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位面垃圾回收站 > 128.第1128章

128.第1128章

    此为防盗章  爽快地付了工钱, 程静迟送安装师傅出门,初一摇头晃尾地跟在他后面一起送客。

    “师傅有名片吗?以后如果再有什么事儿,我好直接跟你联系。”

    安装师傅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叔, 腼腆地笑笑,说:“没有名片, 我给你留个电话成么?”

    “行。”程静迟点头。

    安装师傅报出一串号码。

    程静迟拿出手机, 把号码添加进新的联系人。

    送走了安装师傅,他把门关上, 看着新鲜出炉的三室两厅的新房子,心里头美美地舒了口气。

    靖城现在正处于大开发时期,眼瞅着市区地皮越来越贵,他们单位原本的家属小区因为拆迁,政|府额外划拨了三环开外的未来地铁沿线上的一块地皮, 新建了一个楼盘当作单位房, 以极低的价格只限他们邮政单位内部购买,价格十分亲民。

    程静迟当机立断,东拼西凑, 把这几年上班赞下来的钱,还朝亲朋好友借了一点,凑够了首付, 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住宅, 总算由一个无产阶级成了有产阶段, 虽然代价是欠了银行一屁股债。

    房子年初的时候就装好了, 闲置了多半年, 等气味和有害气体都散得差不多,程静迟打算过年之前搬进来,正好赶上过新年。

    然而后来他左看右看,总觉得哪里别扭。

    当初装修的时候,程静迟没啥经验,被设计师忽略得都找不到北了,完全被牵着鼻子走,硬生生地把主卧的卫生间给改成了衣帽间,完全不顾实用性。

    他一个单身小伙子,衣服换来换去就那么几套,一个大点的旅行箱就能全塞下,哪里用得上一个衣帽间。

    相比之下,三室的房子多一个洗手间就实用多了,尤其是家里有老人的情况下,住在主卧晚上连房门都不用出就能直接上厕所,显然更加方便。

    他姥爷算起来今年都快有七十岁了呢!

    “走吧,初一,年前你就能搬到新家来了,到时给你买一个超豪华的猫爬架,就放在客厅边上,到时你爱怎么爬就怎么爬,横着爬竖着爬闭着眼睛倒退着爬都没人管你。”

    初一拿脑袋往他小腿上蹭了蹭,喵喵叫着跑开了。

    程静迟检查了一遍门窗,关好水电,招呼初一准备跟他回家。突然,主卧那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似的,地板都震了一下。

    他匆匆跑进卧室一看,顿时呆住了。

    只见刚才新装的马桶上面,出现了一道类似于网游中进副本前传送门一样的星云漩涡,而且那个漩涡还一直往他家地板上掉黑乎乎的灰渣。

    程静迟简直懵了,第一个动作就是回头找他的猫。

    初一尾巴竖得高高的,浑身的毛都炸开了,琥珀色的竖瞳冒着凶光,明明怕得要死,但还是十分勇敢地匍匐在程静迟脚边。

    一人一猫呆在门口,以相同的表情瞪着那个一直往下落“灰雨”的星云传送门,一个乌漆抹黑的罐子从星云漩涡中掉了下来,滴溜溜地在地板上打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

    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那个漩涡状的传送门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缩小,越来越小,就在程静迟以为会消失不见时——

    突然,从那个漩涡里猛地探出一只手,那只手骨节突出,五指微曲,那个漩涡传送门居然像是硬生生被人从中间撕开了似的,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

    程静迟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仿佛被挤压了似的,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的耳膜在鼓噪,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头痛得像是要炸开一样,初一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从地上弹跳起来,扒着他的外套领口不松爪。

    那个黑洞越来越大,洞口的爪子一点一点往外挤,先是一只爪子,然后是整支手臂,慢慢地现出半边身体。

    这……这是个什么鬼啊?!

    程静迟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一手抱着他的猫,一手举着拖把,手抖得跟个帕金森患者似的。

    这一切都太超出他的认知了。

    漩涡传送门明显已经不堪重负,猛烈地挤压扭曲着,在努力吐出了最后一样东西后,终于消失不见。

    程静迟张大了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玄幻的状态,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很想自我催眠刚才是他眼花了,又或者其实是他不小心打了盹,梦到了这么不科学的场景,其实他本人这个时候一定还躺在自家那张小床上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然而满地的狼藉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什么错觉。

    灰渣还勉强可以解释是因为开着窗子风太大的缘故,可地上那个光溜溜的果男又是怎么回事?

