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攻略黑化男主 > 82.第82章 修仙之黑化师弟13

82.第82章 修仙之黑化师弟13

    唐卿当即将红狐护在了身后,男主发怒的下场如何,她很清楚的。这些年来红狐亦师亦友陪伴了她那么久,早已当它是好友,既是好友,又怎能允许旁人伤它。

    至于她,就在方才一瞬间,早已想好对策,好歹她也是金丹修为,大不了花点积分值再找一具身体嘛,在修真世界,只要灵魂不灭,你就不算死。

    然而,红狐看着她此番举动,却是微微一怔,当年,她的母亲,也是这样将自己护了下来。也因为这样的恩情,即便它已是六阶灵兽,依然甘心当她的坐骑。

    “亓修,你若敢伤她半分,我剑玄宗绝不放过!”

    “伤她?我怎么舍得,师姐当年待我那么好,我可是来报恩的。”亓修看着她,冷笑开口。

    这样的笑容,所有人都一目了然,再加上那一身骇人的煞气,到底是报什么恩,恐怕是凶多吉少。

    唐卿已经开始脑补他所谓的报恩,片刻后,她嘤嘤嘤的与系统道:“统大大,求罩!”

    统大大昂首挺胸,满脸骄傲,“说吧。”

    唐卿:“我记得系统商城里有减轻痛苦的丹药,到时候给我来几颗。”

    统大大表示:“都是小事,就是要扣你积分值。”

    唐卿已经生无可恋:“扣就扣吧,只要不活活疼死就好。”

    与系统谈聊完,她面上依旧是一贯的清冷孤傲,没有半点害怕,甚至还带着几分讥笑,“能得师弟的报恩,我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师弟想要如何报恩。”

    见她同自己说话,亓修克制内心的暴动,扬唇浅笑,这一笑,就连一旁的向来以魅惑著称的红狐君都甘拜下风。

    “师姐那一脚,可着实帮了我一个大忙,否则,我也遇不上那等奇遇。师姐当年待我不薄,时刻将我带在身旁,我苦思冥该如何报答师姐的恩,想了想,倒觉得有一个法子不错。”

    唐卿隐隐觉得大事不妙,却还是在他再一次开口后,彻底黑了脸。

    “说来也巧,我身边也缺少一位婢女,正好,师姐熟悉我的习惯。”

    红狐一听到自己将女儿看大的孩子居然要给人当婢女,如何能忍,当场就一尾巴扫了过去。

    亓修轻蔑一笑,他早就想教训一下这只狐狸了,眼下它既然送上门来,又岂能放过这次机会。

    六阶灵兽与魔君打架,最终遭殃的还是周围的看客。

    眼看四周房屋毁的差不多,但两人像是说好了一般,都不将危险投放到唐卿身边。所以,一架打完,除了她站脚的地方还算良好,其余地方已经毁的不能看了。

    红狐不是他的对手,没多久,便渐渐有些落败,可它却苦苦撑着,怎么也不肯放弃,甚至在最后关头,还是拖着亓修让唐卿离开。

    唐卿渐渐红了眼,眼看对方要下杀手,立刻唤出了飞羽剑,拼命挡了他最后一招。

    红狐都不是他的对手,她又怎能敌的过。

    只是,亓修却停下了动作,目光阴郁的看向她。

    “让开。”

    “不让!”唐卿挡在红狐面前,抬着头倔强道:“除非你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闻言,亓修危险的眯起双眸,似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踏着她的尸体过去。

    良久,他终于收起一身凌厉气息,恢复成先前的摸样。

    唐卿暗暗松了口气,让她眼睁睁的看着红狐去死她可办不到,至于其他的,她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好在,最后对方收手了。

    “既然是我的人,我又怎么会杀呢。”亓修似笑非笑的说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说情话,可唐卿却觉得……妈蛋还不如打她一顿呢!打完火气也就散了,这种慢慢悠悠最是磨人了!

    唐卿咬牙,不得不低头道:“放了他,我跟你走。”

    亓修似是听到什么笑话,“就算我杀了他,你也得跟我走。”

    唐卿看了眼倒在地上满是狼狈的红狐,挪了挪脚步,朝着他走去,冷声道:“可以走了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亓修倒也没赶尽杀绝,冲着那红狐肆意一笑,然后便揽着唐卿的腰,一跃而去。

    腰上的触感让她有些不适,身为一个怕痒的人,腰绝对是禁忌。不过眼下的情况可不允许她躲避,最终,她眉头紧皱,用了极大的克制才没有将他的手拍开。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一处熟悉的地方。

    唐卿面无表情,兜了个大圈子,结果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秘境内危险重重,可有了亓修这个逆天的男主在,不管是噬魂藤还是银线金蛇,最终都只有被吊打的机会。

    一边默默唾弃这些不中用的家伙,一边在与系统计算,他们这么高调,遇上吞天魔尊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然而,吞天魔尊没遇到,居然又遇到了鬼夜门门主。

    “是你杀了我女儿的!”来人面目凶恶,若仔细看,目光中倒带着一丝悲痛。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唐卿哪里还记得他是哪一位,于是十分无辜道:“你女儿是谁。”

    “你!”

    鬼夜门门主生生气的差点吐血,本就凶残的脸越发残暴,最终拿起手中巨大,举刀便朝着唐卿砍去,“受死吧!”

    刀身带有灵气,好歹也是一门门主,修为倒也有金丹后期,然而,刀身还未碰到衣角,那巨大的威压便将其震成了碎片。

    法宝已碎,鬼夜门门主吐血倒地。

    “你是何人?”他不甘心的怒问,心中却已了然,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

    “你要杀我的人,还问我是谁?”亓修跨着修长的大腿,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随后,一脚踩在鬼爷门门主的身上,冷笑道:“区区一个鬼夜门门主,还不够资格知道我是谁。”

    鬼夜门门主看着了这尊煞神,已然猜到自己这次恐性命难保,只是,一想到女儿的死,他有如何甘心让对方那么轻易的全是而退!

    浑浊的双眼透着浓浓的恨意,随后,他大声一笑,“我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说完,他竟自爆金丹。

    金丹后期的自爆,威力甚远,唐卿虽也是金丹期,可到底比他差了一层,巨大的灵气袭来,将她生生逼的往后倒了数步,这一倒,忽地,竟落入了某个温暖的怀抱。

    而这时,亓修也将结界划出,巨大的灵威在结界面前化为虚无,若非眼前一片狼藉,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