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美时代 > 《大美时代》 正文卷 486、大多稍瞬即逝的机会来临时,手边空无一物

《大美时代》 正文卷 486、大多稍瞬即逝的机会来临时,手边空无一物

    杜雯眼里要说没有痴迷,不可能,也许那一刻她所有可能有的忧伤、孤独、怨怼等各种负面情绪都消失殆尽。

    因为家庭的原因,她崇拜的就是这种男人。

    现在甚至可以骄傲的说,万长生能变成这样,有她的汗马功劳。

    无论是相识之初的生拉硬拽,从乡下井底之蛙,变成视野开阔,还是现在这样面对大场面的游刃有余。

    都闪现着她的影子。

    所以抱着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到脸前变成双掌合十捂嘴,可能心理暗示还是望夫成龙的那种喜极而泣吧。

    但是当掌声突然从台上爆发传递开来的时候,杜雯就彻底变成小迷妹那样,使劲鼓掌,用力鼓掌,紧接着转头观察周围那些摄像机,判断哪个摄影师好沟通些,一定要个刚才的视频来!

    只要听得懂万长生讲话的人,稍微咂摸一下,就能明白他这番话简直说得又红又专!

    甚至比很多官方回应,都显得有理有据,铿锵有力。

    说到底,文艺就是个摇旗呐喊的角色,在滚滚历史进程中,做到了吗?

    如果非要提升到精神文明的高度,那就更加高要求了,做到了吗?

    没做到有什么资格叽叽歪歪?

    那位沪海市的相关领导最先鼓掌,带动成片的掌声。

    万长生在平京和津门都已经参加过好几次座谈会,场面都比较平和,一群大佬和来开会的艺术家、媒体昏昏欲睡的玩手机,那他肯定不吭声。

    但是非得在这种时候,把话筒当烧红的碳圆丢他手上,那就听听看什么是针锋相对的说法吧。

    当先就用大帽子扣得对方死死的。

    可能最近万长生也对艺术界动不动就放纵自我的真性情,有点下意识的反感。

    特么要是能稍微控制下自己的情绪,成熟点,估计他也不会被泼镪水呀。

    艺术家们还真是敢想敢做。

    而且连镪水都被评论家泼了,万长生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

    那个中年艺术家气势汹汹而来,却被万长生从鸦片战争扯到解放战争的一大片迷踪拳舞得晕头转向,然后突然一圈永垂不朽,差点让他坐下去,所以连掌声都跟着拍了才回过神来,赶紧抢在麦克风被收回前追问:“那你的意思就只能是主旋律作品了?”

    万长生笑起来:“这是双懒,你知道吗,艺术家懒,因为创作主旋律作品是最简单的,画个领袖像,画个国家大工程,画个军人红旗,根本就不用多思考,歌功颂德最简单了,主管评审机构也懒,因为选这种作品是最简单,不会出错,谁知道那些挖空心思的用心之作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陷阱、埋雷,要是某个作品内容犯了错误,画家可能没什么大碍,你信不信管理机关的人最遭殃,所以就造成眼下这种现状,您在抨击不满这种现状的时候,有没有自问过自己挖空心思创作了主旋律以外的优秀作品吗?”

    台上那位组委会主席,嘴都动了下,听见万长生的话,居然稳稳的又靠回去了。

    这才是在帮他们排雷啊。

    万长生其实态度没什么咄咄逼人的:“我认为艺术要为老百姓服务,作为艺术家,应该传播正能量,如果是在一百多年前,国外列强在海岸上架起几门大炮都能奴役我们的时代,生死存亡、饥寒交迫、民不聊生,那当然要揭露现实,血淋淋的现实,呼吁抗争收租地主的剥削,改变生存环境,现在呢?关注的是怎么让老百姓提高生活质量,政府努力改善生活,我们努力提高审美意识,让大家知道什么是美,理解美好的生活是什么样,而不是那些哗众取宠、阴暗晦涩的无病呻吟。”

    台上这回是平京过来那位书画机构的领导鼓掌了。

    可能是都有点没想到万长生这么年轻的艺术家,思想这么正!

    中年艺术家还在垂死挣扎:“所有艺术都得走上被统一管理的大方向,千篇一律了?”

    万长生都懒得怼了:“什么叫主流,主流就是话语权掌控下的大方向,跟得上的就是主流,至于不被主流吸纳的,只要不违法不伤害人不制造社会矛盾和问题,也没谁不许你……譬如刺青纹身不是活得好好的?但明知道不符合主流,还非要腆着脸来主流获得认同,这不是犯贱吗?”

