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颂 > 章节目录 第0310章 金明池

章节目录 第0310章 金明池

    寇季感受到了匠人们热切的目光,便知道了匠人们都存的什么心思。

    他手里倒是有不少能捧出巨匠的手艺,但是却暂时没打算传给这些人。

    言辞犀利的拒绝了毕昇给自己施礼以后,寇季对那些围着他不肯走的匠人们道:“我手里倒是还有一些手艺,但这些手艺都需要钢材支撑,你们炼不好钢材,就别想窥探我的手艺。

    都滚蛋!”

    寇季顺口给了匠人们一句许诺,骂骂咧咧的打发他们离开。

    匠人们并没有因为他的谩骂生恼,反而一个个喜滋滋的回去炼制钢材了。

    寇季叮嘱匠人头目,单独给毕昇准备出一座小院,让毕昇继续精研印刷术。

    匠人头目满口答应了一声。

    寇季迈步离开了匠人们所在的院子,刚出了院子的月亮门,撞上了急匆匆赶过来的向嫣。

    向嫣提着裙角,盯着寇季,急忙问道:“偷窃彩墨的人抓住了?”

    寇季缓缓点头。

    向嫣满脸煞气的道:“那个不知死活的仆人干的?妾身要好好教一教他规矩。”

    向嫣话音落地,她的丫鬟春儿,从背后拿出了一根藤条,用力的晃荡了一下。

    寇季拦下了准备闯进匠人们所在的院子的向嫣,劝解道:“打不得了……”

    向嫣愕然的质问寇季,“为何就打不得?妾身这个当主母的还不能教训府上的仆人了?”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你这个当主母的自然能教训府上的仆人,只是毕昇如今,已经算不上府上的仆人了。”

    “脱籍了?”

    向嫣愣愣的问了一句。

    不等寇季回答,她愤愤不平的道:“就算脱籍了又如何,我寇府岂是谁想欺就能欺负的?”

    寇季摇头笑道:“不是脱籍了。而是毕昇已经升任为我寇府的门客了。”

    向嫣眉头一拧,疑问道:“门客那是秦汉时期的东西,现在哪有门客这一说。就算你要在府上开一个特例,恢复秦汉时期的旧制,也不该晋升一个贼偷。”

    寇季认真的道:“什么贼偷不贼偷的,以后休要再提。以后你不仅不能提他是个贼偷,还得帮他扬名。”

    向嫣一愣,思量了一下,愕然道:“他干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他成神了……”

    “神?”

    “匠神!”

    寇季掷地有声的说了两个字,随手从袖口取出了毕昇印刷出的那篇文章,递给了向嫣。

    向嫣拿过了文章,一脸疑惑。

    扫了一眼文章,印刷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但她并没有在意,而是仔细观看了一下文章。

    然后仰起头,一脸茫然的问道:“这只是一篇寻常读书人作的寻常文章而已,论文采,比妾身还差三分,有什么特别的?”

    寇季脸色微微一黑,沉声提醒道:“看印刷……”

    向嫣一愣,赶忙低头继续观看。

    一看之下,立马就看出了不同。

    “这……不是寻常的雕版印刷术?”

    寇季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跟向嫣解释。

    沉吟了一下后,让开了匠人们所在的院子里的月亮门,道:“你自己进去看,但别伤着毕昇。”

    向嫣瞪着眼道:“他要真的对府上有贡献,妾身自然不会伤到他。可他要是对府上没什么大贡献,妾身是一定会追究他偷窃之罪的。”

    寇季没有言语。

    向嫣狐疑的带着春儿进了匠人们所在的院子。

    寇季背负双手,回到了四君园。

    入了书房,寇季从向嫣带过来的藏书中,取了一本有关于诗词解析一类的书籍,翻开阅读。

    明日他要参加金明池的鹿鸣宴。

    依照以往的情形,秋闱取中的学子们到了鹿鸣宴上,少不了要作诗装逼。

    他需要学习一下诗词解析一类的知识。

    避免鹿鸣宴上,学子们找他评价诗词的时候,他说的不对,让人笑话。

    寇季手里拿着书籍翻了没两页,向嫣如同一阵风一样冲进了书房。

    她见到了寇季,惊叫道:“相公,府上出圣人了。”

