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炮灰女的华丽逆袭 > 章节目录 第111章,妻子的葬礼

章节目录 第111章,妻子的葬礼

    .. ,炮灰女的华丽逆袭

    里屋是烧火的土炕,小兰简单扫了扫灰尘,将凌天拖了上去,插着腰大喘气:“累死我了,睡得和死猪一样,反正你已经够脏了,不怕再脏点。”

    小兰猜测这家伙可能惹上大麻烦了,不然连医院都不敢去,千百年来的兵贼游戏,你见过啥时候天下无贼的情景,更多时候都是坏人做完了坏事,才出现警察破案,这家伙可能担心警察抓到罪犯之前,自己先横死在医院里。

    “给我倒水喝。”凌天艰难坐起,声音虚弱道。

    小兰指着凌天,真当她是丫鬟,这语气完全是在下命令,她没好气道:“真当我怕了你,用人帮忙之前态度还这么拽。”

    “你不去,我现在崩了你!”凌天从腰间拔出黑黝黝的手枪。

    被黑洞洞的枪管指着,小兰第一次觉得原来和死神距离如此近,心里后悔没有将他的武器搜干净,只能认怂去小卖铺买水。

    小兰边走边发誓:凌天你最好一直能保持清醒,否则…她恶狠狠的磨牙。

    其实在小兰拖动他的时候,凌天就已经醒了,常年在执行危险任务的警惕中,怎么可能毫无防备,这次的任务他本来是做卧底的,结果因为那个该死的凯瑟琳暴露了,被黑帮众人追杀了两条街,以黑帮的势力自己去医院分分钟被狙击手干掉,没想到在那样偏僻的小巷子里还能遇到熟人。

    凌天常年游走于各式各样的人中间,第一眼就能看出何素芳是个好人,她的美丽在凌天看来不足为奇,让他将生死交于这个女人手中的信心,是对方那双清澈如泉水的眼睛,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一定值得信任。

    “给!”小兰将水瓶扔给凌天。

    任谁被一个人威胁加恐吓,心中都会愤怒,好在小兰被岳峰冷气场训练惯了,没一会就把恐惧抛到了九霄云外,反正他现在杀了自己,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凌天可不是那么蠢的货色。

    “你照顾到我病好,我欠你一个人情。”凌天面无表情道。

    小兰很想将手里的手撕面包砸凌天头上,无耻,太无耻了,没有她,这家伙早不知道死哪天巷子里了,随即想到凌天后来还能活蹦乱跳,这样说来确实不算是自己救了对方,不管受多少罪,凌天还是能有活命机会的。

    小兰看了看天色,心里有些担心月月,吴妈毕竟上年纪了,月月又那么调皮,自己不回去她会不会闹着不吃饭,不睡觉。

    “我可以拒绝么?”小兰鼓起勇气道。

    凌天擦拭手枪的动作一顿,似笑非笑的晃了晃,意思很明白,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反正结果就是小兰必须照顾到他恢复行动能力。

    “好,我答应你。”小兰将手里面包捏的变形,她要变强,这样弱的老被人威胁,真的很生气。

    “这是吃的。”小兰扔过去面包,多看凌天一眼都不愿意,转身去外面透气。

    凌天接过面包,这女人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他一点也不担心对方会逃跑,在凌天心中何素芳是很善良的女人,却不知她只是分析利弊以后,不得不留下来帮他一把。

    小兰打扫了一下院子,灰头土脸很是狼狈,就算凌天不威胁她,她也不能一走了之,凌天这样做让小兰很是愤怒。

    惹怒小兰的后果就是,凌天除了一口水和一袋面包,其他啥吃的都没有,小兰还故意在外面做了几个肉菜,大声道:“真香,这红烧肉油而不腻,还有这鸡腿…”

