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攻略黑化男主 > 第757章 鬼体43

第757章 鬼体43

    月黑风高,阴风阵阵,一个女子身着一袭红衣,坐在大红花轿上这一幕怎么都称得上恐怖,可那手的主人却不见半点慌张,透着大红盖头下的缝隙,唐卿莫名觉得拥有这么好看的手,主人必然也会是风姿卓越之人。

    唐卿端坐着不语,给还是不给,就在僵持之时,系统却突然尖叫出声,“卿卿,是墨清!那是墨清的手!”

    相比系统的激动,她倒是很镇定,“我知道。”

    养了十多年,他的一举一动她都认真的记在脑海之中,这么一双手,她又岂会不识?

    “你知道?你知道还这般无动于衷?我的卿,你们究竟”系统本想说究竟谁才是那个绝情之人,可转念一想,自家宿主可是服用过绝情绝爱药剂的人,那药剂深入灵魂,她现在所有的感情都是以前残留的痕迹,现在对她而言,根本无人能入她的心,叹了口气,不再开口。

    唐卿倒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只是那些情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现在在思考接下去的20该如何完成,20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眼下这状况是直接相认,还是继续吊着他,这是个问题。

    她这般岿然不动,没有新嫁娘的恐惧,着实可疑的很。

    然而那双手的主人更是耐心十足,她不动,他亦不动,只是那修长的手却没有半点收回的迹象,两人像是在比一场拉锯赛,看谁先动。

    半响,两人都没有动,倒是轿外的妖道突然大叫了起来。

    之前轿夫跑掉,他没了办法只能先躲起来看情况,谁知就遇到了这么一位红衣少年。

    大晚上的,那少年虽容貌迤逦,可那一袭红衣在如此阴冷的夜色中着实有些骇人,直到他看到少年脚边的影子,月光下,影子十分模糊,可再模糊那还是影子。鬼是没有影子的,所以这少年定然是人!

    想到这,那妖道终于松了口气。

    子夜时分,那红衣少年不在家睡觉却跑来这大街上堵截他们,定是与这新嫁娘相识!再联想到先前的怪异场景,妖道即可认为这红衣少年是来抢亲的!

    他为了这门亲事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眼看万两黄金即将到手,如何能甘心被人破坏,遂大着胆子怒骂道:“你是何人!竟来坏人姻缘!”

    此话一出,倒是缓解了两人之间的气氛。

    唐卿想了想,觉得眼下先解决这妖道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她倒是忘了,她的乖徒弟都能找到这里来,躲怕是躲不过了。

    她站起身,还是无视了那双手,可还不等她撩开轿帘,那双手却先她一步。没有半点惊讶,她从容的走了出去,她不肯搀着那手,那手却自动扶住了她。

    那手扶的很稳,既不用力,也不过分轻,恰到好处,只是这恰到好处中却透着一股小心翼翼。

    唐卿叹了口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她这会却连草木都不如,绝情绝爱药剂下,她就跟毫无感情的木偶,她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计算。

    那妖道见新嫁娘走出来,又慌又怒,到手的鸭子就此飞走,那可不是他的作风。

    长剑一拔,很是威风的站在两人面前,气势十足怒道:“姑娘,老道劝你一句,杜家可不是好惹的,你确定要跟随着这位小郎君离开?”

    唐卿心下好笑,暗叹一声勇气可嘉,只是也不知若是知晓墨清身份后他还能如此淡定?

    “活人与死人,我自然是选择活人啊。”

    清雅的声音响起,与记忆中的声音不同,可墨清却徒然收紧了手。

    唐卿轻轻嘶了一声,颇有几分无奈道:“小郎君,你捏痛我了。”

    客气且生疏的声音,听得墨清本就冰冷的气息越发冻人,他紧紧盯着她,很想立刻将那块碍眼的红盖头掀开,可他也知道在人族红盖头是只有新郎才能掀起,而且要在新房,眼下这寂静的长街上,着实不是掀红盖头的好时机。

    抿着唇,他不语,可手中的力道却是稍稍松了些许。

    没了痛觉,唐卿便不再执迷与此事,反倒与那妖道道:“你还准备拦?”

    那妖道一听,怒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既拿了杜家钱银护送,自是要将你完完全全送到杜家!”说到这,他眯起双眸,三角眼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一圈,又道:“姑娘,我最后再劝你一句,你既是杜家未过门的少奶奶,你就该知道自己身份,如今你若执意同这小郎君离开,就休怪杜家不仁不义!”

    “杜家?”墨清冰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不解。

    不过也对,墨清是察觉到上京有他师父符文的波动迹象这才匆忙赶来,什么杜家,什么亲事,他一概不知。

    只是大晚上迎亲,怕只有一种情况了,那便是阴婚。

    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有人要他的师父阴婚,简直是找死!

    唐卿轻描淡写,她的声音虚弱,遂声音也有几分有气无力,“哦,也没什么,就是杜家那位死去的少爷想找个夫人,我运气不好,被看中了。”

    她并不在意这种事,以她对杜家的了解,特别是那位杜家大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想必是杜斐父母背地里偷偷准备的,这种事一旦桶上台面,堂堂杜家里子面子怕是都要丢光了。

    她说的毫不在意,可墨清却是怒到极致,十年了,他想了十年,念了十年,到头来竟有人妄想捷足先登,将她给娶走,即便那是个死人,他也绝不轻饶!

    妖道死不足惜,可他却不想他那么轻易死掉,抬脚,他对着那妖道狠狠一踹,旋即冷冷道:“让杜家来找我。”

    妖道被踹的连剑带自己的倒在地上,看着碎成粉末的长剑,眼中终于惊恐了起来,“你你是何人!”

    “墨清。”

    甩下这两个字,墨清小心翼翼的扶着唐卿,一路朝着自己府邸走去。

    这一路上,唐卿倒不是没想过挣扎开,可这身体实在不中用,甩了两次没甩开,到最后竟是气喘吁吁地的连路都走不动了!

    对此,墨清倒是心情十分不错。

    走不动好啊,走不动他便可以抱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