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有王妃 > 《家有王妃》 默认卷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换宅子住

《家有王妃》 默认卷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换宅子住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太子最终还是让白千帆一起调查围场的事。一个上午,白千帆都呆在太子的书房里,埋头筛选可疑名贴。右边观台是重中之重,白千帆很快找到了墨容澉的名贴,他姓黄,带着两个随从,商贾身份,混在一大堆名贴中并不打眼。

    她认真的看着,不时拿一张放在另一边,时间一点点过去,那堆名贴也在慢慢增加,太子踱过来,随手拿起一张,“先生觉得这些人有问题?”

    白千帆说,“这些都是独自或两人一起入场的名贴,外围的围栏突然断开,我怀疑是有人做了手脚,所以刺客不是一个人,他有同伙,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可能会单独入场,这样,便是其中一个出了问题,还可以保全另一个。那些三个以上的,基本都是拖家带口来看比赛的,没有人行刺还这么大张旗鼓。”

    太子赞许的点头,“先生果然有见识,断起案子来不比都司衙门逊色。”

    白千帆笑得谦虚,“殿下过奖了,我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还需要查证。”她顿了一下,又说,“殿下,虽然那刺客是从观台右侧飞出去的,却不一定就是坐在右侧的人,会不会他们原本坐在别处,悄悄从后头绕到右边,造成他们坐在右边的假像,刺客的心思缜密,肯定一早就计划好了的,咱们要是只盯着右边观台,很可能会把真正的刺客漏掉。”

    太子问,“先生的意思是?”

    白千帆把手往那堆名贴上一拍,“所有观台上的人都要查。”

    太子,“……”

    “整个观台都要查的话,可能时间上……”

    “先查单独去的,或是两个人一起去的。”白千帆很肯定的说,“刺客就在这些人当中,八九不离十。”

    太子沉吟了一下,“好,等围场的消息传回来,若果真那外围的栏杆是有人动了手脚,就按先生说的做。”

    白千帆抬抬眉,心里悄悄吁了一口气。

    ——

    尽管弄错了目标,那颗小小的药丸还是送到了墨容澉手上,一同送来的还有一张纸条,是下一次的任务,上面又只有一行似是而非的话:十八日,宜祭祀,火光冲天。

    墨容澉看着谢厚光,后者堆着笑,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他冷声道,“要是又弄错了,可不关爷的事。”

    谢厚光赔着笑,“时间还早,老爷是聪明人,定能想出来的。”见墨容澉没再说话,他躬了躬身子,转身出去。

    墨容澉在纸条上敲了敲,有些哭笑不得,“桃源谷主人倒底几个意思,做任务还不能明示,想考我?”

    宁十九说,“爷,咱们丑话说在前头,错了不关咱们的事,解药还得拿来。”

    宁十一仔细看纸条上的话,“十八日必是指初十八,离现在还有半个月,咱们可以慢慢想。”

    “宜祭祀,火光冲天。”宁十九默念着,说,“会不会是让咱们在那天放火啊?”

    墨容澉问,“在哪里放火?”

    宁十九哑口了,想了半天,说,“上边没写,估计是随便放把火,让城里乱起来就成。”

    宁十一瞟他一眼,意思很明显,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宁十九也知道自己是随口乱说,讪讪一笑,“爷,谢管家不是说了吗?还有时间,咱们慢慢想。”

    墨容澉坐在椅子上,端着茶一口一口的喝着,他愿意帮桃源谷主人做事,是想查他的底细,只有查到桃源谷主人的真实身份,他才知道事情要怎么解决?还有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必须把事情解决掉,然后接回他的帆儿。

    从桃源谷主人给他的奇怪感觉,到入了贝伦尔城,他们不显山不露水的势力和对蒙达的熟悉,都让墨容澉觉得,桃源谷主人应该就是蒙达人,而且是一个有身份,有能力与蒙达皇帝抗争的贵族。

    可是他接触不到蒙达上层的达官贵人,怎么查呢?白千帆在太子身边,倒是可以打听一二,但他们夫妻现在没办法见面,便是她那头有什么消息,也送不到他手上。

    他起身,在屋里慢慢踱起了步子,宁十一和宁十九立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他。

    良久,墨容澉停下来,对宁十九说,“叫谢管家进来。”

    很快,谢厚光就进来,躬着身子问,“老爷,您找我?”

    墨容澉问,“爷的身份是商贾?”

    “是的,老爷。”

    “有什么产业?”

    “老爷是开绸缎庄的,叫锦绣绸庄,在城里有五家铺面。”

    “分别在哪里?”

    谢厚光告诉他,“一家在城东,两家在城西,两家在城南。”

    “生意怎么样?”

    “还不错,”谢厚光说,“铺子里有掌柜的看着,老主顾很多。”

    “爷挣的银钱收在哪了?”

    “在崇光票号,老爷拿着银票和印章就能取钱。”

    “那把银票和印章拿来吧。”

    “……老爷,您要取钱啊?取多少?”

    墨容澉打量了一下屋子:“这宅子多少钱买的?”

    “五千马银。”

    墨容澉挠了挠眉梢,“那就给爷五千马银。”

    谢厚光呐呐的,“老爷,您要这么大一笔钱……做,做何用?”

    墨容澉眼睛一瞪,“老爷怎么用钱,要你过问?”

    谢厚光忙说,“不敢不敢,只是这么大一笔钱……”

    墨容澉抬了抬下巴,“我是这宅子的主人,绸缎庄在我名下,别说五千马银,所有的产业都是本老爷的。”

    谢厚光,“……”这厮真是天选之人?不会是想卷了银钱跑路吧?

    墨容澉催促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拿来,老爷的话不好使了么?”

    谢厚光诺诺应着,转身退出去了,虽然这位黄老爷只是暂时的家主,但不知怎么回事,面对他的时侯,他心里总有些发怵,也不敢拂他的意。

    消息连夜报上去,庞管事听了只是一笑了之,说,“他既然要,就给,钱财乃身外之物,算不得什么。”

    话是这样说,他也好奇墨容澉拿了那么大一笔钱要干什么?

    墨容澉很快给了他们答案,他拿钱在城东买了一座大宅子,带着两个侍卫住进去了。

    谢厚光想来想去,还是问他,“老爷,您为何要换宅子住?”

    墨容澉说,“之前的宅子风水不好,所以做什么都不顺,连目标都弄错了,现在换了个风水好的,以后的事会顺利很多。”

    谢厚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