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风辞暮尽缠绵 > 《南风辞暮尽缠绵》 正文 第436章 慕慕想要我的命,我也给

《南风辞暮尽缠绵》 正文 第436章 慕慕想要我的命,我也给

    南慕瓷说着,缓缓抬起头,眼睛里再也没了往日里深爱一个男人时,那种温柔眷恋的眼神。

    “我们之间的有些事情,一定要在明天了结。只有这样,才是对我来说最好的结局。”

    她的声音很轻。

    但那话却如同温软的刀,在空气里缓缓流转,又从四面八方瞬间直刺向霍钦衍。

    灯光下,男人的脸被染上一层病色的苍白。

    他静静地看着南慕瓷,用眉眼细细地描绘着她的轮廓,仿佛要把这张脸,这个人,深深地刻进脑海里。

    半晌,沙哑着声音缓缓说道。

    “好。只要是慕慕说的,我一定照做。哪怕,你想要亲手拿走我的这条命,也可以。”

    ......

    南慕瓷的身体状况虽然稳定,但依然虚弱。

    但逢自己的父亲入土,如此重要的时刻,一行人自知南慕瓷不会缺席,并没有多加干预。只让苏北茵把她裹得厚实些,时时处处跟在她身边照顾。

    南秉鹤一生为人正派,即使当年因为霍钦衍母亲的事情,有过五年的牢狱生活,但依然有不少的好友。

    下葬这天,来了很多人。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阴沉。

    南慕瓷穿着一身黑色长裙,外头一件镂空的针织外套,身前抱着自己父亲的骨灰盒,送父亲入土安息。

    墓碑前堆满了花,墓碑上的父亲神情庄重从容,仿佛在跟前来的每一个人在道别。

    南慕瓷垂着眼,脸上一片死寂,从出发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

    苏北茵担心她,无声地紧了紧她的手。

    刚想说话,眉目不经意一转,不由得惊呼出声。

    “他怎么来了?”下一秒又骤然变了口气,“他居然还敢来!”

    不远处,在人群散去的出口处,霍钦衍一身黑色的正装,胸前别着小白花,在戎贺的搀扶下,慢慢地走了过来。

    男人的脸上,一片沉寂的冷色。

    到了南秉鹤的墓碑前,他收回手,咬着牙慢慢地挺直了脊背,忍着胸前伤口处一阵阵的抽痛,对着墓碑上的人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什么都没说。

    苏北茵眼见他如此从容,丝毫不忌讳地出现,气得脸色铁青,狠狠地咬着牙。

    “霍钦衍你个杀人凶手!你怎么有脸出现在南伯父跟前?!你简直......”

    一旁的南慕瓷却轻轻地握住了苏北茵的手,低低地说了声。

    “茵茵,今天是我爸爸下葬的日子,他不喜欢吵闹。”

    南慕瓷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平静,平静到让苏北茵感觉到一阵阵莫名地恐慌。

    “小瓷......”

    “我没事,你先去找晏青川。”

    她转头平静地看向身前的男人,轻轻地说了句,“我和霍先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一句“霍先生”,让霍钦衍原本平静的脸上,一瞬间蒙上了一层冷沉的晦涩。

    转过头,南慕瓷已经看也不看他,转身看向身后的某个地方,轻轻地招了招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