    寇季放下了手里的书籍,哭笑不得的道:“什么圣人,净胡说八道。”

    向嫣急忙走到寇季面前,惊声道:“妾身可没胡说,毕昇用活字做印刷术,比原有的雕版印刷术,要好一大截。这要是传出去了,天下间的读书人,还不得把毕昇当圣人看待。

    匠人们很有可能会把毕昇当成祖师爷供奉。

    这样的人物,出自于咱们寇府,咱们寇府也要跟着沾光了。”

    寇季听到向嫣这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依照史料记载,毕昇创出了活字印刷术以后,并没有立马名声大噪,什么朝野上下都没有人在乎他。

    也是等他死了以后,读书人们认识到了活字印刷术的好处,这才开始为他扬名的。

    也就是说,活字印刷术若是传扬不开,毕昇不会名声大噪,寇府更不可能跟着沾光。

    寇季之所以帮毕昇吹嘘,帮毕昇拔高地位,也是看在他创出了活字印刷术的份上,并没有想着跟他沾光。

    如今向嫣一提,寇季倒是生出了一些心思。

    帮毕昇扬名,让天下人快速的认识到活字印刷术,不仅毕昇得了好处,寇府也会跟着得好处。

    有了这个心思,寇季就笑着对向嫣道:“既然夫人如此推崇毕昇,觉得咱们寇府能跟着毕昇沾光,那你就帮毕昇扬扬名如何?”

    向嫣听到寇季这话,立马明白了寇季的心思。

    她也知道,一个人本事再大,手艺再高,也没什么用。

    需要有人吹捧,才会身价百倍。

    向嫣思量了一下,提议道:“妾身在城外的别院里,开一个诗会?”

    寇季缓缓摇头,“寇府在城外倒是有几处别院,可大多已经年久失修,用不成了。”

    向嫣又思量了一下,道:“那妾身给几个闺中密友说说,让她们在参加诗会的时候,帮毕昇扬名?”

    寇季依旧摇头。

    向嫣叹气道:“那怎么办?”

    寇季沉吟了一二,有了对策。

    他询问道:“你派人去一趟万象楼,让张成帮忙扑卖毕昇创出了印刷术,低价标一万万钱。”

    向嫣愕然的瞪大眼,惊叫道:“一万万钱,谁会买?根本卖不出去。”

    寇季笑道:“我也知道它卖不出去,我就是想借此把毕昇创出的印刷术的名头打出去。”

    向嫣眨了眨眼,思考了一下寇季这么做的用意。

    片刻以后,她眼睛亮晶晶的道:“妾身明白相公的用意了。以万象楼如今的地位、信誉,他们扑卖一个一万万贯钱的东西出去,自然引得汴京城内所有人的关注。

    有人自然按耐不住,会深挖毕昇创出的印刷术。

    妾身到时候派人去散布一些印刷术印刷出来的东西,然后再透漏一些印刷术的好处。

    毕昇一定会名声大噪。”

    寇季笑着点点头,“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我的用意,那你就去照做吧。”

    向嫣灿烂的一笑,转身就要离开书房,去为活字印刷术造势。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似是想起了什么,脚下一顿,回身询问道:“相公,毕昇说了,他能创出印刷术,相公你功不可没,想请你给印刷术起个名字。”

    寇季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活字印刷术……”

    向嫣微微一愣,回忆了一下毕昇印刷的过程,笑道:“倒也贴切。”

    打发了向嫣以后,寇季就。

    向嫣出了寇季的书房,立马派人去万象楼给张成传话。

    傍晚的时候。

    当汴京城里的百姓们忙着议论开封府贡院门口发生的事情的时候。

    万象楼就传出,有人要扑卖一个价值一万万贯钱的手艺的消息。

    一瞬间。

    汴京城又轰动了。

    价值一万万贯钱的手艺?

    那是啥手艺?

    官家宝玺,恐怕也不值这么多钱吧?