    台下这次终于又是掌声又是哄笑了,还有人吹口哨。

    主持人终于能让助理把麦克风抢回来:“谢谢万长生的解释,由浅入深的诠释了新时代文艺的价值和意义,特别是关于我们各个阶层都曾经为了国家独立富强努力奋斗,我真有点潸然泪下,下面请问夏主席对万长生这番话有什么看法呢?”

    这个话题就很好接过去了。

    几位领导嘉宾侃侃而谈。

    万长生又回到蔫儿笑不语的旁观状态。

    可显然这会儿他已经是所有人都不会忽略的存在。

    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的开幕座谈沙龙结束后,几位嘉宾坐在台上就跟万长生互动交流起来,譬如说这次来沪海呆几天,有什么安排,最近创作什么……

    不是说他说得有多好,值得交流。

    而是知晓这个年轻人比较靠谱的时候,大家都会考虑从自己的角度来说,能不能……还谈不上合作,但愿意了解这个年轻人的状况了。

    万长生绝对不会有什么清高孤傲,先说起今晚会参加和组委会有关的艺术品拍卖会,把那枚六面红鸡血黄拍卖了筹集善款投入到青少儿美术培训教育活动中去,至于最近的创作,除了正在酝酿新的雕塑,就是跟平戏合作,作为导演拍摄一部电影,现在剧本、投资、演员各方面都已经搞定,今年之内肯定要搞定上大银幕的。

    人狠话不多,立刻让在场几位都从中捕捉到了自己需要的重要信息。

    沪海分管领导是文化宣传口的,肯定不是外行,对培养文艺工作者的平戏更是耳熟能详,立刻询问是什么样的电影,拍摄地以及规模如何。

    原本只是想询问下看能不能跟沪海扯上边,结果等万长生说是席导做制片人,再点了几位老戏骨的名字,对方立刻刮目相看:“啊?来沪海拍!这样的新旧题材在沪海一样可以拍出足够的韵味来,这里各方面都能提供最好的支持!”

    万长生在这种时候就绝不取巧了:“整个电影拍摄的缘由,就在于我们作为一个艺术创作团队,拿下了一片旧工业厂区做改造,要打造成平京798艺术区那样的地方,所以这个在江州老工业区拍摄的原则不会动的。”

    所以说只要展现出了足够的价值,就不愁没有人赏识,更可能还是席导的牌子太好用了。

    这位分管领导甚至立刻摸出电话:“我联系安排沪海的电影公司来参与这个片子,拆迁这个时代话题,我认为就是你刚才在台上讲的,这就是普通艺术家抓不到的主旋律,老百姓身边发生的事情,我相信你能把这个故事讲好,也一定要把这个片子打造成精品,我们沪海江州两地共建的精品!”

    万长生内心又差点冒出来那句:“卧槽,你们还能这么玩儿?”

    没错。

    就像钢花街道的姜主任一样,当发现一个优秀的企业,能够给自己的分管部分带去立竿见影效果的时候,国内体制反而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效率。

    当然,这种效率也附带过很多失误。

    毕竟这些官员们熟悉的是政务,对于商业或者运营还是门外汉,被装逼吹牛的企业家骗得到处都时有发生。

    但眼前这种有席导和平戏背书的项目,只要查证下,绝对值得跟进投入。

    万长生肯定没想到,还能这么强行插进来蹭业绩的。

    上次江州教育部门发现蜀美的免费下乡活动被蜀川捞了好处,不是立马弃之如草芥么。

    这沪海的眼光确实要宽泛很多,拍摄地拉不到,那就投资参与当股东!

    万长生只好把自己关于这个电影的一些细节表述了下。

    等说完这边,才发现另外几位还等着呢:“那块印章你带着么?”

    万长生摇头:“有合作伙伴专门负责打理拍卖的事情,本来不乏有人想购买收藏,但这块印章的主人已经去世,所以我们必须要以公开的方式拍卖捐献,然后专款专用,所有人都能透明的查到这善款用到了青少儿免费美术培训的什么地方。”

    那位著名艺术家果然有点失望,但马上点头说晚上会去参加拍卖:“我看过照片,品相非常好,是块值得传家的好东西。”

    万长生没说自己家里传了那么多代的一抽屉。

    组委会的主席当然说自己也要去,本次青展的作品如果能拍卖出来,并且有善款去向,那也是极好的宣传说法。

    而平京来的那位美术机构领导就关注万长生已经几次三番提到的青少儿免费美术培训是怎么回事。

    说老实话,位高权重的领导恐怕平日里真不会注意到这么个什么培训。

    也就是聊到这里,看得出来万长生很在乎这个事儿,煞有其事的都要把善款强调放进去,也就顺便问问。

    却没想到问出来个大彩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