。洗涮完毕走到客厅里时,发现王轶花正在和唐娜轻轻的说着话。

    “睡醒了?不会是吵着你了吧!”王轶花神情自若,淡淡的说道。

    夏建呵呵一笑说:“睡了这么久了,早该醒了。我们一来是不是有点打扰到了你的清修?”

    “心静则静,心不静,就算是深居老林,同样也会感到喧嚣”王轶花看了佛经多了,连说话也带着这样的韵味。

    唐娜一听可不依了,她连忙摆着手说:“行了吧!你们俩这样谈话,会憋死我”

    “好了!我该回去了,时间不早了”夏建说着看了一眼手表。

    王轶花呵呵一笑说:“再急也不在这一刻,早餐已经好了,你多少吃一点再走,我们绝对没有人再会挽留你”

    夏建没有再说话,而是和王轶花、唐娜一起到了楼下。一楼的餐桌上,早餐已经摆好。由于喝多了酒,所以夏建光稀饭就一口气喝了两碗。

    还有包子啥的,他也吃了不少。吃饱喝好后,他这才起身告辞。唐娜也要去公司,所以她是和夏建一起走的。

    出了别墅,两人打了一转车便去了唐娜住的地方,因为夏建的车就停在她家的楼下。

    夏建想走,可唐娜还是有点不舍。但夏建心里有数,他和唐娜聊了两句,便跳上车子赶紧的走了。

    车子走了好远,夏建从反光镜中看到,唐娜一直站在路边上。

    春天就是漂亮,车子在回平都市的路上,两边的风光让夏建着迷。他不由得心情大爽。听着车内的音乐,他忍不住哼起了小调。

    车了刚到公司的楼下,夏建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一看电话是公司的号码,于是他便挂断了。

    上楼来一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胡慧茹正在和关婷娜坐在沙发上说着话。夏建不由得失声叫道:“哎哟!**来了,真是令本人司蓬荜生辉啊!”

    “少贫嘴!我找你有要事”胡慧茹说着,便站起来跟着夏建进了夏建的办公室。

    白丽赶紧的把沏好的茶水又端到了夏建的办公室,然后轻轻的关上房门便退了出去。

    夏建招呼胡慧茹坐在了沙发上。胡慧茹呵呵一笑说:“还不错!不过比起我们集团公司来还是寒酸了不少,要不你这里我收购了算了,完了再给你一个副总做”

    夏建心里清楚,这是胡慧茹故意和他开玩笑,所以他并不在意,而是微微一笑问道:“胡慧往我这儿跑,不会只是来看笑话的吧!”

    “我才懒得看你笑话。你这人有点太过分,哪天我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没想到你还认真了。这么些天了,一个电话也不打,怎么着?还真不打算和我合作了?”胡慧茹说着,白了夏建一眼。

    夏建呵呵一笑说:“你那种口气,我真以为你认真了,所以就没有再敢打扰你。说说吧!怎么一个合作法?”

    夏建开门见山。他觉得和胡慧茹之间,根本就用不着绕来绕去。因为他们之间,可以说是彼此了解。

    “为了公平起见,咱们双方都参与竞标。如果你们竞到,自然由你们自己来干,我一点也不参与。但是这标如果被我们竞到,我转给你们去做。你是知道的,我们的事情太多了,真的忙不过来”

    胡慧茹说着,冲夏建甜甜一笑。不过她的两只眼睛,定定的紧盯着夏建,一动也不动,唯恐夏建会说个慌似的。

    夏建想了一下说:“好啊!但是你也是知道的。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还是要给别人去做。如果你刮的太狠,到了第三方手里,人间无钱可挣,这事也成不了”

    “这个你放心,如果我真要给你做,肯定让大家都有钱赚”胡慧茹态度非诚恳的说道。

    夏建点了一下头说:“好吧!这事咱们就说好了,具体的细节咱们下来再谈。当然了,我还是哪句话,有钱大家赚”

    “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有可能你把我看得太坏了”胡慧茹说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夏建忽然话题一转问道:“我去T国这件事,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你的前情人周莉”胡慧茹冷哼一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