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正文 第321章 月光,温柔了岁月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正文 第321章 月光,温柔了岁月

    “那麻烦总管,等霍总统起床替我通报一声,就说时念卿有事求见。”面对总管冷冽鄙夷的眼神,时念卿不卑不亢。

    总管一听此话,顿时被逗笑了。

    职业的缘故,他的双手一直都保持着毕恭毕敬交叠置于腹前的姿势。

    思索好一阵子,总管这才冷言冷语地哼道:“以往,我总是认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过是夸大其词,时至今日,这才知道,只是自己孤陋寡闻了。我现在就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不要总是仗着自己阅人无数,就高估自己看人的能力。这人脸皮的厚度,居然没有极限。”

    言毕,总管转身就往总统府内走。

    对于总管的羞辱,时念卿丝毫不为所动,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背影,低低开口:“也不知道私自替霍总统做决定,会不会犯了禁忌,惹怒霍总统。”

    一听这话,脾气与隐忍度极好的总管,顿时怒了:“时念卿,你不要得寸进尺!!也就是你还有脸皮踏入这总统府,换做任何人,恐怕连帝城都不会再回了。”

    时靳岩去世后,霍家将她们母子两人的吃穿用行打理得妥妥帖帖。

    结果呢?!她们不知感恩就算了,还在霍家有难时,落井下石。

    总管永远都不会忘记,五年前少爷从美国回来,那连头发丝都透着死寂气息的哀莫模样。

    时念卿却笑:“总管也不要义愤填膺一味地教育我,倘若让霍总统知道你越俎代庖遣走了我,这罪,也不轻。”

    “你还以为如今的霍总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总管嗤笑,不屑到极点。

    时念卿反击:“那你又怎知:霍总统不想见到我?!”

    ……

    时念卿进入总统府,是早晨八点半。

    后花园里,霍渠译正坐在雕刻着霍家家族滕图的紫檀木四方桌前,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模样。

    桌面,摆放着一盘并未下完的围棋。棋盘上,黑白交错的玉石棋子,颗颗色泽温润,质地通透。

    总管领着时念卿过去,恭敬禀报:“老爷,时小姐来了。”

    霍渠译所有的注意力仍然在棋盘上,他头也未抬地问:“这黑子的布局,实在诡异。刘宪,你可看出些许端倪?!”

    无论,攻,还是守,皆是死路一条。

    总管移眸,认真审度棋局,好半晌这才回复:“少爷心思深沉,他的攻守,岂是我这个下人能看得懂的。”

    霍渠译说:“俗话说得好,再精密的布局,总有一疏漏,可是,半个月了,我硬是一丁点的破解之法都没找到。”

    总管笑道:“老爷不必较真,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加上少爷天分极高,围棋方面的造诣,自然无人可及。”

    霍寒景擅长谋略,继任总统五年,他的手段与本事,国民都看在眼里。可以这么说:大到国家,小到这围棋,他的局,这世间有几人能破?!

    霍渠译却有些不甘心。

    总管瞄了眼站在一旁沉默的时念卿,他再次低声提醒道:“老爷,时小姐等候了好一会儿了。”

    这一次,霍渠译终于抬眸看了时念卿一眼。

    时念卿不得不承认,霍家之人,皆是上帝的宠儿。

    饶是已过花甲之年,但霍渠译依旧难掩倜傥之姿。

    眉目之间,英俊又杀气。

    霍渠译低声说:“不知道时小姐今日前来,有何指教。”

    她来总统府的目的,谁不清楚?!何必佯装糊涂。

    时念卿视线落在霍渠译面前的棋局上,好片刻之后,她迈步上前,顺手拿了一枚黑色棋子,落了下去……  时念卿第三枚黑子,落定的那一瞬间,霍渠译的眉眼都冷沉下去。

    与霍寒景那男人相识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的心思与城府。

    所以时念卿淡淡开口,道出精髓:“置之死地而后生,是这棋局唯一的破解之法。”

    霍渠译放下捏在指尖的白子,抬头正视时念卿的眼睛:“说说你来总统府的目的与用意。”

    时念卿丝毫不加修饰与遮掩,直奔主题:“城南的那一百三十万亩的地皮,批给顾家。”

    霍渠译一听,顿时不厚道地笑了:“时小姐真会开玩笑。先不说那块地皮,只有现任总统才有资格批,就算我有本事弄下那块地,以帝城寸土寸金的地价,顾氏接得起手吗?!”

    “顾氏能不能承受,这就不劳霍总统费心了。”

    “时小姐,这是笃定了我会帮顾氏?!”

    “都说霍总统仁慈爱民,一向心系天下,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顾氏旗下五万名员工下岗失业。”

    霍渠译失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会为了你这两句好听的阿谀奉承,就拆了自己儿子的台?!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寒景的性子,他想要谁死,没人救得了。”

    霍渠译的话,很隐晦。

    意思是:就算顾家能拿下那块地皮,霍寒景也有本事让它毁得没有一丝起死回生的余地。

    时念卿直直盯着霍渠译那不达眼底的笑意,低声回敬:“那霍总统也应该了解自己儿子的性子,倘若让他知晓五年前我流掉孩子的真相……”

    “你这是在威胁我?!”霍渠译当即危险眯眼。

    时念卿勾唇轻笑:“不敢。”

    “时念卿——!”站在一旁的总管,听着时念卿大逆不道的言辞,顿时凶恶地呵斥,“是谁给你的狗胆子,敢在总统府放肆!!”

    说着,总管脸色愤懑地想要去找霍家军,把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给轰出去。

    霍渠译却眉眼都含笑地阻止:“刘宪。”

    “老爷,这姓时的,太过分了,我……”总管情绪激动地说道。

    霍渠译却抬手示意他闭嘴,随即,看向时念卿:“这个忙,我也不是不能帮。”

    霍渠译松口,时念卿却愈发警惕,她问:“条件。”

    霍渠译扬了扬眉,说道:“小卿,不得不说,现在的你,我很喜欢。我可以帮顾氏度过这次难关,条件只有一个:想办法,让寒景点头娶了你。”

    ……

    在确定时念卿离开之后,总管当即困惑万分地问:“老爷,你让少爷娶时念卿,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哪里是条件?!

    分明就是好事!!

    但凡霍寒景点了头,时念卿就飞上枝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霍渠译却顺手拿了一枚白子,云淡风轻地落在棋盘上,悠声说道:“盛青霖表面向着寒景,实际暗地里却勾着宫梵玥,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儿子将随时都可能叛变的臣子的女儿养在身边?!时念卿就不一样了,寒景对她,只有恨,没有爱。就算哪天她死了,寒景也不会眨下眼睛……”

    ……

    蔺城,突发森林大火,霍寒景飞了一趟蔺城亲自处理,返回帝城的总统府,是早晨九点。

    他站在门厅换拖鞋的时候,便发现了异常。

    他一边将黑色西装脱下递给一旁的女佣,一边低沉询问桐姨:“发生什么事了?!”

    桐姨是霍寒景的奶娘,亲手抚养霍寒景长大的。

    她小心翼翼瞅了瞅霍寒景的表情,然后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开口。

    霍寒景并没有将她的反常放在心上。毕竟总统府,一向是个多事之地,大大小小的事务,层出不穷。

    现在的他,极累。

    两天未合眼,只想回房间好好睡一觉。

    谁知,他刚上到三楼,远远就瞧见他卧室门口立着一抹娇小的清瘦黑影……码字狗一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