    屋子里的凌天光闻肉味就觉得饥肠辘辘,脸有些黑,这个女人,哪里善良了?明明就是小肚鸡肠,狡猾奸诈,毫无同情心。

    “凌天,你应该也饿了吧,这不吃东西伤口肯定恢复的慢。”小兰端着一碗粥进来,一副很关心他的样子。

    凌天看了眼白花花的大米粥,连个肉沫都没有,而她开门的时候,肉香味更浓郁了,凌天平生第一次为了一口吃的发怒了。

    “我要吃肉。”凌天脸色苍白,因为怒气有些发红,咬牙切齿道。

    小兰无辜眨眨眼道:“病人还是吃清淡些好,我把剩下的肉喂隔壁大黄了。”

    “真、真没了,不信我带你出去看。”小兰高举双手,指了指门口“汪!”边吃边高兴叫的大黄。

    凌天无奈将手枪放下,第一次发现拿眼前人无可奈何,他总不会为了口吃的真杀掉对方,而且她还是小爱的表姐,凌天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亲戚,才会先服软。

    “你还是先喝粥吧。”小兰放下碗就又出去了,她可不想真被对方一怒之下开枪毙了。

    系统提示:亲爱的用户,您现在可以选择返回你的世界休息一天,一天以后将再次进入任务世界,请点击“是或者否!”

    小兰仰天长叹,纠结了一小会,选择了:否!何素芳不认识凌天,她现在走了说不好弄出什么乌龙,要是何素芳丢下凌天跑了,她回来只能给凌天收尸了,这地方太偏僻,小兰不确定还会有人来帮他,如果凌天死了那她也离任务失败不远了。

    岳峰本就不常回家,直到自己妻子失踪第三天,他才意识到对方不见了,他命令手下将a市搜了一遍,压根一点线索都没有,如果是被人绑架,那也该有勒索信才对。

    他站在落地窗户前,岳峰望着楼下的七色霓虹灯,心里很是烦躁不安,从来不抽烟的他,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抚他那颗不平静的心。

    门外秘书走进来道:“老板,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一群没用的废物。”岳峰阴沉道。

    男秘书吓得不敢抬头,还是第一次见总裁发发这么大的火,原先传闻总裁私下与妻子感情不和。看来都只是有心人乱说的,看样子事实老板很在乎自己的妻子。

    “报警,24小时便可以立案,你去警局一趟说明情况。”岳峰吩咐道。

    这几天沉浸在小爱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却忽略了素芳压根没回家,只要他稍微注意一下监控就会发现这一点,可岳峰压根没想过一个大活人会突然失踪。

    岳峰觉得他只是担心妻子做出一些令他丢脸的事,并不是真的关心这女人的死活,比起筱崎爱,何素芳就是画里的人,完全没有女人该有的情趣和性格,只不过是最近稍微有所不同而已。

    “你可千万别做出让我为难的事情。”岳峰眼中闪过戾气,能年纪轻轻当上总裁,他的手怎么会是干净的。

    旧屋内,小兰把玩着手枪,心里得意极了,她可不是故意整凌天这么简单,她纯属是要将对方饿晕,然后处理掉这些危险武器,小兰可得防着他过河拆桥,万一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杀人灭口,也不是没可能。

    “不过,他真的只有一把枪么?”小兰思考了一下,像他这样的人,匕首总该有一把的,搞不好还有防身的军刀。

    等凌天醒来,就发现身上的腰带开了,自己好像被人将衣服脱了,身上有些凉嗖嗖的,下意识抖了抖肩膀。

    小兰看着院子里的武器有些咋舌,两把匕首,一把小型袖珍手枪,一根食指长的针,一把军用刀子,一条头发细的长一米坚韧银丝,小兰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这个凌天还真像一个杀手。

    “你这个女人,当真觉得我杀你还需要这些东西?”暴怒的凌天在她一转身的刹那掐住了她的脖子。

    小兰这次是真的感觉到了杀气,好吧!她这次是有点偷鸡不成蚀把米,凌天生气了,脑袋里飞快闪过凌天的各种资料。

    小兰立刻眼泪汪汪道:“你一上来就拿枪指着我的头,我当然会害怕,觉得你没有这些武器自己才安全,我也是被你吓得。”

    小兰眼泪欲落不落,本就美丽的容颜,平添三分楚楚可怜,两分委屈,记忆中凌天的软肋就是女人哭,只要女人在他面前哭,他一定会心软,为了保命她也是不要脸豁出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