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佳词作 > 《最佳词作》 默认卷 第五百四十一章 遗书

《最佳词作》 默认卷 第五百四十一章 遗书

    郑子靖将人送出门外,关上门嘴角忍不住的上扬,老丈人好像对他挺满意的?还别说,在一个满身都带着硝烟味的人面前他也有那么点怵。

    刚关上的门又被人推开,路遥和林凯走进来,路遥手上打着绷带吊在脖子上,右边脖子上贴了膏药,夏乐上下打量完毕又去看林凯,露出来的地方就手背上缠着纱布,“其他地方还有伤吗?”

    “都小伤,不碍什么事。”两人走到床边,林凯道,“老施说他这段时间都要在承溪镇,直到这件事情完结。”

    不在其位夏乐也不过问,“陈飞怎么样?”

    “没度过危险期,刚听医生说要转院。”

    “恩,政委安排我们所有人转院,去京城医治。”

    “我和路遥商量了下,我们就这点伤也不用换个地方治疗,就不去了。”林凯和路遥对看一眼,“老施缺人,我们打算过去帮把手。”

    老施不是缺人,是缺有默契的队友在身后,整个小队连屈正都在医院里躺着了,其他人他用起来没那么顺手,有路遥和林凯在他压力就小多了,夏乐问路遥,“伤没问题?”

    “没问题,弹片都取出来了,也没伤着骨头。”

    夏乐点头,“带句话给浩然,别大意,现在等于是动了他们的命脉,普通百姓也是有杀伤力的。”

    “是。”

    路遥朝郑子靖伸出手,“队长就拜托你照顾了。”

    “我老婆,放心。”

    路遥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密封袋递给他,夏乐一看就连忙抬起上半身喊了一声,“路遥!”

    郑子靖飞快将东西接了过来,不管是什么,夏夏不想给他的他更想看看。

    “反正是要毁掉的,谁毁都一样。”路遥敬了个礼,和林凯一起离开。

    上了车,林凯打破沉默,“为什么要给郑子靖?”

    路遥放下车窗看向四楼找到队长所在的病室窗口,“郑子靖太有钱了,有钱男人的爱情保质期有多久谁敢保证?我想给他们的感情加个码,将来他心里有什么想法的时候想想这封遗书,这也算是他们最情浓时的证物吧。”

    林凯点了根烟吸了两口,咬着启动车子,含糊着道:“就你小子心思最多。”

    路遥也给自己点了根烟,心思太多的人心思也重,有些事一辈子都走不出来,“这事完了我就打退伍申请,我就说我手不好使了,政委这次应该会批。”

    “行啊,退伍来找哥哥,咱们继续并肩作战。”

    “我要找也是去找队长,找你做什么。”路遥笑,还是得和自己人在一起才舒服,“陈飞肯定也得退了,养我们好几个,队长得努力赚钱才行。”

    说到陈飞两人心里都是一沉,谁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能扛过去,哪怕是残了都行,得活下来!

    病房内,郑子靖坐到床边扬了扬手里的密封袋,“不想给我看?”

    夏乐抿了抿唇,“没什么好看的。”

    “可是路遥既然给我就说明我能看。”郑子靖打开袋子拿出里边分开折着的两张纸,打开上面那张,是留给妈妈的,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这是战前留下的遗书,真正看到了他还是有种心脏被人抓住用力拧了一把的感觉,他折好打开另一张,看到上边那两行字又觉得神魂都像是飘了起来。

    ‘二十六岁的夏乐只爱过一个人,也幸运的被爱,郑先生,我爱你。’

    郑子靖反反复复的看,反反复复,反反复复,恨不得把这几个字一个个摘下来刻到脑子里,再一抬头,发现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扯着被子盖住了头。

    他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住,安静的温柔的拥抱着,“如果是在别的情况下收到这封信,我大概就要跟着你一起去了。”

    被抱住的感觉特别安心,夏乐也缓过了那股不好意思的劲,当时写的时候她也是有私心的,她不想很快被郑先生忘记,很快有了新人,她想被记得久一点,不想那么大方的祝他找到更好的人陪伴一生,只是想想就很难受。

    她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之前会想,你怎么又受伤了呢?现在我却觉得你只是受伤太好了。”

    被子里的夏乐偷偷的扬起嘴角,看,他们真默契,连庆幸的事都一样。

    护士长敲了敲门推门进来,看到里边这一幕愣住了,快步跑进来大喊,“这是要把人闷死还是怎么着?”

    边喊她边将被子抢着掀开,两人都是万万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发展,郑子靖连忙解释道:“没有闷,我注意了。”

    夏乐垂着视线不看郑先生也不好意思看护士长,但还是不忘帮着自己男人解释,“他没有。”

    护士长是过来人,在两人之间扫了几个来回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乌龙摆得……她挺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我想岔了。”

    “是我没有注意。”郑子靖对这个护士长观感不错,夏夏从手术室出来后就一直是她亲自在跟,从她动作温柔的下针开始他就挺感激了。

    “转院调度差不多了,你们准备准备。”护士长看了看药水瓶,对完全不像个明星的夏乐温声道:“好好养伤,希望能尽快在电视里看到活蹦乱跳的你。”

    “谢谢。”

    “你最不需要道谢。”跟完夏乐的手术她见识到了什么叫军人意志,她的身体对麻药已经有了耐药性,身体都疼得抖动却还能控制身体不乱动,那一身的伤疤让护士除了给医生抹汗还得给他抹眼泪,麻醉师更是两个人轮流上,他们都受了影响,由衷的觉得军人太不容易了。

    护士长看了旁边的郑子靖一眼,夏乐这个男朋友也挺不错,有没有感情,感情是不是真的这种时候最看得出来。

    转院又是好一番折腾,夏乐一路被推床推着行动,直到在门口等待上救护车的时候她才第一次看到插着各种仪器管子的陈飞,她偏头看了好一会,就好像生怕看完这一眼就没得看了一样。

    被抬上救护车后她抬起上半身看着陈飞被抬上另一辆车,郑子靖扶着她躺下来,“别担心,他自己用爬的也会从鬼门关爬回来。”

    对,夏乐心想,就像她,像林凯一样,剩半口也能活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