    程静迟拿拖把往空中捅了捅,一切正常,没有波纹,没有涟漪,也没有什么无形的透明墙,一切都风平浪静的,这才麻着胆子去打量刚才被漩涡传送门“吐”出来的果男,顿时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真的是好……丑啊!

    那人仰面躺在地板上,脸上布满了蜘蛛网一样的黑色斑纹,有些还在往外沁着血珠,看上去诡异得让人头皮发麻,一身的腱子肉却是紧实漂亮,四肢修长匀称,不看脸光看骨架,堪比世界名模。

    但,这一切都不足以解释他为什么会从那个漩涡传送门里掉出来的事实——和那些灰渣罐子一样。

    “这一定是我太累了,躺在床上做梦呢!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初一,咱们先回去吧,好累啊,真奇怪,为什么做梦也会这么累。”他摸了把脸,喃喃自语着,转头去抱初一。

    初一却抬起小脑袋,小鼻子朝空中嗅了嗅,然后在他满是惊讶的目光中箭一样冲了进去,对着地板一顿狂舔,一边舔喉咙里还发出那种代表欢快的呼噜声。

    “初一,你怎么什么都往嘴里舔?!你的高冷呢?你的矜持呢?停!你怎么去舔人家的蛋——”程静迟简直拿这好奇心比天高的喵星人无语了。

    平时不管看到什么东西都喜欢伸爪子挠一下舔一下就算了,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怎么也能去舔呢?万一有毒怎么办?万一是外星人派来征服地球的异形卵怎么办?

    程静迟顿时脑洞大开,脑补了一系列各种异形恐怖片的场景,站在门口拽着初一的后腿使劲往外拖,地上被拖出一道拖痕。

    初一小小的身子扒在地上拼命挣扎,带着倒刺的舌头舍不得地在地板上舔个不停,仿佛那是什么无上的美味似的。

    程静迟满头黑线:“你也不嫌脏,晚上不许舔我头发了!”

    因为担心初一舔了这些灰渣不好,程静迟拽猫的力气大了几分,初一眼看着就要被拽出洗手间,整只猫都急了,在他手上拼命挣扎,爪子都伸了出来,在程静迟手背上抓出了好长一道血痕。

    程静迟猝不及防,手一松,初一“呜啊”一声,小小的身子倒栽葱一样扎到果男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上。

    程静迟眼角一抽,只觉得一阵蛋痛,下意识地绷紧了腿。

    果男惨遭猫袭,斑纹脸一阵扭曲,然后陡地睁开了眼。

    醒醒醒了!

    怎怎怎么办?

    程静迟转身就想跑,转念一想不对啊,这是他家,虽然房产证还没有发下来,可是购房合同和□□还锁在他老房子的抽屉里,他是房主他跑什么跑啊?!

    想到这里,他鼓起勇气,转身,指着果男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你……你是谁?”

    果男撑着头慢慢地坐了起来,似乎也有点搞不清楚状态,目光四处打量了一下,最后落在门口唯二的活物上。

    “你是什么人?这是哪?”和他丑陋的脸孔不一样的是,那双眼睛却意外地漂亮,狭长的眼尾似带着锋锐,然而眼神冷漠如刀。

    被他冷冽的目光一扫,程静迟下意识地紧张起来,头皮都要炸开了似的。

    “我我我……是程静迟,这是我家。”程静迟抱着猫一脸紧张,“你是谁?为什么会掉到我家里?再不回答我要报警了啊。”

    “厉战。”丑男一脸冷漠地道。

    哈?

    好像能沟通。

    程静迟咽了下口水,心想能沟通就好。

    “这是哪?”丑男又问道。

    “我家啊。”

    厉战眼尾一扫,就能分辨出眼前这人气息微弱,明显是个未曾修炼的普通人,他怀里抱着的那只喵也只是普通的猫兽,不由皱了下眉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