    一些有身份背景的商人们,当即就涌进了万象楼去打探消息。

    只是万象楼上到掌柜,下到伙计,没有一个人肯透漏消息的。

    商人们急的抓耳挠腮的,不肯离开万象楼。

    百姓们得不到消息,心里也痒痒的睡不着。

    于是乎,就有人开始造谣。

    有人说万象楼放出的是假消息。

    也有人说,万象楼里那价值一万万贯钱的手艺,是昔日鲁班祖师创出的飞鸟术。

    众说纷纭,讨论了一夜。

    翌日。

    寇季起床以后,穿戴上了官服,赶往了金明池。

    鹿鸣宴是从傍晚开始,到深夜结束。

    但是寇季必须提早赶到金明池去作准备。

    他作为三位考官中资历最浅的一位,这种费力的事情,自然得他来作。

    寇季到了金明池的时候,宫里派遣而来的宦官、宫娥,早已在金明池门口等候。

    领头的却不是宦官,而是曾经跟寇季有一面之缘的御前带刀侍卫蔡菜。

    这厮在赵恒驾崩的时候,混了一些功劳,如今已经迁任为御前带刀侍卫副统领。

    “寇侍郎……”

    “蔡统领……”

    二人互相施礼过后。

    蔡菜领着寇季,以及那些宦官、宫娥,入了金明池。

    之所以由蔡菜带领着他们进入金明池,而不是让宦官带领着他们进入金明池,原因就在金明池。

    金明池算得上是大宋最特殊的一个地方。

    它既是官家与民同乐的场所,也是一处军事重地。

    在金明池内,驻扎着大宋最精锐的水军数万,每日里乘着大船在水上演练。

    但凡官家在金明池饮宴,与民同乐。

    金明池内的水军都会操练一二,让百姓们见识见识。

    它是一座游乐场,也是一座军营。

    两种搭配不到一起的作用,愣是在它身上完美的融合。

    蔡菜领着寇季一行到了金明池门口,出具了官家赵祯的圣旨以后,金明池门口的守卫,打开了门户。

    八位宦官留在了金明池门口的两侧,陪着金明池门口的守卫一起守门。

    傍晚的时候,今科秋闱取中的学子,要入金明池,他们得留下核对学子们的身份,放学子们进去,避免学子们被守卫刁难。

    金明池内的将士们早就得到了通知,知道今晚金明池内有鹿鸣宴,所以他们已经停止了操练,大船挪移到了另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

    只有一座庞大的龙舟,漂浮在水面上。

    那是官家才能乘坐的御龙舟。

    除此之外,金明池上一个人也看不见。

    只有那碧绿的池面,伴着冷风在轻轻的波动。

    寇季一行入了金明池,有金甲将士,引领着他们,踏上了一条贯穿了一半金明池的廊道。

    在金明池正中的位置,有一片的宫落群。

    鹿鸣宴就在其中的承恩殿内举行。

    之所以叫承恩殿,取的是承蒙皇恩之意。

    一行人到了承恩殿。

    蔡菜带着寇季到殿内的一处休息的地方休息,然后他带领着宦官、宫娥们开始布置殿内。

    那些宦官、宫娥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寇季监督提点。

    他们会自顾自的做好自己的差事。

    毕竟,鹿鸣宴若是出了差错,寇季不会受到任何责罚,而他们这些负责布置承恩殿的宦官、宫娥们会承担所有的罪责。

    寇季见无事可做,就躲在了大殿内的一角休息。

    顺手还抢了几盘宫里御厨做出来的吃食。

    提着餐盒的宦官,对此不敢怒、也不敢言。

    寇季在承恩殿内咸鱼了大半日。

    宦官、宫娥们已经布置好了承恩殿。

    桌椅、吃食、酒水、器具,摆放的整整齐齐。

    摆放好以后,宦官、宫娥们退出了承恩殿,在另一座偏殿内等候差遣。

    临走的时候,一个年龄颇大的宦官,还凑到了寇季身边,苦着脸道:“寇侍郎,这一次你可别把宫里的盘子、筷子带回府了。

    不然奴婢回到了宫里,没办法跟宫里交代。”

    寇季听到这话不乐意了,瞪着眼道:“我不是那种人!”

    老宦官也没敢犟嘴,只是对寇季拱了拱手,做出了一副恳求的姿态。

    寇季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不会拿那些东西。但是别人拿了,那我可就不管了。”

    老宦官闻言,赶忙道:“只要您不动手,旁人肯定不会动。”

    寇季瞪了老宦官一眼。

    老宦官知道他的话寇季不愿意听,没敢多说。

    退出了承恩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